◈ 第八章 把你的風頭搶了

第九章 出戰四乘四百米

  不顧盛夏的嘲笑,我伸手跟陳正瑞做了一個「OK」的手勢,表示沒有問題。
  「你笑什麼?」我蹙着眉頭問道。
  盛夏好不容易繃住笑,「我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呢,原來是踢毽子啊。」
  「我那是因為顛球厲害,所以毽子也就踢得好,這叫觸類旁通,你懂啥!」
  接下來陳正瑞又開始了女生組的報名,等到了陳正瑞問起跳繩誰報名的時候,我們班的凌靜高高地舉起了手。
  「好,還有人嗎?」陳正瑞記了一下,又抬頭看了看。
  「這兒呢!」
  一個聲音在我旁邊響起。
  全班同學都回頭去看在我旁邊舉手的盛夏。
  陳正瑞貌似很滿意地低頭記錄了下來。
  「喂,你能跳過凌靜嗎?她可是年年跳繩拿第一的。」我問盛夏。
  「我在十六中的時候也年年拿第一啊。」盛夏一臉輕鬆。
  好吧,火星撞地球。
  「除了接力咱們就都報完了,接力還是老規矩,比賽的時候咱們誰想上就上。趁着這半個月,有項目的都練練,咱們都拿了兩年『謝謝參與獎』了,最後一次怎麼也得弄出點兒成績來啊,好了就這樣。」
  陳正瑞一番苦口婆心的話語剛落,全班掌聲響起,送給了這個盡職盡責的體育委員。
  陳正瑞也沒想到能突然收到掌聲,憨厚地摸着頭笑了起來,跟個大姑娘似的扭捏着走下了講台。
  也許,這就是一個集體吧。
  我們都各自報了自己擅長的運動項目,我報了踢毽子,盛夏報了跳繩,強子報了一百米和二百米,胖子報了鉛球。
  接下來的半個月里,我們每天都會利用晚自習下課的時間出去訓練。
  凌靜每次都會拉着盛夏去操場練跳繩。
  凌靜是個皮膚黝黑的運動型女生,為人也特別熱情,大大咧咧的,對於和盛夏走在一起更加凸顯她的膚色這個問題她也毫不在意。因為跳繩,她現在和盛夏好的簡直不要不要的。
  我親眼看見她們以練跳繩的名義在操場上跳了一分鐘,然後嘻嘻哈哈的休息九分鐘,最後,回班上晚自習。
  當我問起你們倆真的是去練跳繩去了嗎的時候,盛夏卻理直氣壯地跟我說,「高手不需要多少的練習,我們只是在熱身而已。」
  我竟無言以對……
  備戰運動會這半個月以來,是初三的學生最活躍的時候,只要晚自習下課,就會有一群人出來圍着操場跑圈兒,在球場踢毽子、跳繩,跳遠跳高,就算是沒有項目的學生,也願意在這麼熱鬧的地方散散心,出來聊聊天,每個人都被這樣一股氛圍感染並帶動着。
  半個月很快就過去了,運動會這一天終於來臨,所有的初三學生都一掃往日學習的困頓,一大早就來到學校幫忙往操場上搬桌椅,掛橫幅,吹氣球。
  因為班主任是英語老師,老朱在橫幅這一塊兒還橫插一腳,要求橫幅上必須有英文出現,這樣才能體現出我們一班的特色。
  陳正瑞拗不過老朱,於是找文藝委員和英語課代表一商量,決定把橫幅的內容寫成:
  三年一班,氣宇軒昂,誰與爭鋒,名震蒼穹!
  最後在橫幅的右下角,文藝委員畫了一個比着V字形手勢的小手,上面附贅一個英文:
  Year!
  老朱看見這個橫幅的時候差點兒沒氣地背過氣去,但既然橫幅已經做好,老朱也沒有再說什麼。
  等到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廣播宣布運動員入場,陳正瑞讓我們趕緊把方隊排好。
  我被排在了盛夏的左邊。
  盛夏一臉嫌棄地看着我,「怎麼又是你?」
  我也一臉嫌棄地看着她,「你以為我願意啊!大個兒排的!」
  所有方隊檢閱之後,廣播響起了莊嚴的《義勇軍進行曲》,我們對着祖國的五星紅旗肅目行禮,看着它冉冉升起。隨後,各個大小領導在國旗台前發言,宣布本屆運動會正式開幕。
  全場響起一片嘩啦啦的掌聲。
  等到初一初二表演了他們編排的節目後,比賽正式開始。
  強子和孫智博換上了百米運動員的短褲和背心,準備去檢錄處報道。
  我和胖子拿起助威用的玩具小喇叭,一邊吹一邊給強子加油鼓勁兒。
  「你們給我加油我心領了,但能不能別他媽趴在我耳邊吹喇叭!」強子無比氣憤地朝我倆咆哮道。
  最後,強子順利挺進了決賽,孫智博卻爆冷在預賽就被淘汰出局了。
  等到孫智博回來的時候,我們都想安慰他幾句,但他卻先開口笑着說,「哈哈,最近學習學得太累了,我都虛脫了,沒進決賽正常。」
  我們班同學聽了他的話,也都陪着他笑,整個班級又恢復了輕鬆的氛圍。
  畢竟是班長,在集體榮譽面前即使自己表現不佳也沒有影響到整個班級的情緒,我內心裏肯定着孫智博這一做法。
  之後的鉛球比賽,胖子以微小的差距與第一名失之交臂,屈居第二名。但是胖子也沒有沮喪,表示自己這回其實是超常發揮,並不可惜。
  我嘲諷着笑,「還有比你力氣還大的胖子,想想都可怕。」
  胖子氣的把我按在地上一頓暴打,強子還在一邊鼓掌叫好。
  「往死了打,打死這個欠嘴的!」
  下午的一百米決賽,強子不負眾望,在半程屈居第三名的情況下,在最後幾十米的距離超越了跑在他身前一個身位的選手,拿下了百米項目的第二名。
  接下來是我的踢毽子還有盛夏和凌靜的跳繩,這兩個項目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班拿名次的項目,所以全班同學都對我們報以期待的目光。
  踢毽子的結果沒有意外,是我拿下了頭名。
  開玩笑,平時顛球什麼的可不是白練的!請允許我的內心小自豪一下。
  跳繩最後除了我之外都大出了全班同學的意料,盛夏以超過第二名凌靜八次的跳繩次數拿到了這個項目的第一名。
  等到兩個人回來的時候,凌靜也很佩服地讚許着盛夏,「盛夏太厲害了!我輸給她一點兒也不丟人!」
  但結果是皆大歡喜的,畢竟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我們一班的。
  在我們班同學的眼裡,盛夏爆冷打敗凌靜的光芒,已經徹底把我這個顛球第一名湮沒,同學們自始至終都在談論盛夏多麼多麼厲害云云,直接選擇性無視掉了我。
  盛夏兩手一攤,無辜地看着我,「太不好意思了,把你的風頭搶了。」
  我只回了她極具內涵的兩個字。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