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遭遇風暴

第十章 鄭一嫂的軍火

  船艙內的一個小隔間內,一盞油燈照出三個影子。劉峰、朱三、侯成三人正在研究如何將這群人打劫。
  「老大,經過我的觀察後面的船上大約有一百三十人左右,個個都是身強力壯的漢子,強攻恐怕不易。」
  「嘿嘿,我說猴子,咱們可是有新到的六響子,火力絕對可以壓制甚至擊潰他們,到時候打他個措手不及,寶藏不就是我們的了!」朱三拍拍腰間的手槍說道。
  劉峰手指輕輕敲打着桌面,說道:「憑藉我們手中的火力拿下他們是沒問題,但弟兄們難免會出現傷亡,況且鄭家和我們藍旗幫還有些淵源,沒必要打殺,還是智取為上!」
  三人不斷完善計劃,一直到深夜。
  南海號外面,天空遍布璀璨的星辰,一輪彎月亮得有些慘白,加上周圍一片死寂,靜的有些可怕。
  桅杆頂上,兩個少年正在值班放哨。
  「飛仔,我們是不是進入魔鬼海域了,要不然周圍怎麼這麼嚇人!」
  另一人也是一陣驚疑,望着慘敗的月亮打個哆嗦,「阿華,我膽小,你可不要嚇我!」
  「切,瞧你那熊樣,我看着魔鬼海域也沒什麼嘛,你看多安靜啊!」飛仔的話剛說完,就感覺船身有些晃動。
  兩人嚇了一跳,趕緊向海面望去,只見剛才還平靜的海浪突然變大起來。
  「阿華你快看北邊!」
  阿華聞言看向北面,就見本來澄凈的天空變得烏黑一片,還不時閃爍着慘亮的電光。烏雲彷彿巨獸的大嘴一般,迅速朝着這邊撲來。
  「快拉警報!」
  飛仔趕緊牽住一根細繩,拚命拽動。
  「噹噹……」
  急促的鐘響將熟睡的船員們瞬間吵醒,劉峰騰地一聲從吊床上跳了下來。
  「所有人立刻上甲板!」
  劉峰幾步出了船艙,來到甲板上。
  此時的風已經變大,本來乾癟的風帆被吹得飽滿起來,天空開始飄下零星的雨點。
  「老大,是暴風雨!」
  劉峰看着正在逼近的黑雲,又看了一下羅盤,喊道:「所有人回到自己崗位,正前方,全速前進!」
  「小濤,是不是遇到暴風雨了?」
  劉峰迴頭一看,原來是喬信跑了出來,在他後面還有鄭雪瑤主僕。
  「喬老,你帶大小姐回到船艙,這裡我來處理……」話音剛落,就見後方一個五米多高的浪頭撞了過來。
  南海號船身立時傾斜,幾乎讓人無法站穩。
  劉峰死死握住方向舵,不斷的調整方向,力求船身不被打翻。
  喬信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給後面的大船發了一枚紅色信號,拉着鄭雪瑤回到船艙。
  鄭雪瑤已經沒了一開始遊玩的心態,此時她終於見到大海暴躁的一面。
  不到一刻鐘時間,大雨傾盆而下,天空漆黑如墨,彷彿與大海連城一片,壓得人喘不過起來,雷聲、風聲、雨聲交織成一張死亡大網。
  風勢、雨勢越來越大,南海號的船員們被幾乎都睜不開眼,但他們都緊守崗位,與大海做着亡命的抗爭。
  劉峰緊緊盯着羅盤,他要在被掀翻之前到達黑石灘。
  「老大,我來幫忙了!」朱三伸出大手握住不斷轉動的方向舵,和劉峰一起控制住南海號的方向,侯成則帶領其他人穩住風帆。
  浪頭越來越高,每一次都能吞沒南海號,但南海號卻一次又一次頑強的衝出水面。
  劉峰還是低估了大海的力量,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別說黑石灘這樣的的小島了,就是一座大島嶼放在眼前也根本發現不了。到最後他放棄了尋找黑石灘,降下船帆,全力保證南海號不沉。
  南海號就像一隻玩具一般被巨浪拋起然後落下,此時的人力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的渺小。
