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扣了電話,聽說衣服錢付了,秋圓趕緊說,

「師哥,多少錢,我轉給你。」

「不用了,也沒多少錢。」

「那不可以啊,多少錢,快說。」

「你的工資比我少多了,再說是陪我回家見父母,應該我買。」

「師哥……」

「再說我就生氣了。」

「那行吧,謝謝師哥。」

安君羨饒有興趣地看了看商場,「前面還有幾家店,接着去看看吧。」

秋圓唯恐凌墨白等不及再出幺蛾子,搖搖頭,

「不逛了,衣服也買了,走吧。」

梁瑩雪意外地挑眉,「咦,不像你的作風啊,平時你和我逛街,遛我像是遛狗一樣,鞋不磨破底你都不說走。」

秋圓乾笑道,「師哥很少逛街,累了啊。」

安君羨:「我不累,偶爾逛一下,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秋圓胡亂說著,「不逛了,不逛了,我累了,走吧走吧。」

三個人各自分開,梁瑩雪和他們方向不同,自己打車走了。

秋圓不敢遲疑,上了車就開始飈速度,直直衝向江大。

汽車停在江大門口,秋圓看到了路邊蹲着的凌墨白。

他衛衣的帽子蓋在頭上,還戴着個口罩,秋圓都不明白,她怎麼能第一眼就認出他來。

「喂,上車吧。」

凌墨白緩緩抬頭,幽怨地看着她,慢吞吞站起來,「怎麼才來。」

秋圓習慣性地走過去,扛住他一條胳膊,「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商場逛街呢。」

「和我小叔。」

「嗯,還有個閨蜜。」

將他慢悠悠扶到副駕駛坐好,她準備發動汽車時,她才恍然想到一個問題。

「你剛才那樣蹲着,能行嗎?」

凌墨白應該是沒明白她的話,不解地看着她。

秋圓略微有點尷尬地接著說,「就那個姿勢,難道不會……擠到……就受傷的位置嗎?」

他愣了下,然後就笑了。

笑得秋圓隱隱覺得更尷尬了。

「我又不是女生,又不用併攏腿。」

秋圓在腦子裡想了一下他說的姿勢,然後慢三拍地轟地一下紅了臉。

真想一頭撞死。

她就不該問他那個弱智的問題!

這一路上,秋圓覺着旁邊的男生,好像一直都在偷偷笑她。

終於,快到家時,凌墨白冒出來一句,

「多謝你關心。」

秋圓:!!!

「我、我那是怕你留下後遺症,再賴上我!」

男孩子好看如水霧的眼眸里,瞬間黑了一層。

下了車,凌墨白像是大爺一樣,杵在副駕駛門口,等着被秋圓扶。

秋圓先從後備箱提下來新買的衣服,那才過去扛着凌墨白的胳膊。

他掃了購物袋一眼,狀似無意地問:

「這是什麼?」

「哦,新買的衣服。」

秋圓沒當回事,順口解釋,「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商場買衣服呢,這周末不是要去見你小叔的家長嗎?哦,應該是你爺爺。」

凌墨白沒吭聲,似乎對這個話題沒有絲毫興趣,秋圓就沒有再提這個話題。

回到家裡,秋圓先去洗澡了。

等到她換上家居服,吹乾頭髮,走到客廳時,就看到新買的裙子被丟進了垃圾桶。

「衣服怎麼去了垃圾桶?你給丟進去的?」

凌墨白看着手機,都沒抬頭,「嗯。」

「有病吧,人家新買的衣服……」

將新衣服提起來,秋圓傻了眼。

好好的裙子,竟然多了個大窟窿!

那窟窿再大點,她的臉都能鑽過去了。

猛地瞪向凌墨白,「凌墨白!這是怎麼回事?衣服怎麼壞了!啊!」

凌墨白仍舊看着手機,完全不以為意,「哦,我本來想幫你把衣服掛上,沒想到它這麼脆弱,不小心一扯,就給扯壞了。」

秋圓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我信了你的邪!

這衣服又不是紙片做的,哪有他說的那麼脆弱?

「凌墨白!你存心搞我是吧?」

凌墨白遽然抬眸,「搞你?那晚明明是你搞我。」

「我、我的意思是,你故意給我找茬,是不是?」

凌墨白繼續看他的手機去了,淡淡地說,「大不了賠你一件。」

「不是,道理不是這麼講的,你如果不是故意,這衣服怎麼能壞成這樣?」

「兩件。」

秋圓一懵,「什麼兩件?」

「賠你兩件。」

秋圓捧着裙子對着鏡子比量着,傷心欲絕,

「你懂什麼!費了好大勁,才挑選了這麼一條裙子,你知道我這樣身材的,選件合適又好看的衣裳有多不容易嗎?」

凌墨白掃了她一眼,點頭,「嗯,矮胖。」

秋圓幾乎跳起來,「什麼矮胖,我這是微胖女神!一米六哪裡就很矮了?這叫適中!」

「比我矮三十厘米。」

秋圓:……

被他氣得面膜都不想敷了。

一邊氣哼哼刷着劇,一邊問,「喂,你小子,為什麼非住到我家來?」

凌墨白沉默了幾許,「上藥方便。」

「你在宿舍,躲在被窩裡,一樣可以上藥啊。」

「男生宿舍沒**,被他們發現了,顏面何存。」

說完,凌墨白去洗澡了。

秋圓後知後覺醒悟過來,「喂,臭小子,你不會打算在我這裡住一個月吧,啊?」

要每天都面對這麼個陰冷、毒舌的傢伙……想想就害怕。

一會兒,凌墨白洗完澡,裹着小粉色浴巾出來,頭髮濕漉漉的,襯得那張稜角分明的五官,既妖艷,又邪魅,還透着股單純。

秋圓一鼓作氣準備討伐他,轉身惡狠狠瞪着他,結果看到這副美男出浴圖,頓時愣住了。

心裏有個小人在瘋狂嘶吼:OMG!這是她可以免費看到的畫面嗎?

咕咚,秋圓聽到自己咽了口沒出息的口水。

她的小粉,在這個一米九的大個子身上,顯得很小很小。

凌墨白微微皺眉,似乎耳朵紅了,扭過去臉,不悅地說,「看什麼看!」

秋圓臉腮發燙,扭開臉,嘴硬地反駁,「誰讓你不穿上睡衣的。」

「我喝水,溫水。」

「哦。」

秋圓跳下沙發,走到餐邊櫃前,才反應過來,「喝水你自己過來倒啊,把我當老媽子啊。」

凌墨白小白牙輕輕壓着朱紅的下唇,很小聲音嘰咕了句什麼。

秋圓:「什麼?」

「我疼。」

秋圓吁了口氣,「你洗澡之前,不是還沒事嗎?」

凌墨白單手扶着牆,似乎在暗暗吸氣,看來是真疼了,「可能,熱脹冷縮的緣故?」

秋圓:……

麻蛋!

她為什麼要跟一個小屁孩,討論該死的什麼熱脹冷縮!

倒了一杯溫水,走過去,舉給他。

是的,是舉的。

因為,人家太高,而她,太矮。

「謝謝。」

難得這小子懂禮貌了,伸手去接過去水杯,還沒喝,變故突發了!

他腰間圍着的小粉,突然就滑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