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容翊掀開被子翻身下床,直直往外走。
容翊踩下油門,飛速下山,眼底透出一絲痛意。
他都對阿嵐做了什麼……時隔多日,容翊再次將車停在了溫家門口。
他深吸一口氣,也顧不得此刻是半夜,下車敲門。
沒人來開門。
房屋內,漆黑一片,寂靜的讓容翊心底發冷。
他站在門前,拿出手機撥通林紹的電話:「天亮之前,我要知道盛璃的位置。」
林紹一怔,頓時想起警局的那通電話,他正想說,容翊那邊卻掛了電話。
林紹只能匆匆打電話過去問。
這邊,容翊將手中的佛珠取下,放在手裡無意識的盤轉,好像這樣,才能讓自己不安的心平定些許。
他腦袋被龐大混亂的記憶弄的有些脹痛,只能先行回家,等林紹那邊的消息。
這一夜,容翊都沒怎麼合眼,只要一閉上眼,他就想起前世今生,每一分每一秒,悔恨都在啃噬他的心臟。
直到天邊的第一抹曦光照亮他的黑沉的眼,手機終於響了起來。
容翊飛快接起:「有消息了嗎?」
那邊沉寂兩秒,傳來林紹竭力穩住的聲音:「祁總,您來殯儀館一趟吧。」
容翊驟然愣住。
盛璃看着他惶然無措的眼,眼中彷彿有淚落下。
「七天了,容翊,我也該被人發現了。」
清晨的道路車輛寥寥無幾,容翊幾乎將油門踩到了底,沒多久就到了殯儀館。
他大步衝進去,朝等在那裡的林紹說道:「盛璃呢?
她人在哪兒?」
林紹面色沉痛:「祁總,警局那邊比對過DNA了,先前在……發現的屍體,就是溫小姐。」
容翊瞬間赤紅眼眶,渾身散發著強烈的壓迫感。
「你在胡說什麼!
盛璃怎麼會死!」
林紹垂着頭,讓開了身子。
黑棺中,面容有些模糊的女子驟然衝擊着容翊的眼球。
他握緊雙手,牙齒咯咯打顫,整個人彷彿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就在這一刻,盛璃抬起手,看着一點點消散的指尖,她恍然明白了什麼。
「原來,在這個世界,我是因你而存在。」
「可容翊,我不想留下去了。」
當她說出最後一個字時,空中彷彿狂風大作,她透明的身體倏然化為虛無!
第23章這時,容翊仿若感覺到什麼。
他猛然扭頭,一雙猩紅的眼直直看着盛璃消失的地方。
「阿嵐?
是你對不對?
我什麼都想起來了,你別走好不好?」
林紹頓了頓,低聲道:「祁總,請您節哀。」
容翊像是被人點了穴道般定在那裡。
無形的悲傷和痛苦死死掐住他的咽喉,讓他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林紹也不敢催這位太子爺。
從晨光熹微,等到天光大亮,容翊才緩緩轉身。
他看向棺木里的人,眼球上像被扎進了一根針。
「警局那邊,給出的結論是什麼?」
「系死於自殺。」
容翊身子晃了晃,扶住棺木,渾身冰冷。
他的阿嵐,降服過最烈的馬,斬過最兇殘的異族,怎麼會自殺呢?
容翊只覺得手背上一涼,他下意識垂眸,卻發現那水珠,越滴越多。
他意識到什麼,抬手摸了摸臉,滿手濕潤。
一旁的林紹早已驚住。
在他記憶中,容翊幾乎是jsg個沒有情緒的神。
可如今,神下凡塵,有了悲傷和痛苦。
空曠的殯儀館內,容翊站在那裡,淚無聲卻洶湧。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沙啞開口:「派人來將棺木抬回去,以祁家主母的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