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桑怏第二天又在公司看見宋音音的時候,她正在被人為難。
宋音音也看見了她,但又很快收回視線,有點躲閃的意思。
桑怏腳步一頓,直接進了總裁辦公室。
只是她沒想到,不過中午,秘書處的麗薩被辭退的消息就傳了出來。
麗薩就是早上為難宋音音的那個管理。
而下午的時候,桑怏就在總裁辦公室看見了宋音音。
她怯生生的站在那,滿臉的稚嫩,低聲介紹自己:「桑怏姐,盛總讓我來總裁辦公室報道。」
陸渚說的沒錯,她確實很乖。
桑怏指尖文件翻動,上挑的眼尾抬起,即使她坐着,那股壓迫感也不小。
她聲音沒什麼語氣:「陸渚讓你做什麼?」
宋音音更緊張,「他說讓我跟在你身邊,能學到東西。」
桑怏將文件合上,淡淡嗯了聲,隨後指了個工位,「你去那。」
總裁辦公室的秘書和其他的秘書不一樣,加上桑怏總共也才三個人。
現在多了個宋音音,只剩下最偏的位置給她。
宋音音臉上明顯僵了下,但又很快調整好情緒。
桑怏見她欲言又止,問:「還有事?」
宋音音咬着唇,搖搖頭,「沒有,謝謝桑怏姐。」
桑怏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一會,突然開口:「你和陸渚到哪一步了?」
宋音音像被人抓住尾巴似的,緩緩睜大眼睛,惶恐的看着她,不安解釋。
「我和盛總只是上下級,盛總是個很好的老闆,桑怏姐,你不要誤會。」
凌華的人都知道,桑怏不僅僅是陸渚的秘書。
私底下有不少人都在猜測桑怏什麼時候才能正式上位,成為凌華的董老闆娘。
桑怏神情依舊沒變化,她看着宋音音說:「別緊張,只是想提醒一下你,陸渚的新鮮感不會超過一個月。」
宋音音咬着唇,眼眶突然就蔓了紅,看着像受驚的兔子似的,楚楚可憐。
桑怏眉心微蹙,正想開口,就聽見後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隨後,男人冷清的嗓音傳來,「宋音音。」
桑怏抬頭,看見陸渚過來,他長身玉立,舉手投足之間帶着令人難以忽略的貴氣。
宋音音吸了吸鼻子,沒抬頭,聲音很悶:「盛總。」
陸渚一頓,隨即垂下眼眸細細打量着她,宋音音始終低着頭,躲開他的視線。
陸渚沒什麼耐心,眉頭緊了下,語氣沉了幾分:「抬頭。」
桑怏就坐在旁邊,淡定從容的看着宋音音欲拒還迎的抬起頭,露出那雙紅彤彤,一看就受了委屈的眼睛。
陸渚眯了下眼,隨後掃向旁邊的桑怏,屈指扣了下桌面,嗓音微冷,「解釋一下?」
桑怏面不改色,她抬眼看向宋音音,也問:「解釋一下?」
宋音音眼眶更紅了。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拉了下陸渚的衣角,「不是的盛總,我是隱形眼鏡有點不舒服,和桑怏姐沒關係。」
桑怏視線落在宋音音拉着陸渚衣角的手上。陸渚向來不喜歡旁人碰他。
宋音音似乎也發現了不太合適,立馬鬆了手,桑怏也就把視線收回來。
她拿起桌上的一張請柬,淡聲道:「昊然集團董事長兒子的成人禮,地點在……」
話沒說完,被陸渚打斷,「你自己去就行。」
他轉身往自己的專屬辦公區過去,還順便將宋音音一起帶走。
桑怏低頭將請柬收好,還能聽見陸渚極寡淡的嗓音:「不用怕她。」
桑怏沒覺得自己有什麼可怕的,不過麗薩的事情她得去問一下。
麗薩是秘書處的副處長,辦事能力很強,卻突然被辭退。
只不過。
她看着巨大的玻璃格擋裏面,宋音音紅着臉站在陸渚面前的模樣,決定還是再找時間更好。
宋音音在陸渚辦公室待了一個多小時才出來。
出來後紅着臉和桑怏打了聲招呼就回了自己工位。
她是實習生,按理說沒資格進總裁辦公室。
但現在被陸渚帶了進來,桑怏也只能給她安排工作。
宋音音看着桑怏遞過來的一份全英文合同,臉色有些尷尬,沒接。
桑怏的音色冷淡,給人很疏離的感覺,她問:「不會?」
宋音音咬着嘴唇,一張俏臉瞬間漲紅,和之前的羞澀不一樣,這次明顯是尷尬。
她喏喏道,「我英語不太好。」
桑怏瞭然,又抽了份報表給她,「Excel會嗎?把報表做出來。」
宋音音更尷尬,聲音也如蚊蠅,「謝謝桑怏姐。」
桑怏拿着請柬去找陸渚的時候,他正在和人進行視頻會議,抬手示意她等着。
桑怏就在一旁站着,她目光停留在陸渚電腦旁邊的一隻布偶小兔子上。
做工粗糙,看着有些舊,一看就是小姑娘的。
和周圍冷色調的布置,實在格格不入。
陸渚結束會議,抬眼問她,「什麼事?」
桑怏回神,將手裡的請柬遞過去,「昊然集團和我們有合作,面子還是應該做足。」
陸渚掃了眼那張燙金的信封,清俊英挺的面容上浮現出一抹不悅。
桑怏還要再勸,陸渚就忽地看向她,淡淡開口,「我讓宋音音跟着你,不高興了?」
桑怏神色不動,「沒什麼不高興的。」
「那就好。」陸渚說著,隨手抽出一張黑卡遞給她,「昊然那邊,你去,禮物看着準備。」
「那你呢?」
陸渚說:「我有事。」
桑怏接過銀行卡離開,剛跨出去一步,就被陸渚叫住。
他毫無顧忌的盯着她,「宋音音不一樣,別動她。」
桑怏聽得出來這是在警告。
只是陸渚口中的不一樣,到底有多不一樣,桑怏在傍晚就見識到了。
她要去參加昊然集團的宴會,已經到半路,才發現手機忘記拿,只能又回來拿手機。
結果剛走進總裁辦公室的區域,就聽見女孩子嬌俏的笑聲。
總裁秘書的辦公區,宋音音挨着陸渚坐着。
陸渚手搭在鍵盤上,有一下沒一下的點擊着。
桑怏站的遠,但空間安靜,所以她清楚的聽見宋音音有些抱怨的撒嬌聲:「我是不是太笨了,桑怏姐已經給我最簡單的工作,我還做不好,還要連累你和我一起加班。」
陸渚敲着鍵盤的手一頓,漫不經心的回答:「怕什麼,她以前比你還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