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契約婚戀!司郡長的絕對嬌寵第4章 我也是受害者!在線免費閱讀

契約婚戀!司郡長的絕對嬌寵第5章 披着羊皮的狼,仍然是狼!在線免費閱讀

溫檸被司瑾臣帶回了房間。

「剛才的事,謝謝了。」溫檸道謝。

司瑾臣沒做回應,徑直走到沙發前坐下,然後用下巴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門外,出聲詢問。

「男朋友?」

「前男友。」

溫檸脫口回答,語氣堅定。

司瑾臣挑眉,換了個姿勢,「溫小姐現在可有時間?」

溫檸知道他這是有事與自己相商,剛想點頭,結果微信的提示音叮叮咚咚地響了起來。

她看向司瑾臣,他示意她查看。

劃開手機,全是同事冉婷婷發來的消息。

【小檸子,你到哪啦?這商場都要開了,你怎麼還沒到?】

【我說你是不是忘了今天店裡要來個大客戶,還是由經理親自招待!你若是遲到被逮住,這個月的全勤可就泡湯了啊!】

經了她的提醒,溫檸這才想起自己之前與人換了周末的班,今天也是要上班的。

再一看時間,距離十點只有二十多分鐘了。

溫檸一驚,與司瑾臣解釋後,拎起地板上的包包就要奪門而出。

雖說全勤獎金不多,但她畢竟欠了齊飛一百多萬,錢再少,那也是錢。

不想她剛跑到門邊,又被他叫住,「你就這樣子出去?」

溫檸不解。

司瑾臣指了指玄關處的落地鏡。

鏡子里的人頭髮亂成一團,身上的連衣裙也有好幾處開了縫。不明情況的,保管會將她視為剛打了架的瘋婆子。

而且還是打輸了的那方。

溫檸捋了捋頭髮,身上的衣服可以去上班的店裡換,但她背後被齊飛撕開了一個大口子,在路上難免會遭人議論。

思索幾秒,她打算厚着臉皮找司瑾臣借一件外套。正要開口,一個紙袋子遞到了她的面前。

「吳特助給我帶衣服的時候,多拿了一套女士的衣物。」

司瑾臣說完,又提議送她過去。

溫檸沒做推辭,與他道謝後接過袋子便進了浴室拾掇自己。

幾分鐘後,她跟着司瑾臣到了他的車前。

車子是某品牌的越野,低調奢華。

她之所以知道,還是去年齊飛買車時與她吐槽。同樣是百萬元的價位,這越野完全比不上他買的那台跑車拉風。

當時她也覺得有理,這車通體全黑,打眼看去烏漆嘛黑一片,實在算不得好看。可現在司瑾臣站在車旁,被他身上那矜貴的氣質一染,溫檸突然發覺這車子竟是高貴了起來。

果然,不行的不是車,而是人。

就齊飛那個爛人,還真就配不上這輛車子!

溫檸愣神間,吳特助已下車對她進行了簡易的搜身,並取走了她包里的手機。確保她身上沒有任何的錄音裝置後,才替她開了車門。

「例行檢查,不要太在意。」車子啟動後,司瑾臣向她解釋。

溫檸表示理解,她大概能猜到,司瑾臣要與她談的內容,不算簡單。

果不其然,下一秒司瑾臣遞了份文件給她。

「溫小姐,以目前情況來看,你我最好是進行協議結婚。」

「這是合約,期限為一年。在此期間,你只需對外替我做做樣子,堵住悠悠眾口,而回饋你的,是一筆豐厚的酬勞。」

「不知這個提議,你是否滿意?」

聽了他這番略帶施捨的言論,溫檸眉間微皺。

什麼叫回饋?!

說的好像她巴不得要與他扯上關係一樣!

那些因他之前幫自己解圍而產生的好印象,瞬間蕩然無存。

「不好意思,我不滿意。」

溫檸回答。

這本是拒絕之言,然而落在司瑾臣耳里卻成了對條件不滿的說辭。

他眼裡划過一抹嘲諷。

仙人跳事件,他遇到過不少。但像她這樣胃口大的,倒是第一次碰見

「溫小姐,做人可不能太貪心。」

「你該知道,你與男友合謀,爬上我床陷害我這事。我若計較起來,往後餘生你都別想好過。況且——」

「我也是受害者!」

司瑾臣的話還未說完,溫檸厲聲打斷。

「司郡長,我沒你想的那麼不堪,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去換取利益!而我剛才說的不滿意,是明確拒絕協議結婚的意思,不是在欲擒故縱!」

她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諷刺後,又將齊飛昨晚如何將她灌醉,以及如何將她擄到他床上的事情全部道出。

司瑾臣微怔,不知其中還有這番緣故。

主要是之前那些爬過他床的女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加上他又見着她與齊飛拉扯,便認為了她也是這次陰謀的參與者。

半晌後,他開口。

「誤會你的事,我很抱歉,是我這邊沒有調查清楚。」

這次他語氣溫和了不少,言語間也能聽出誠懇和尊重,不似先前威脅人時的高高在上。

溫檸也不是矯情的人,輕聲應和,接受了他的道歉。

兩人之間的氣氛緩和,司瑾臣這才又繼續出聲。

「剛才的提議,我還是希望你能考慮一下,畢竟你是我未婚妻這事,報社的人已經知曉。」

「不能找人頂替?」溫檸提議。

「比如說,你可以另外找一個信得過的結婚,這樣不但能化解醜聞,還不用擔心出現紕漏。」

「我沒有露臉,外界不會知道換了人,而報社的那些人,你應該也有手段,讓他們不會亂說?」

她自認為這招瞞天過海很是可行,卻被司瑾臣否決。

「你覺的可能?」他輕笑出聲。

「我猜,早在昨晚,齊飛便已將你的資料交給了方二爺。」

溫檸怔愣了一瞬,恍然,「齊飛的乾爹是方家的人?」

這次的陰謀,是方家搞得?

司瑾臣點頭,「所以你覺得他們會輕易收手?」

那必然不會!

方家與司家的恩怨,溫檸在報社時多少有所耳聞。

他們兩家本來是世交,關係一直不錯。十幾年前,雙方長輩給家裡小輩牽了線,預備親上加親。

不想婚禮前夕,司瑾臣的叔父擅自逃婚,讓方家的女兒成為了圈裡的笑話。自此之後,兩家便一直不對付。

本來近幾年來,司家與方家沒什麼利益衝突,關係倒也緩和了一些。

奈何五年前司瑾臣突然棄軍從政,一路過五關斬六將,狠狠壓了方家一頭不說,當上郡長後,他做的第一件事竟還拿了方家開刀。

如今司、方兩家的關係用劍拔弩張來形容都不為過,方家又怎會輕易放過司瑾臣?必然是要好好利用這次醜聞,讓他永遠翻不了身!

如果要讓醜聞發酵,那她便是關鍵的一環!

因為只有作為當事人的她出面指控,才能對司瑾臣造成嚴重的打擊。

那方家不放過的,就不只是司瑾臣了,還會有她?!

思及至此,溫檸的後背出了一層冷汗。

她之前拒絕司瑾臣就是不想淌這灘渾水。

然而據眼前情況來看,只怕這渾水,早在齊飛將她擄上司瑾臣床的時候,她就已經踏了進去。

而協議結婚的背後,是陣營的選擇。

要麼她與司瑾臣為伍,要麼,便與他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