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奶奶……」

她哽咽着不敢上前。

奶奶笑的溫柔,半眯着眼睛,胡亂的在圍裙上擦了擦手。

「今天有你最愛吃的豆餅炒油渣,」

桑晚的腦子很亂,她僵硬的走過去抱着奶奶,溫暖的觸感是那麼真實。

奶奶回抱着她:「怎麼了這是?誰欺負我家晚晚了?跟奶奶說!」

她再也控制不止自己的淚水,把頭埋在奶奶頸邊嚎啕大哭。

奶奶死的時候,她沒能陪在奶奶身邊,是她最大的遺憾,如今能再見到奶奶,也算彌補了當年心中的不平。

她陪着奶奶吃了一頓飯,還是記憶中的味道。

晚上要睡覺的時候,她拉着奶奶的手輕聲道:

「奶奶,我要走了。您放心,不管在哪裡,遇到什麼困境,我都會好好的活下去……」

她心裏清楚,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覺,再不走可能再也走不了了!

滿鬢斑白的奶奶抬起手撫摸着她的臉,唇邊的笑意不減。

眼淚模糊了雙眼,下一秒,她又回到了瀾山宗的小房間。

桑晚還是保持着手捧珠子的姿勢,身上的壓迫感已經不見了。

「哼,勉強過關吧!」混元珠里的聲音說道。

話落,桑晚就被拉進了一片雲霧繚繞的空間中。

雲層里有雙金色的眼睛注視着桑晚:「小輩,你現在有兩個選擇:死,或者是接受吾的傳承,日後替吾做一件事情。」

桑晚的嘴角抽了抽,這貨在書中女主那不是滴血認主的嗎?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混元珠的設定也崩了?

這哪是認主?!這語氣分明是讓我認它為主!!

桑晚臉上還掛着淚珠,她擺爛似的往地上一坐,攤了攤手:「你殺了我吧!正好送我去見我奶!」

金烏:……

許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人類,金烏被噎的半天不說話。

桑晚抹掉眼淚,壯着膽子問道:「我是你遇到的第幾個人類?」

金烏還是不吭聲。

她也沒追問,抬頭認真的注視着那雙眼睛道:

「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需要培養一個強大的人,幫助你去完成一件尋常人很難辦到的事情?」

那雙眼睛眨了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好,實際它已經沉睡了幾萬年,桑晚是它醒來後遇到的第一個人類。

隱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人叮囑它,要回什剎海。

桑晚當它默認了,繼續說道:

「也就是說,幫我等於幫你自己。那麼咱們的關係就是合作關係。你這開口就拿死來恐嚇威脅我,讓我怎麼安心幫你?」

金烏愣了愣,好像是這麼個道理,可又覺得哪裡不對勁。

桑晚的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不等它細想,接著說道:

「我自認天賦不錯,就算沒有得到傳承,也能成長到常人不可及的高度。所以你的傳承對我來說可有可無,而我卻要拼了命去幫你完成一件未知的事情,你覺得合理嗎?」

金烏被她說的,心中升起一股愧疚感,眼前的人類天賦確實不錯,萬年難見的混沌聖體。

可嘴上還是強硬的說道:「吾可以把你殺了,重新找一個天賦不錯的傳人。」

桑晚嘆了口氣:「你怎知下一個人會真心幫你,而不是利用你呢?」

金烏嗤笑:「難不成你就會真心幫吾嗎?」

桑晚點點頭:「我會!前提是,咱兩是合作夥伴!是朋友!我不喜歡被威脅!」

金烏鳥的心顫了顫,好像以前也有個人對它說:「我們是朋友,是夥伴!」

它又沉默了,它被限制在這片空間里,沒有自由,身體虛弱的連化形都做不到,根本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再找一個天賦心性都不錯的人,不知又要等多久。

可它堂堂上古神鳥,怎可屈尊跟個人類做朋友呢?

「你待如何?」它問道,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思路被桑晚帶偏了。

桑晚坐在地上坦然的說道:「咱們結契吧!平等契約,這樣方可知悉彼此心意,雖然我現在弱小了些,但以我的天賦,早晚能成長到能幫到你的地步。」

這種契約最大的好處就是:不論哪方都能解除契約,且對雙方的身體都沒有損害。

金烏神鳥沒有猶豫太久就同意了。

桑晚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圖騰,金光一閃而逝,能感覺到自己跟金烏鳥之間多了種聯繫。

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金烏鳥身上霸道炙熱的力量。

受神鳥力量反哺,她的修為節節攀升,築基期七級……九級……九級巔峰……鍊氣一級……二級……

身上的金光不停的閃爍,修為一直攀升到鍊氣期四級巔峰才停下來!

十三歲的鍊氣四級,說出去能嚇死人!

縹緲界近百年里,最快到達的鍊氣期的人,也有二十歲。

桑晚的心怦怦直跳。

只是簽訂個契約,她就就升那麼多級,簡直逆天。

隨着修為等級上升,空間的可見範圍也變大了些,原本只能看到腳下的東西,現在能見度擴散到二十米左右。

桑晚還是看不清金烏鳥的樣貌,它藏在雲層里,雙目染上了疲意。

「我叫桑晚,你叫什麼?」

「吾……忘了。」

「那我叫你小金好不好?」

「又是這個破名字!」金烏脫口而出,說完它自己也愣了,又?可一細想,腦袋又疼的慌。

它不再勉強自己去回憶過去的事情,對着桑晚說道:

「吾要沉睡一段時間,若是你能找到純粹的火屬性結晶,吾便能早點醒過來。

這個空間一月,等於外面一天,你可自行在裏面修鍊。

傳承之事,等吾蘇醒以後再說吧!」

說完,便消失在了雲層里。

空間里濃郁的靈氣,幾乎要化作了實質,根本不用刻意吸收,光是在空間里呆了一會,她就感覺自己又要晉陞了。

她的心念一動,從空間回到了房間。

晉陞太快根基不穩也不是好事,築基期和鍊氣期完全是兩個概念,她現在要做的是鞏固修為。

混元珠化作紅光飛進了她的眉心,她的額間多了顆硃砂痣,讓原本的傾城之姿多了絲妖異的魅惑感。

另一邊,林芷安回到房間,臉色陰沉。

她氣急敗壞的質問系統:

「那個賤丫頭身上根本沒有混元珠,劇情根本不一樣!現在混元珠不見了,要我怎麼提升修為?怎麼在宗門大比碾壓全場?

唯一能改善我靈根的熾炎晶石還在桑家人手上!你要我怎麼辦?」

系統:「劇情出錯的原因還在核查中,現在唯一不可控的因素就是女配桑晚。主機已經下達指令,讓你在宗門大比上將她抹殺,踩着她揚名各大宗門,這也是主線劇情之一。」

林芷安煩躁的來回踱步:「我要面對的不光是她,還有各大宗門的天驕,就我現在的修為,你覺得可能嗎?」

系統機械的聲音似能蠱惑人心:「提升修為的方法並非只有依靠混元珠,你是天命女主,自然有不同的待遇。只要你想,你就能擁有無上的修為。」

林芷安的心臟漏了半拍:「我是天命女主……我……該怎麼做?」

「去找一個劇情以外的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