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他冷冷地看了顧扶洲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見曲熙緊閉着眼,顧扶洲看了她幾秒後才轉身走出了病房。
「如果我沒猜錯,沒有在庭上看見嘉禾,你下意識的認為她是在逃避吧。」
蕭洛羽倚靠着牆,清冷的眉目多了几絲嘲諷。
聞言,顧扶洲眼神微滯,並未回答。
見他不說話,蕭洛羽又道:「唐薇也在這家醫院,你該去關心一下她。」
自導自演的一場栽贓陷害,別說唐薇個人的形象掃地,唐氏恐怕也會因為這事丟了面子。
如果不是出了這事兒,顧扶洲和她應該結婚了。
顧扶洲眸光微暗:「她情況怎麼樣了?」
他好像並沒有將蕭洛羽的話聽進去,目光又重新落在了曲熙身上。
蕭洛羽又想起剛才醫生的話,眼神一沉:「你希望她怎麼樣?」
他頓了頓,繼續道:「而且現在她是我的未婚妻,還輪不到你來關心。」
顧扶洲眉又擰緊了幾分。
他和曲熙之間實在有太多問題沒有解決,甚至……他並沒有放下她。
突然,顧扶洲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唐薇。
「喂。」
「言書,你在哪兒?」
唐薇帶着哭腔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蕭洛羽淡漠地轉身進了病房,並未再理會。
顧扶洲看向沈銥誮嘉禾,語氣中有絲煩意:「怎麼了?」
「我想見你……」她哽咽地回了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良久,顧扶洲才生硬地收回視線:「我一會兒就到。」
正好,他也想問問唐薇陷害曲熙的事。
第十五章他也想她蕭洛羽聽見外頭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神情一松,嘆了口氣。
他坐了下來,柔和了許多的視線落在曲熙臉上。
而顧扶洲走到唐薇的病房時,發現唐父和唐母都在。
唐薇滿臉眼淚的抱着安慰她的唐母。
看見他立刻伸出了手,想要拉住他:「言書……」顧扶洲並未動,反而看向一旁臉色鐵青的唐父。
唐父向來看中顏面,女兒鬧出這麼大的事兒不僅是影響了唐家,連同唐氏的股價也下跌了,他怎麼能心平氣和的面對這些。
不等顧扶洲說話,唐父倒先開了口:「言書,出了這事兒都是薇薇一時糊塗,還是先把事情壓下來吧。」
聞言,顧扶洲眼底掠過一絲冷意。
縱然唐父覺得唐薇不對,卻絕口不提曲熙。
或許他壓根兒沒打算讓唐薇出面道歉或者解決。
「所有媒體都在關注這事兒,這樣做只會讓情況變得更難看。」
顧扶洲回道。
唐父啞口無言。
「言書,那些只是我的氣話,我真的沒有做那些事。」
唐薇淚眼婆娑地解釋着。
顧扶洲眸色一沉:「無論是氣話還是實話,你再解釋也是多餘的了。」
想到曲熙差點丟了命,他心是難忍的刺疼,甚至也生了絲悔意。
如果他讓人去認真調查,曲熙也不用以死證明清白。
而聽到顧扶洲的話,唐薇面容一滯,心裏一陣後悔。
她就不該為了一時痛快去刺激曲熙,以至於被抓到把柄,陷入了輿論的中心。
唐母攬着唐薇,好生勸慰:「沒事沒事,你好好養傷就行了。」
「你還慣着她!」
唐父瞪了着她,「你信不信她一出門就會有一大群記者圍上來。」
唐母皺了皺眉,並沒搭話。
顧扶洲看了下時間,想到許書然在家,沒有理會唐薇的挽留,徑直回了家。
入夜。
許書然仍舊坐在自己房間角落裡,微紅的眼睛愣愣地看着腳尖。
門慢慢地開了,他抬頭看去,見是顧扶洲,又把頭低下了。
顧扶洲拿着杯牛奶走過去蹲下:「你不吃飯,那就把牛奶喝了吧。」
他語氣中帶着些許擔心和愛憐。
和曲熙分開後,他幾乎把所有的愛都給了許書然。
他恨曲熙的狠心,卻又不忍他們的孩子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