  狂風怒號、波濤洶湧,這才是大海最真實的一面。
  不知過了多久,風停雨歇,黑雲散去,露出湛藍的天空。海天相接之處出現一輪紅日。然後紅日漸漸升高,將雲彩映照成嫣紅與金黃色,海面水波漣漣,亮光熠熠,新的一天開始了。
  平靜的海面上,一艘帆船孤零零的緩慢滑行,正是昨天大難不死的南海號。
  「啊……」
  劉峰鬆開已經麻木的雙手,只見纜繩上已被染成紅色。
  「啊~嘶!」火辣辣的刺痛瞬間將劉峰混沌的腦袋弄醒。
  「胖子,醒醒了!」劉峰使勁推了死死抱着纜繩的胖子。
  「啊!」胖子驚醒過來,由於不知道自己的狀態一下子摔在甲板上。
  「太好了老大,咱們還活着!」
  劉峰活動一下酸疼的身體吐出一口長氣,說道:「是啊,看來昨天龍王爺不想招人,你去把猴子他們叫醒,看看有沒有人掉到海里。」
  胖子應了一聲然後搖搖發沉的大腦袋,然後站起身挨個叫醒飛虎營的弟兄。
  劉峰在甲板上不住搜尋,還好主桅杆沒壞,只是有兩根橫杆破損。甲板上的火炮被弄得東倒西歪,而且還丟了一門。
  躲在船艙內部的船員也陸續走了出來,看到明亮的太陽都發出歡呼之聲,只有此時,他們才明白生命是如此的珍貴。
  沒過多久,樓艙的門也被打開,喬信還有正雪瑤主僕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鄭雪瑤早已沒了大小姐的形象,本來烏雲般的秀髮散亂的披在頭上,衣服也亂糟糟的,彷彿被人非禮了一樣,此時臉色蒼白,眼神渙散,估計昨晚被嚇得不輕。
  鄭雪瑤來到劉峰身邊,用有些發抖的聲音說道:「劉峰,我們沒事了?」
  劉峰從身邊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精美銀壺,遞給了鄭雪瑤,「這裏面是白蘭地,喝一口壓壓驚!」
  鄭雪瑤看了劉峰一眼,拿過銀壺喝了一大口。
  好酒下肚,鄭雪瑤本來發麻的身子頓時出現一股熱流,蒼白的玉臉升起一抹暈紅。
  「謝謝!」
  劉峰接過酒壺也狠狠灌了一口,然後拿出羅盤和地圖,查找現在的大概位置。
  鄭雪瑤將劉峰毫不避諱的將粘過自己嘴唇的酒壺送入嘴中,玉臉更加紅艷。
  這時,喬信也調整好,來到劉峰身邊。
  「小濤,我們現在在哪裡?」
  劉峰計算了一陣,答道:「我們被風吹過了,還要往回走一段距離。對了喬老,你發一下信號,看看你們的船是不是在周圍。」
  「哎!希望他們沒被吹遠。」
  朱三和侯成清點完人數向劉峰彙報:「老大,咱們的人一個不缺,只是有一個兄弟手臂被撞折,現在已經處理好了!」
  劉峰鬆了一口氣,自家兄弟沒有損失就好。
  「吩咐幾個弟兄其準備一些熱食,休息一下,然後繼續出發!」
  另一邊,喬信連發三枚信號,可是沒有任何回應。
  「看來他們被吹散了,不管了,茫茫大海也想要找到一艘船幾乎不可能,我們先向黑石灘出發,現在只能希望他們沒事了。」
  劉峰自然同意,在吃過一頓熱騰騰的早飯後開始向回走。
  中午,正在飛快航行的南海號右側,一道亮光被觀察哨發現。南海號隨後緩緩靠近,原來正是走散的那艘商船。這艘商船也非常幸運,逃脫了昨晚那場要命的暴風雨,不過損失了一根桅杆,船上的火炮也沒了六門,還有四人落海失蹤。
  失去了一根桅杆的大船速度更加慢了,直到傍晚一行人才到達黑石灘。
  黑石灘的標誌就是一個高有二十米的礁石崖,在它的東面是一個如龜殼一樣的小山包,山上有一片樹林,然後四周儘是沙灘。由於島上沒有淡水,加上位於魔鬼海域,當真連只鳥都沒有。
  「鄭小姐,喬老,前面就是黑石灘,你們可以下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