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向晚向著屏幕擺了擺手,做出告別姿勢。

「哎不是,這就沒了?」

「沒頭沒尾的啊,上善若水之後會怎麼做啊,這叉燒兒子還會要嗎?」

「到底是不是劇本啊,如果是劇本的話我得差評了,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回答大家的是戴着面紗靠近屏幕的向晚,隨後鏡頭一黑,兩千多名網友的手機上顯示該直播間已關閉,正在為您推薦同類型直播。

下播後向晚急吼吼的翻看着手機後台,扣除和平台的分成後,她的賬戶上有一千多塊錢,除了上善若水的卦金外,還有不少網友的小額打賞。

哎呦,這下好了,可以解下自己的燃眉之急了。

結果她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提現按鈕,哎?邪了門了,怎麼提現不了啊!

等等!她突然想到她的銀行卡都已經被凍結,哪怕提現也到不了賬,又或者到賬後直接被銀行繼續凍結用來填補經紀公司的損失。

「啊啊啊,煩死了!」算完卦後本來就透支這具身體的精力,發瘋了一會後開始昏昏欲睡,乾脆躺在床上睡了一覺。

浣熊平台紅極一時,是個老牌直播網站,但後來因為大象平台和虎鯨平台大型的資本入場而漸漸被邊緣化了,各種流量明星都紛紛被他們高價挖去駐站,連帶着對方的粉絲都大批量流失平台,現在的浣熊除了曾經高價簽下的遊戲主播和美妝主播因為合約還沒到期,但凡有些號召力的明星都走完了。

浣熊平台如今也岌岌可危,為了保住這麼多人的飯碗,運營部主管每天做夢都想着去挖某個平台爆火的主播,但人家平台都嚴防死守,讓主管的腦門上本來就沒幾根的頭髮徹底掉完。

什麼樣的領導帶什麼樣的團隊,運營部主管手下的員工們每天也恨不能裝上雷達拚命搜索那些可能紅或者爆紅的主播。

今天在傳統模塊里查房的網管小張就注意到了今天這個新開播的小主播,他還特意查了她的賬號,沒有一個作品,連介紹都都沒有一個,竟然就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開播了,還是個玄學易經類的算命主播。

本着她到底有什麼依仗的好奇,小張進了那個主播間,然後將主播算命的過程全程觀看下來,和其他網友一樣,紛紛好奇極了上善若水另類的抓姦現場,被她那叉燒兒子氣的半死,和網友一起發彈幕激情辱罵。

結果上善若水的分頻掛斷以後,主播也毫不留戀的掐斷了連線,直播間一片黑屏,讓網友們彷彿被掐住了喉嚨的鴨子,哪怕想吐槽也找不着地,畢竟主播沒發過作品,連評論區他們都找不着。

兩千多個觀眾和那些大主播完全沒有可比性,浣熊平台曾經巔峰期的明星直播同時在線人數達到二十多萬,一度讓公司的技術員忙的崩潰,現在大象和虎鯊平台記錄歷史的在線人數同時達到一百多萬,恐怖如斯。

但作為小眾類型的主播,尤其是新人主播,莊周夢蝶這個博主的粉絲粘性強到可怕,不過第一場直播,她的粉絲量就達到了兩千。

可小張知道她直播間高峰期在線人數也才兩千一百多個,吸粉比例佔了百分之九十多,相當於每進來十個人,就有九個人留下成為她的粉絲,這是很多大主播都做不到的數據啊!

一定要簽下她!即使成不了頂流主播,這個主播的未來也一片光明。如果是劇本,小張只能說主播另闢蹊徑;如果不是劇本,那主播就有一身過硬的算卦玄學本領,就更是直播賣點了。

小張用網管的權限給莊周夢蝶一連發了好幾條簽約信息都沒得到對方的回應,先前以為對方是沒看見,晚上下班之前又措辭誠懇的發了一遍,回家後也不時的將手機拿出來看看對方是否回復。

結果他的收件箱安安靜靜,社交軟件也沒有任何人的添加。

明明就一個兩千多粉絲的小主播,偏偏讓他一個晚上都沒睡好覺,半夜手機響了一骨碌翻過身拿手機以為是莊周夢蝶發來的。

結果是微信里朋友大半夜群發的廣告,讓小張懊惱的「啪」一下將手機丟到床頭柜上。

妻子上完廁所回來,看丈夫氣呼呼朝着手機撒氣的模樣,不由狐疑的將他手機打開,沒發現什麼端倪啊:「你怎麼了,大晚上的發什麼神經?」

小張翻了個身:「我今天查房的時候看到一個主播,非常想把她簽下來,但她一直沒有給我回信息。」

妻子是浣熊公司的財務,知道三個平台的競爭多大,丈夫那一整個部門都快被逼瘋了,每月都有簽約主播以及潛力考核的KPI。

安慰着丈夫:「明天或許就回了,別急嘛,好事多磨。對了,對方多少粉啊?」

「兩千粉。」

「兩千粉就值得你這樣啊?」妻子搖頭,估計丈夫是為了完成指標魔怔了。

小張刷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拉着妻子的手說:「她是個新號,一場直播兩千多人觀看,結果留存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九十九,粉絲數量達到了兩千。」

「老婆,我有強烈的預感,她一定會紅,大紅的那種,只要把她簽下來,我就不用受主管的窩囊氣了!」

小張老婆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加油,我看好你。她是千里馬你就是伯樂,現在伯樂好好睡一覺,明早說不定一切事情都順利了。」

和小張一整晚都沒太睡好覺不同,向晚這一覺直接從晚上七點睡到次日的九點多,踢踏着拖鞋拿着臉盆牙刷牙膏到了洗漱間,環境依舊埋汰,好在錯過了早高峰,沒人和她擠,她可以慢悠悠的搞定洗漱。

在A城這樣快節奏的大都市裡,來打拚的人好像住哪都無所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房子就是晚上用來睡個覺的地方。

洗漱好打開昨天的直播賬號,發現收到了好多條邀請簽約的消息。

難怪她說為什麼賬號里的錢提現不了呢!敢情還必須得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