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蔣穎兩邊看了看。
她還不知道昨晚監控的事,只是草草和陸鄴說了聲,抬腿就去追桑璃。
等到兩人都離開以後,李爍拿着牛奶尷尬說道:「盛總我就說,她肯定不會要的——」陸鄴冷厲的眉眼看向他,「那就扔了。」
李爍還沒說完的後半句話立馬咽下去,不敢再多說什麼。
第360章在陸鄴一個上午都在這邊,桑璃直接當作沒有他的存在。
都在討論陸鄴送來的咖啡時,桑璃自顧自的整理着文件。
粗神經如蔣穎終於發現了不對,「你和盛總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有種你倆冷戰他在求和的錯覺啊?」
桑璃頭也不抬,也不想回答蔣穎的話。
蔣穎不在意,她在桑璃旁邊坐下,四下看了看才說道:「你有沒有發現今天少了點什麼?」
桑璃掀起眼皮,蔣穎說,「宋音音啊,你沒發現今天少了她做作的笑聲嗎?」
她搓了搓手臂,「你別說,她今天沒來,我還真有點不習慣。」
桑璃這才反應過來,今天一天還真沒看到宋音音。
不過她也不奇怪,畢竟昨晚的監控都那樣證據確鑿了,她現在估計還在警局配合調查。
只是桑璃沒想到,中午的時候,會突然接到晏書錦的電話,而且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於清文認了,說了之前是受了宋音音的攛掇,跟她合謀給你下藥的,不過他沒有指耿明翔就是了。」
.桑璃腳步一頓,「他怎麼突然承認了?」
「之前就有承認的跡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確切的說。」
晏書錦一直在津南幫她盯着這些事,桑璃說,「他說了宋音音就夠了。」
宋音音做的事不少,真要算起賬來,不是她能兜得住的。
晏書錦也沒問她什麼意思,只是順便和她說了李燕南的消息,「不過李燕南那邊最近也有變化,我把之前在咖啡廳的那些視頻都給她看了,只不過……」「只不過看守所其他人把周國兵在外面還有個兒子的事情告訴她了,她好像很不能接受,精神狀態出了點問題。」
桑璃聽着他的話,心裏竟然泛不起一點波瀾。
李燕南走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她自己選擇的,和旁人沒有一點關係。
只不過,於清文認了宋音音這件事,也算得上好事。
桑璃收拾東西的動作都快了些,蔣穎在邊上看着她,「接誰的電話了,這麼開心呢?」
「朋友的電話。」
桑璃說道:「確實是有件好事。」
一道陰影自前方籠罩下來,陸鄴站在她面前,眼眸幽幽的看着她:「一會和我一起走。」
桑璃動作停了下來:「我說過,在事情處理出結果之前,我和盛總之間最好不要有太多接觸。」
她重複一次,說話的時候,字句清晰,態度堅定。
陸鄴確實皺了眉心,他看着桑璃,忍着自己性子在開口:「上次車禍追尾的事情,結果也出來了。」
車禍追尾。
桑璃抬頭看向陸鄴,他額頭上的傷口已經好了,只是還留着一點淡粉色的痕迹。
李爍正好過來。
他看了看陸鄴又看向桑璃解釋道,「車禍追尾的事情也和宋音音有關係,盛總覺得你也是受害者。
應該一起去看看。」
他話還沒說完,就接收到了陸鄴瞥過來帶着冷意的眼神,李爍正色說道:「而且你也是當事人,理應一起過去的。」
話都這樣說了,而且又和宋音音有關,桑璃就不得不去了。
她點頭同意:「好,我會去的。」
李爍鬆了一口氣,「那等下我們就一起過去。」
「你把地址發給我。」
桑璃頓了下補充道,「顧北在外面等我,我和他一起過去。」
她話音說完的瞬間,周圍的空氣彷彿冷了兩度一樣。
李爍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下意識看向陸鄴。
桑璃也跟着看向他,她輕描淡寫的說道:「這種時候我真的不太想提提醒盛總,做別人的電燈泡,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桑璃和蔣穎出去的時候,陸鄴還在原地沒有動。
蔣穎後知後覺的才反應過來哪裡不對,桑璃也沒什麼隱瞞的,簡單的和她說了關於宋音音的事。
自然,陸鄴幫忙各種護着宋音音的過程也沒隱瞞。
