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夏夢霜呼吸凝滯,強裝鎮定,「顧總說笑了。」
面前男人的視線意外灼人,她強行直視,主動出擊。
「顧總平時都是這麼搭訕的嗎?」
顧逸凡聞言淡淡一笑,開口回應:「夏小姐見笑。」
禮貌而又克制,出乎夏夢霜的意料。
她迎上對面男人炙熱目光,微微抬眸,身子後傾,落在靠背上。
「顧先生還真是浪漫,談合作還訂這麼有情調的地方,做您太太肯定非常幸福。」
夏夢霜字字深扎顧逸凡痛處,看見顧逸凡眼底的落寞,她心中又隱隱作痛。
顧逸凡直視她的眼神忽然移開,微低下頭,神色隱在陰影中,讓人捉摸不透。
「如果她還在,我會讓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夏夢霜聞言,只覺諷刺,剛想出口回懟,卻又聽顧逸凡接著說道。
「合同在桌子上,請夏小姐仔細考慮。」
夏夢霜沒想到他的話題轉得如此之快,唯一愣神,拿起桌上的一沓文件。
打開細細翻閱,看清內容,心中已是驚濤駭浪。
第十章包間內,一時又重回寂靜。
只有夏夢霜翻動文件的「刷刷」響動,看完,她將文件甩回桌上。
身子往後一挺,雙手抱肩,下巴微抬,出聲質問。
「顧總,這是什麼意思?」
顧逸凡聞言,慢慢抬頭,對上夏夢霜的目光。
「合同上已經說明,但夏小姐如果不明白,我可以……」話音未落,夏夢霜已經站起身來,雙手撐在桌子上,搶先一步開口。
「把我當包養的情人嗎?」
顧逸凡卻還坐在皮質座椅上,泰然自若,只是望向夏夢霜的眼神更加深沉。
「不是情人,是臨時妻子。」
夏夢霜諷刺一笑,直直迎上對面男人的目光。
「呵,顧總您還真是……」話還沒說完,對面男人卻站起身來,同樣雙手撐桌,凌厲面龐一點點靠近。
兩人之間距離驟然拉近,面對男人略帶侵略的目光,夏夢霜微微後撤,將頭偏向一邊。
卻依然能感受到男人微熱灼人的氣息,顧逸凡壓低聲音,低沉開口。
「三個月,呆在我身邊三個月,時間一到,我會把夏氏集團的股份全部轉到你名下。」
夏夢霜瞳孔一震,猛然回頭,柔軟的嘴唇輕輕擦過顧逸凡的臉頰。
兩人皆是一愣,都有些不甚自在,還是顧逸凡輕咳兩聲,打破僵局。
「我會給時間,還請夏小姐好好考慮。」
夏夢霜重新落座,望向顧逸凡的眼神意味不明。
她不明白,顧逸凡分明不愛自己,為什麼非要留自己在身邊?
她琢磨不透,也無心再費神。
將視線移至窗外,她朱唇輕啟:「好,我會考慮,三天後給你答覆。」
……深夜,秦家別墅內。
夏夢霜輾轉反側,在床上翻來覆去。
回想着顧逸凡今天的話,她心情更加煩躁,無論如何都無法入眠。
猶豫良久,她翻開被子,起身下床。
躡手躡腳地走到廚房,打開酒櫃,隨手拿出一瓶紅酒。
轉身看見書房依然亮着燈,她微微一愣,轉身又拿了兩個高腳酒杯走到門前,輕輕敲了敲房門。
「請進。」
房內男音溫柔低沉,夏夢霜推門而入。
「在忙什麼呢?」
聽見聲音,男人慢慢抬頭,看見夏夢霜手中拿着的紅酒。
開口問道:「想喝一杯?」
夏夢霜一身紅色睡袍倚在門邊,微微點頭,笑容恬靜美好。
屋裡開着暖氣,兩人坐在落地窗前,都低頭輕輕搖晃着杯中的紅酒。
屋內一時寂靜,只偶爾聽到外面呼嘯風聲。
良久,夏夢霜深深呼吸,開口道:「致軒,今天顧逸凡來找我了。」
秦致軒一愣,抬頭往向她,手裡的動作堪堪停住。
夏夢霜繼續說道:「他……他讓我在他身邊待三個月,然後……然後就把夏氏集團的股份全部轉到我名下。」
秦致軒直直地望向她,眼底情緒複雜。
夏夢霜不敢直視,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
房內重回寂靜,良久,秦致軒忽然輕笑一聲,釋然開口:「那你呢,你是怎麼想呢?」
夏夢霜抬頭望向窗外,聲音平和地開口:「夏氏是我爸媽的心血,我想拿回來,但不是以這種方式。」
秦致軒心中鬆了一口氣,卻聽夏夢霜接著說道:「但有些事情,我想弄清楚,所以顧家,我是要回的。」
秦致軒一愣,但還是微笑回應:「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幫你。」
第十一章夏夢霜收回視線,柔柔地望向他,心中感動,剛想道謝,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不管是兩年前,還是兩年後,秦致軒都幫了自己太多。
兩人自小相識,相交甚好。
兩年前,夏家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