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契約婚戀!司郡長的絕對嬌寵第7章 我何時改姓李了!在線免費閱讀

契約婚戀!司郡長的絕對嬌寵第8章 我已從溫家族譜里除了名。在線免費閱讀

經理身後站着的人,約莫二十來歲。身穿一件淡藍色套裙,樣式簡約大方,除了做了收腰處理外,再看不出有其他的設計。

然而店裡的人,沒有一位敢怠慢。

不僅是經理提前打了招呼,還有她右手食指上墜着的那枚藍寶石,璀璨又奪目。

不需細看,便知價值不菲。

好幾位櫃姐都蠢蠢欲動。

雖說她們這店面也是小有名氣的某輕奢品牌,但像此等階級的貴客還從未出現過。

如若今日她們中的某位能成功將其拿下,虜獲芳心,那往後的業績便再也不用發愁。

暗暗較勁下,陳欣搶先出動,還未等經理介紹,她便出聲與貴客打了招呼。

「李太太您好,我是陳欣。正好店裡進了下一季度的新品,您要不要看一下。」

說完,餘光瞥見臨近的幾位小姐妹都不滿地對她撇了撇嘴,陳欣心裏得意。

這機會嘛,總是要搶的。

誰叫她們見識淺薄,不能獲取顧客身上穿搭的信息,從而推斷出顧客的身份。

不過她就不一樣了。

那枚藍色寶石,她是知道的。

那可是春季珠寶拍賣會上叫價第二高的拍品,最後由楠城李家收入囊中,據悉是要送給他太太作為生日禮物。

如今這寶石戴在了這位貴客的手上,很明顯,她便是李太太無疑了。

李太太第一次過來,環境總歸是陌生,而她率先破冰,還準確叫出了她的身份。這樣她無論如何都會獲得李太太的好感。

陳欣胸有成竹,伸臂做出引導的姿態。她十分有信心,李太太一定會跟她進入店內。

等待的期間,她不屑地看了眼站在迎接隊伍最末的溫檸,隨後又掃了眼之前幫着溫檸說話的那一群人,尤其是,冉婷婷。

她挺了挺胸,志得意滿。待會兒她就要讓她們好好看看,誰才是這店裡的一姐!

神遊的思緒飄回,陳欣這才發覺自己的手臂已有些發酸。

時間已過去許久,然而李太太卻未做出任何回應。

陳欣心想,莫不是李太太正在疑惑她為何知道她的身份?

正要開口邀功解答,李太太已張了嘴。

「我竟不知,我何時改姓李了。」

清脆的嗓音,溫柔和婉。

但在此刻,卻如尖刺一般,戳得陳欣心頭冒血。

不是李太太?

她認錯了人?!

陳欣十分忐忑,抬頭看向一旁的經理,卻見他臉色漆黑如鍋底。

我讓你亂冒頭!

經理狠狠地瞪了一眼陳欣後,尬笑着圓場。

「呵呵呵,手裡的人眼拙,還望宋小姐見諒。」

與宋沁然點頭哈腰一番後,經理這才鄭重地介紹了她的身份,「這位是楠城宋家的二小姐。」

所以說——

剛才陳欣口中的李太太,實則是這位宋小姐的姐姐?

噗嗤——

幾位櫃姐拚命忍笑。

陳欣信誓旦旦地把別人姐夫說成是她老公。

這宋小姐不生氣才怪了!

也就是宋小姐涵養好,這才沒當眾發作,要換了旁的脾氣大的,保不齊要狠狠扇她一耳光,讓她往後都不敢再亂說!

陳欣將她們眼裡的笑話盡收眼底,又不屑地翻了個白眼。

在她知道來人是宋家二小姐後,便褪去了忐忑。

在她看來這點小差錯都不算是事,她自有化險為夷的本事!

邁着腿,陳欣挪到了宋沁然的面前,假模假樣地朝她鞠了一躬。

「方才的事很是抱歉,一時看差了眼才讓宋小姐鬧了難堪。不過這主要也是宋小姐與李太太都仙姿佚貌,多少有些相似,之前與韓家公子去酒會,遠遠瞥見了一眼,便驚覺天人,入了心。這次突然瞧見宋小姐,便自覺將您認成她了。」

陳欣的這番話可謂是用盡了技巧。

既表明了自己不是有意認錯,還暗中誇了姐妹倆一番,最後還隱隱透出自己與韓家的關係,讓宋沁然不要太為難自己。

宋沁然自小在這圈子裡長大,什麼牛馬沒見過,自然也聽出了她話里的意思。

於是與經理淺笑道:「無知者無罪,陳小姐都與我這樣誠懇地道歉了,我再刁難豈不是顯得太小氣了。」

陳欣眼波流轉,暗自欣喜。

果然,搬出韓家是對的!

宋家不過是個即將沒落的世家,如何敢與韓家叫板!要知道韓家與司家素來緊密,這得罪了韓家,也算是得罪了司家!

洋洋得意間,陳欣便打算就此起身,結果頭頂上方正好對着的就是宋沁然手裡的提包。

她先前留意過,那包是A家的新款,是她努力半輩子也買不起的!而她聽說今日要來貴客,又特地戴了韓三少不久前送的髮夾以博眼球。

髮夾是純金造的,上面嵌了珍珠,溝壑間難免粗糙。

陳欣怕刮花宋沁然的手包賠錢,不敢抬頭,只好保持着躬腰的姿勢。在心裏又將宋沁然咒罵了幾句。

見效果達到,宋沁然這才又慢悠悠地開口。

「不過田經理,我不刁難那是我的事,但你作為經理可不能輕易揭過。不然今日這事傳出去了,而你們又沒個懲罰,外邊的人還當你們這是故意鼓勵投機取巧,而不用心對待顧客呢。」

被宋沁然敲打,田經理再次點頭哈腰了一番,當著眾人的面,直接對陳欣做了懲罰。

「陳欣,你這個季度的獎金沒了!」

田經理氣呼呼地說完,然後領着宋沁然進了店裡。

陳欣氣得眼睛發紅。

後天便是方家的晚宴,她使盡渾身解數才求了韓三少帶她一同前去。為此,她特地定了一套禮服,打算好好打扮一下,在晚宴上再攀幾個高枝。

然而,現在一切都泡湯了!

沒了季度獎金,她卡上的餘額根本不夠!若說不要了吧,那她之前付的那幾萬塊定金也要打了水漂!

若要找人去借,她又拉不下臉面。她之前為了打腫臉充胖子,故意與朋友們吹牛,說自己已存了許多錢。

陳欣越想越氣,狠狠地瞪向宋沁然,不料卻見她親昵地挽上了溫檸的胳膊,由她領着進了貴賓室看衣服。

關門的那刻,天花板上的射燈正好打在宋沁然的手上。藍寶石發出耀眼的光芒,閃得陳欣眼睛發酸。

什麼玩意兒!

她呸了一聲,眼底裹滿了輕蔑。

像宋沁然這樣養尊處優的小姐,不過是家族裡養來聯姻的工具,她們身上的一厘一毫全都是家裡給的!

若沒了宋家,宋沁然她什麼都不是!又哪來的臉來刁難她這種家境不好,只能靠努力拚搏的人!

那個溫檸也是!

整日里只知道裝老好人,看着和和氣氣,實則心機頗深!這不,輕輕鬆鬆地就從她手裡搶了業績!

好在她火眼金睛,沒被矇騙!也只有店裡這些眼盲心瞎的,才這般拎不清,處處對她維護!

陳欣心裏發狠,看向貴賓室的眼神也暗藏了刀鋒,恨不得直接穿透木門,將她倆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