蔣穎聽完,臉上寫滿了欲言又止,最後才無語的說道,「不是,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陸鄴怎麼好意思現在還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跑來你面前晃悠的啊?」
「怪不得你不願意搭理他,這要是我,我也不願意。」
她一臉沉痛的拍了拍桑璃的胳膊,「我覺得你這個都可以去投稿那些什麼奇人奇事的樹洞了,真的。」
蔣穎一路吐槽的和桑璃出去,顧北果然已經在外面等着了。
他最近越來越自然,除了仍舊垮着一張臉以外。
今天他來還知道給蔣穎也帶了一杯果汁,雖然只是普通店面的,但蔣穎也開心的很,衝著桑璃眨眼睛:「還是弟弟會心疼人。」
桑璃轉頭和顧北說,「今天還得麻煩你陪我去一趟警察局。」
他們到警察局的時候,警局外面停着一輛賓利,陸鄴已經到了。
桑璃面無表情的進去,調查結果已經出來,車禍追尾的那個醉漢是宋音音僱人來的。
宋音音原本的目標只是桑璃,幾乎在知道桑璃到滬市的時候,就找了人過來。
那人跟蹤了桑璃好幾天,才判定了桑璃的基本軌跡,只不過因為那段時間桑璃基本每天早上都是坐陸鄴的順風車去的會議廳,加上那人又不認識陸鄴,所以才會誤傷到他。
桑璃翻着那人的筆錄,想到之前被人跟蹤時候的感覺,她還以為是自己神經衰弱。
結果是宋音音。
翻看着筆錄的手慢慢停頓,桑璃將東西還給警察,「你們可以去酒店查查監控,也許能找到我被人跟蹤的實際證據。」
她頓了下補充道,「而且之前我的房門應該是被人動過,可能那會他們想進我的房間。」
她說的淡定,警察也認真記錄著,並且詢問:「還有什麼其他事情嗎?」
桑璃垂目想了想,她緩慢的抬起眼睛,瞳孔里不含着任何情緒的問道,「如果都證據確鑿,宋音音會有什麼後果?」
「故意傷人、侵犯他人**、教唆罪,如果證據確鑿,看情節嚴重與否,會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警察的回答在安靜的辦公室里很清晰,桑璃點點頭,然後抬眼看向自己對面的陸鄴。
第361章無桑璃看向陸鄴,原本想從他眼裡看出來些許什麼情緒來,畢竟警察的話他也聽到了。
然而陸鄴臉上卻並沒有什麼波動,他正好抬眼和桑璃對上,眸光平靜的彷彿和他沒關係一樣。
桑璃唇角微動,她沉默片刻問陸鄴,「你聽到了嗎?」
陸鄴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他黑沉的眼睛短暫的凝視了桑璃片刻:「酒店的問題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桑璃剛剛說酒店的房間被人動了手腳時,語氣帶着她自己都沒發現的遲疑與緊張。
陸鄴盯着她,語氣下沉兩分,「這裡是滬市不是津南,桑璃你連最基本的安全意識都沒有了嗎?」
他語氣里突然的指責,讓桑璃一頓,原本到嗓子里的話都轉了個方向。
直過了會,她才反問陸鄴,「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陸鄴,我覺得你和宋音音之間的關係,應該不用我再提醒你一次吧。」
她說完又低下頭,輕輕的嗤笑一聲,「不過現在,我覺得你應該沒有時間來關心我的事,沒人告訴你嗎,於清文已經指認宋音音了。」
「公理之下,正義不朽。」
桑璃看向陸鄴身後那面牆上貼着的一副宣傳畫,逐字逐句的將上面的話給念了出來。
最後一個字落下,她目光又落在陸鄴身上,眼裡的情緒很淡,但又很明顯,就像在審視他一樣。
桑璃也確實是在打量陸鄴,在津南的時候,陸鄴能無限度的容忍宋音音。
那現在呢?
現在他又還能為了宋音音做到什麼地步呢——她的打量沒有掩飾,李爍看着她,眼裡有過半點擔憂,他遲疑片刻說道,「桑璃,盛總之前是因為……」「李爍。」
陸鄴清冷微沉的嗓音打斷了他的話,他一頓看向陸鄴,終究是沒再開口。
事情都弄清楚了,桑璃在滬市遇到的問題基本都是出自宋音音之手。
顧北站在桑璃身旁,他挺着腰,斜睨了眼陸鄴,然後問道:「還有什麼需要問的嗎,沒有的話我得督促她吃晚飯了。」
「暫時沒有,再做一下筆錄就行,之後應該還會再聯繫你們過來。」
顧北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