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他們所處的安全區內,一輪狩獵下來,好幾個平民在變異潮中逃脫,卻被關押在屠宰場的鐵籠內。

昏暗的房間內,一盞吊燈在上方晃動着。

底下時不時傳來人痛苦的哀嚎。

「饒命啊,花老大,我真沒有騙你們,那女人身上真的有物資!」

阮懷宇在地上滾了幾圈,便已經氣息奄奄,臉上血跡糊了他一臉。

求饒的話,他已經說到嘴巴起繭了,也沒換來施暴者的憐憫。

張翠英夫婦在則在籠子里失聲痛哭着,他們也已經替阮懷宇求饒過了,但那給孩子換來的又一頓毒打。

他們便不敢再吭聲了。

如今整個廢棄工廠都回蕩着他們的哭聲。

「安靜點,你們想咒我們老大死呢?」看守籠子的侍衛不耐煩地將電擊棒撞在牢籠上。

張翠英和阮建樹到底抽搐,仍不忘瘋狂搖頭。

坐在圍坐上的花老大專心抱着懷中的心驚受怕的女人,連個眼神都不願意留給他們。

半晌,那女人依舊是擔驚受怕的模樣讓他煩了,怒抽砍刀將女人脖子抹了,這才滿意鄙夷地看向阮懷宇。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花老大拍着大腿怒罵。

「你還有資格叫我們去蹲守,真是信了你的鬼話!我們都看見了,你姐就根本不能進入那幢別墅!」

花老大把帶血的刀甩到了阮懷宇身邊。

阮懷宇被驚得渾身顫抖。

「那是她騙你們的。」阮懷宇戰戰兢兢,難得聰明了一會,「你們不信,可以明天去看看他們是不是在裏面!」

花老大面色凝重,如暴雨將臨。

他周圍的人也被他的發言給驚住了,前不久攔住阮青青去路的刺青男暗道不妙。

「老大,那對男女真的不好對付,哪裡有人騎着越野來我們這兒。」刺青男道,阮青青當真資源貧瘠,怎還有車?

街道上變異人橫行,車停在馬路兩邊都是報廢的。

那越野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阮青青本人的。

花老大眼睛眯成縫隙,耳朵湊近了他一些,抬手雙指指向阮懷宇:「行,那明天你再和他去看看。若是假的,直接崩了他!」

「都聽老大安排。」刺青男賠笑,隨即,走到阮懷宇身邊拽了起來。

之後花老大又有的手下上來清理女人的屍體,他有所顧慮道:「老大,這女人死了,怕是達不到上頭來人所需要的數目啊。」

花老大不成器地看着他,直接給他來了一腳,讓他滾到地上。

「跟了我那麼久還需要我教你做事嗎?把從變異潮里回來的人都丟進下面堆里,都被咬一遍,不就能找出第二個覺醒者了!」

手下抱頭,顫顫巍巍地蜷縮身子:「但這樣無法和外面的居民交代啊。」

「交代?」花老大似乎是看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他又怒踢手下:「他們大可反抗,有本事就殺上來,看誰給他們提供庇護所!」

花老大的聲音在廢棄的屠宰場里回蕩。

那些剛剛從變異堆里回來的居民顯然是聽見了,立即有人就摔在地上崩潰大哭。

是夜,這間廢棄的屠宰場便再次運轉,哭嚎聲響徹長夜。

角落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