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年,大楚改國號為華夏,採用新曆,由皇后代為監國,蘇貴妃、江貴妃輔之,朝中無人異議,雖說確實是藉助了「爹」能力,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狗皇帝仁義不施,自食惡果。
由於民智未開,百姓尚不能理解人權與民主,我們對外仍然保留皇帝制度,但內部已經煥然一新。
朝中大臣換了個說法,叫做代表,從此以後君非君,臣非臣,人人皆為民。
本以為會費上好一番波折才能說服這些老臣,江閣老卻老淚縱橫,行一大禮「娘娘此舉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我扶起江閣老,「莫再叫我娘娘了。」
「我們可是同志。」
鎮國將軍仍掌兵權,不過並非他一人所屬,軍隊內部也大刀闊斧地進行了改革,蘇江月也跟着她爹在軍營里歷練,沒多久已是換了副英姿颯爽的樣貌。
待到內部安定,我又與晚棠同志結合國情,聚天下英才,授之以民主與科學理論,提倡使用白話文,遍傳新發思想。
又廣開學堂,推行義務教育學制,凡七至十六歲孩童,皆需強制執行。
我們並沒有扔掉四書五經,諸子百家,這裡儘是先賢智慧,晚棠同志高瞻遠矚,她提出面對舊書舊學識應當取其精華,去其糟粕,面對新事物應當開放包容,但又不忘根本。
「華夏之根在文化,不能輕舍。」
其實我先前差點就犯了嚴重的思想錯誤,看到百姓深受封建之害,就恨不得燒光那些滿是綱常說教的聖賢書。
晚棠同志勸住了我,「人之禍而非聖賢之過。」
是啊,知識無罪,聖賢智慧無罪。
我們要做的是贅續先賢的偉願,共求一個大同天下。
16當初的皇宮女子獨立團已經發展成華夏國女子獨立團,我們鼓勵女子走出家庭,走出深閨大院,可以知書達禮,也可以舞刀弄槍,允許她們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任何人。
可某些男人打着捨不得讓妻子在外拋頭露面的旗號,卻在家中酗酒家暴以示自己一家知足的尊嚴。
我聽聞笑了半天,只有廢物才會在弱小者身上找存在感,蘇江月現在是獨立團副團長,她都快氣成河豚了,我只好睜隻眼閉隻眼,假裝不知道她把那些男人揍了一頓。
只是沒想到事情還沒完。
那天我和江月,晚棠二人一起上街體察民情,竟親眼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