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道韓安妍想上位你的吧?
為什麼還要留她在身邊?」
高南宸面容平靜:「我也是最近才調查到她劣跡斑斑的,如果不是上次在別墅門口發現你看她的神色異常,我也不會知道她是那種女人。
所以若霜,韓安妍以前是不是真的惹到過你?」
陳芸灀面色冰冷:「不止是她惹到我,還有你。」
她摔門而出,走到自己安排好的那個房間前。
她平靜地將門踹開,裏面的韓安妍正在尖叫:「不要啊啊啊啊!」
許多的男人在下流地笑着:「韓安妍你這個臭婊子,當初騙了我們的錢就走,你覺得現在我們會放過你嗎?!」
陳芸灀冷笑:「韓安妍,你一個秘書還想上位當豪門夫人,你之前甩掉的十七個男朋友會同意么。」
韓安妍驚恐地瞪大眼:「你……你……」居然是陳芸灀做的這一切!
一個男人拿着手機:「你剛才**的視頻我可都錄下來了,我馬上放到網上讓你死!」
韓安妍立馬跪着求饒痛哭流涕:「不要啊是我錯了!」
她看到高南宸出現在陳芸灀身後,於是跪到地下求情:「傅總,沈總安排這一切害我,您快幫幫我!」
「夠了。」
高南宸的神色很冰冷,看着韓安妍如同看螻蟻,「我調查過你,你確實靠騙錢一路往上爬,甚至你當小三讓不少人家破人亡。」
韓安妍整張臉都扭曲了:「傅總,我有錯嗎?
大家往上爬不都是互相利用嗎?
因為我道德低下,沈總就可以下局害我嗎?」
陳芸灀冷笑,韓安妍居然敢說這話?
她走上前,揪住她的頭髮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你知道你除了利用男人還做了什麼嗎?
你勾引你的養父,把養父的女兒害死了。
你不是在往上爬,你就是單純地喜歡傷害別人。」
其中一個男人顫着嗓子:「我還認識那個死掉的女孩,她是我當初的同學。
當初她被咱們縣上的報紙報道,說是私生活混亂得病死的,原來是被韓安妍你害的!」
韓安妍的頭髮被無數人撕扯,她尖叫:「放過我,放過我啊啊啊!」
陳芸灀轉身離開,她給韓安妍安排的折磨還沒結束,等待着韓安妍的還會是漫長的地獄。
在她知道韓安妍養父的女兒也是被人謠傳私生活混亂才死了之後,她就知道那一定是韓安妍的手筆了。
門口處,高南宸看着她:「若霜,你不會……也被韓安妍陷害過吧。」
第22章陳芸灀站着離高南宸遠了一些:「我怎麼跟你說?
我只能跟你說韓安妍是個賤人,她罪該致死,但我不會讓她死,因為我會好好折磨她。」
房間里,韓安妍依舊在哭天喊地。
男人們拽着她罵:「我看你還往哪跑,騙了老子感情還騙老子錢,以後看我怎麼折磨你!」
高南宸勾起唇角:「也不是不行。
既然若霜你會吃醋,那麼我以後都找男秘書。」
陳芸灀轉過身,冷冷地看着高南宸:「我再說一遍,不是吃醋。」
她只是為了上輩子慘死的自己報仇,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面前的高南宸。
高南宸卻不斷靠近她:「若霜,你的計劃之所以能成,我也在裏面出力了,你應該明白,我是向著你的。」
突然,黎清舟的身影急速奔來。
黎清舟將陳芸灀攬在懷裡,憤怒地看着高南宸:「傅總,麻煩你離若霜遠點!」
陳芸灀驚訝:「清舟,你怎麼來了?」
黎清舟的眼眶紅紅的:「若霜,不是說好了,不會跟高南宸扯上關係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