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勸退小三後,跟禁慾大佬閃婚領證第7章 特殊癖好?在線免費閱讀

勸退小三後,跟禁慾大佬閃婚領證第8章 情趣小遊戲在線免費閱讀

沒摸到什麼,倒是被圓潤的形狀所吸引。

姜辭比划著,還挺好看。

正欲笑出聲來,覺得身前涼颼颼的。

察覺到不對勁,她抬眸,正看見傅宴琛正站在不遠處,眸色深邃,深不見底。

她嚇得差點忘了呼吸。

「啊!」

意識到沒穿衣服,她趕緊捂住身前,慌裡慌張地拿起衣服準備穿。

而傅宴琛萬萬沒想到剛走到家,就碰見了如此難以描述的一幕,自覺地背過身,沒再繼續去看。

等姜辭穿好衣服,他才轉身。

目光落在女人身上,正好對視上她的眼神,視線往下移時,他喉嚨一緊,抿緊唇,又快速收回視線。

走到一旁,倒了杯水,一口氣喝完。

姜辭仔細醞釀著情緒,乾笑着走了過去:「你剛剛……」

傅宴琛只是淡淡地來了句:「想不到你還有這癖好。」

等等!

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姜辭絞盡腦汁地想着,該不會是在誤會她剛剛想做什麼壞事吧。

本來被突然撞見,她就已經超尷尬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現在又聽到傅宴琛含有誤會的意思。

不行!

她搶着解釋:「你不要誤會,我剛剛就是在檢查身體,你不信的話,可以看電視上的畫面。」

傅宴琛瞥了眼,神色莫名。

誰知,姜辭走近:「算了,讓你看到就看到了,反正我們是夫妻,沒什麼好怕的,而且我們都互相看到過。」

傅宴琛覺得身上很熱,沒去搭理她,倒是自行脫掉了外套。

姜辭見了,搶過他手中的外套:「我來幫你掛好。」

隨意地看了看衣服,發現看起來並不是牌子衣服,估計就是個雜牌衣服吧。

想着傅宴琛上班肯定也需要面子的,買來雜牌衣服,充當大牌,也是希望在上班期間,被人看得起吧。

畢竟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看人下菜碟的人。

為了化解尷尬,讓男人忘記方才的事情,她轉移話題:「你不是說你不來嗎,怎麼今天回來了。」

傅宴琛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尤其是看到她臉上的笑容。

果然,那句話說得沒錯,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他沒回答,拿過外套,準備往房間走去。

姜辭只好作罷。

沒想到,剛走了幾步,就見傅宴琛突然停下腳步,回頭望她:「你在外面也這麼隨便?」

姜辭愣怔過後,連忙解釋:「誰說我隨便了,我潔身自好,守身如玉,一塵不染,出淤泥而不染……」

還沒極力證明完,就看到傅宴琛往前走了。

她快步跟了上去,瞧見男人走進了浴室,她笑說:「怎麼一回來就要洗澡,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雖然我沒幫別人洗過澡,但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嘗試一下的。」

傅宴琛臉色沉沉:「妄想趁機揩油。」

「我……」

還未說得出口的話,被關門聲打斷。

她嘀咕了句,剛剛都沒說他看到了,揩她的油呢。

算了。

她識趣地走了出去。

誰讓她在這裡白住呢,不僅要討好,還要懂得適可而止。

……

幾日後。

趁着休息時間,姜辭下樓,倒了個垃圾。

小區綠化環境很好,人車分流。

趁着陽光明媚,姜辭隨意地逛了逛,呼吸着新鮮空氣,頓時覺得心情舒暢極了。

自從上次傅宴琛突然回來,被他撞見尷尬的一幕,這幾天都沒看他回來,也不知道怎麼了。

大概是工作忙吧。

突然,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親愛的,這裡的房子我好喜歡啊,你覺得呢,要不然把買下來吧。」

「我們……再看看唄……」

姜辭腳步一頓,回頭一看,果真看到了兩張熟悉的面孔。

蕭三跟錢查南。

錢查南勉強算是她的前男友。

他們曾經在大學聯姻活動時認識,後來,錢查南對她猛攻追求,她當時年少懵懂,再加上鮮少有人對她好,就答應了。

後來,發現跟錢查南的感情觀不一致,經常吵架。

在感情當中,她想要慢慢來。

而錢查南並不這樣認為,見面幾次就着急想着上床。

姜辭自然是拒絕的,兩人為此吵架。

後來,在鬧矛盾時,姜辭無意間撞見錢查南跟朋友蕭三在一起滾床單的畫面。

她只覺噁心,果斷地分手。

這場戀情,因為對方的背叛,連手都沒牽上,就這樣匆匆結束了。

這件事也給姜辭造成了一定的陰影。

她明白,這世上真心的人本來就少,誰會願意慢慢來,尤其是男人這種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自此以後,在感情這條道路上,姜辭拒絕了不少人的追求。

她也大膽起來,走男人的路,讓男人無路可走。

只有她自己最清楚,看似大膽的背後,其實對待這些還是很謹慎。

所以,跟傅宴琛的那晚,才是她的第一次。

兩人看到了她,都很驚訝。

蕭三很快反應過來,親昵地挽住了錢查南的手臂,問:「姜辭,好巧啊,我跟查南快結婚了,一起出來看婚房,沒想到都能碰到你。」

姜辭無語地看了她們一眼。

見蕭三恨不得掛到錢查南身上,她翻了個白眼:「關我屁事!」

蕭三立馬生氣極了,但還是故意開口:「都這麼多年了,你還這麼在意我跟查南,拜託你放下吧,我跟查南是真愛。」

錢查南也勸道:「姜辭,三三說得對,放下我吧,這世上的好男人多的是,不缺我一個。」

姜辭一陣作嘔:「好男人?你也配?!錢查南,你還要不要點臉,你跟蕭三背着我滾床單的時候,可是快活得很吶!怎麼就不怕天打雷劈!」

錢查南臉色一窘。

蕭三氣急敗壞:「你信口雌黃!」

懶得跟他們辯解,今天若是不碰到他們,這點陳年舊事,姜辭自然不會想起。

她準備轉身離開,就看到蕭三拉着男人走到她跟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質問聲響起:「你怎麼在這?」

姜辭哂笑:「我當然是住在這啊。」

蕭三狐疑地盯着她,嘲諷道:「住在這?你怕不是還沒睡醒吧,這裡的房子怕是你幾輩子都買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