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里是醫院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讓容煙趕緊進去:「醫生在等你。」
或許是有了經驗,第二次帶着容煙來產檢的時候,祁墨都顯得比上一次靠譜了很多。
上午的檢查和往常一樣,因為胎兒月份大了,擔心輻射危害胎兒健康,常規檢查里不會太常使用太多儀器輔助檢測。
容煙對醫生說了自己最近胸口常常會疼的事請,醫生就馬上安慰容煙:「疼是正常的,這是正常的孕期表現。
如果疼得厲害的話可以試試熱敷或者按摩,飲食上也注意一點,避免生冷和辛辣的食物。」
醫生與容煙溝通的過程中,祁墨的手機仍不斷有電話進來。
他將手機設置成了靜音,站在一旁直到聽完醫生所交代的注意事項,才拿着手機出去接電話。
檢查結束後,容煙本來就知道祁墨是專門拋下工作來陪着她做產檢的,心裏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她肚子里的孩子,畢竟不是他的。
容煙對祁墨說:「要是很忙的話,要不你先去忙,我等司機來接我?」
祁墨看着手機,把手機塞進了口袋裡,解釋着:「不忙。」
容煙看了看他,沒再吭聲,等到上車之後,她才對祁墨說道:「下次就不用你來陪我了,我會叫我媽來和我一起來產檢的。」
「這兩次,謝謝你了。」
其實對於祁墨來說,這點事情不算什麼。
他只要默默地陪着,守在容煙的身邊也是很樂意的。
只是現在看來,容煙好像不太願意祁墨圍在她的身邊。
在容煙的眼裡,自己和祁墨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就連孩子也是江也的,祁墨一直這麼關心容煙,雖然可以認定為因為她現在是孕婦。
她確實需要關心。
是容煙,她覺得很過意不去,也很不自然。
她不知道祁墨做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
即使江也不吃醋,容煙自己其實還是聽介意的。
祁墨開口道:「沒事,我做這些就是看你一個人不安全,才……,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第38章容煙數着日子等江也出差回來,這些天打電話的時候,她一個字也沒提及想他的事。
怕因為自己的這句話就讓江也在工作上分心。
其實在家裡江也不在,容煙是很想他的。
也許是和江也生活在一起久了,漸漸的,她開始習慣自己的身邊有江也陪着。
又或者是因為肚子里這個孩子的原因。
容煙對江也開始產生了一種依賴感。
這種感覺,都沒有在祁墨的身上感覺到過。
晚上容煙被這個大肚子折騰到睡不着,乾脆就起來了。
無聊之際就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江也給自己發了一條消息。
內容是說今天上午就能回來。
容煙看了眼時間,凌晨兩點。
知道這個消息,容煙更加睡不着了。
回家時江也見容煙沒睡,這一個月他想容煙想的緊。
每天只要閑下來,腦子裡想的就全是容煙。
現在見到了,就只是站在門口靜靜的看着容煙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容煙無意中側臉看了一下,就看到了江也站在門口。
四目相對的那一剎那,容煙的眼眶瞬間就紅了。
想要起來迎接他的時候,瞬間就忘記了自己肚子里還有一個這麼大的孩子。
江也馬上就衝到了容煙的面前。
如果不是她肚子里有一個孩子,江也肯定要抱着她好好的親一頓。
江也回來之後,容煙突然就覺得困了。
他說會守在她的身邊,她睜眼的時候第一眼就能看到江也。
他剛回來的第一天,容煙托着大肚子剛從洗手間出來。
就只見江也站在客廳,手機還拿着什麼東西。
容煙問:「阿也?」
江也回頭看向她,走到面前的時候,突然給了容煙一個鑰匙,「這是……幹什麼的?」
他說著:「這個是開二樓那個一直上鎖房間的鑰匙。」
其實容煙該怎麼解釋,其實自己已經進去看過了呢?
容煙嘿嘿的笑着:「阿也。」
「我跟你說一件事情,你可別生氣。」
江也怎麼可能會生容煙的氣,他還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什麼事?」
容煙把鑰匙還給了江也,然後說:「其實那個房間我之前就已經進去看過了。」
也許是裏面的東西是江也的秘密,裏面有着所有暗戀容煙的一些自述。
江也臉都紅了,甚至不敢直視容煙。
不過暗戀的這件事,又不丟人,容煙走上前就親了江也一口。
算是對江也這段暗戀給出了一個很直觀的回應。
江也都愣住了,呆愣愣地聽着容煙柔聲的在說:「我也喜歡你。」
晚上。
江也讓容煙靠在自己的身上,這樣感覺會舒服一些。
這段時間,容煙開始感覺到了肚子里的寶寶在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