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林母抬起頭看着我的小臉,氣不打一處來,衝上來就想揍我。

我後退一步,林母跌進我的房間,我反手就把房門鎖上。

「媽——」

「快,打電話報警。」

外面雞飛狗跳,裏面也不遑多讓。

警察破開房門的時候,林母正在跑步機上跑着步,雙唇發白,雙腿打顫,而我坐在大床上玩着手機。

「警察先生,就是她,就是這個惡毒的女人,她虐待老人,欺負我媽媽。」林雙心疼的去扶住林母。

警察審視着我,而我一臉無辜的而攤開手。

跟警察如實交代,因為擔心婆婆的身體健康,所以我拿着我自己的金子鼓勵婆婆鍛煉。

林母擔心我破壞她好不容存起來的金子,含淚的點點頭。

沒錯,我趁着林母住院,把家裡的金子全部搜刮,裏面可是包括老闆妹妹的私房錢。

嚴格上說起來也不是林母的。

我告訴林母,三分鐘必須跑夠八百米,跑不夠我就把金子衝進廁所里。

擔心她不相信,我還把一對耳環直接衝進廁所。

林母愛財如命,這個舉動簡直在挖她的心,她嚇得連連擺手,身上的肥肉一顫一顫,但還是照着我的話去做。

剛開始跑太慢,我扔了一條項鏈,林母哭着喊着咬着牙使出吃奶的勁在跑,一切都是為了金子。

後面,警察來的時候,她也不敢亂說話

她擔心我又扔金子,也擔心警察查金子來源,自然不敢承認。

「媽,你怎麼不跟警察說實話。」

送走警察,林雙氣得想打我。

老娘才不慣着她,直接抓住她的頭髮擰着她反鎖在浴室。

「啊啊啊,爸,媽,救我,救命——」

別看林家是老小區,隔音還是挺好的,我直接在浴室把林雙脫光拍了裸照。

她憤怒的尖叫,但是力氣到底不如我。

林家人着急在外面敲門,我就任由他們敲着。

終於在他們破門而入的時候,我也拍好照片,成功讓他們看到光溜溜的林雙。

林父想打我,我指了指他兒子,說道:「你知道我是怎麼制服你兒子的嗎?我等他上廁所的時候,褲子拖到一半,擰着棒球棍——」

我話沒說完,給他留了一點遐想的空間,饒有趣味的看着林父:「如果你想每一次上廁所都不安心,可以試試。」

就這樣,我把林家人逐一擊破,林父上廁所的時候,我就嚇唬他,導致他根本不敢在家裡。

林母,天天用金子威脅她,她不乖,就當著她的面把金子放進廁所里,用水沖走,成功的把她氣暈過去好幾次。

林雙,那可就不客氣,動不動就扇她巴掌,還是不留痕迹的那種,報警都沒用。

才一個禮拜時間,林家哭着求着我,趕緊離開他們林家。

我就是不要,我就是要折磨他們。

老闆說了他們越痛苦越好,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他們一家還給了我驚喜。

林雙被折磨的不行,向她的男朋友張力求助。

我買菜回來看到張力在家裡,林業一家人好整以暇的坐在沙發上,尤其是林雙,那雙眼彷彿淬了毒一般。

7

「沒看到有客人嗎?還不去做飯,買個菜買半天。」

林母似乎覺得張力來了,有人撐腰,底氣足了,說話都大聲不少。

我也不反駁,低眉順眼說道:「好的,好的,馬上去。」

「真是賤骨頭,對了張力,你那個朋友靠譜嗎?」

「靠譜,阿姨你放心,到時候把她賣去深山老林里,沒有人會知道。」張力笑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