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韶華流光里,俯首皆是你第九章 再遇鍾傾語在線免費閱讀

韶華流光里,俯首皆是你第十章 帶我離開在線免費閱讀

上次沈予初的事她們沒有完成所託,學姐也沒有賺到那筆巨款,可學姐還是給她放了個10天的長假,因為學姐要去自駕穿越羅布泊。

這些年學姐一直都是這樣,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去各種地方旅行,專挑那些極具挑戰性的活動。

秦妙清一邊收拾行李,一邊還在勸陳若男跟她一起去這次的旅行。

「若男,跟我一起去吧,我這車上就我一人,你不怕我出事嗎?」

「不要,我暈車。再說,你不是跟一隊人一同行動的嗎?」

「他們哪能跟你比啊,有你在我才有安全感啊。」

秦妙清上手親昵的挽着陳若男,一副諂媚的笑容。

「你上過山下過海,跳過傘,玩過極限,甚至還參加過拉力賽,你會沒有安全感?」

「那我畢竟也是弱女子嘛。」

「你確實是個弱女子,上次跟你一起去自駕的時候,你那速度和甩尾差點讓我把膽汁都吐出來了,大姐,求求你,行行好,這次先放過我,我真心不想跟您一起自駕了。」

秦妙清嘟着嘴,「好吧,這次先放過你,下次我準備去爬山,你不能再拒絕我了哦。青春沒有售價,你不要一天這麼老氣橫秋的,要快樂。聽說現在的男大學生都喜歡爬山,我們也去開開眼,萬一能有看對眼的呢?」

秦妙清拋來一記媚眼,陳若男直接一記白眼還回去。

「說得這麼洒脫,到時候有人來搭訕,躲得比誰都快。」

學姐這個人就是這樣,嘴皮子輕浮得很,可要讓她真有什麼具體行動,她比誰都慫。

秦妙清努努嘴,不滿的說:「哼,一點也不可愛,戳我肺管子。好了,不跟你嘮了,我得走了,他們還等着我匯合呢。」

「注意安全,別逞能。」

秦妙清回以微笑,每次她出門的時候若男都會說讓她休息安全,別逞能,這恐怕是這個世界上唯一還把她放在心上,真正關心她的人了吧。

她的父母只會疾言厲色的吼她,出去浪了就別回來了。而他,不管她做什麼,他永遠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可以前他對她明明不是這樣的。

秦妙清把行李放上車,跟陳若男揮手告別之後,就開車離開了。

陳若男拿起手機給秦妙清發去一條微信,「每晚必須給我報平安,再晚我都等着。」然後就是一個愛你的表情包。

當著學姐的面,陳若男還真說不出口這些,可是對學姐不只是愛,更多的是感激。

那時候她一個人從鄉下逃來帝都上大學,學費是助學貸款,生活費則是自己打工掙的。

那時候學姐可能是覺得她可憐吧,主動跟她談話,吃飯這些都會叫上她。每次買衣服都會說她買小了,然後就送給她,她不收她就扔了。

陳若男知道學姐雖然家庭條件好,為人闊氣,但她從來不是個會浪費的人,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才這樣說的。

剛開始她還會拒絕,覺得自己領了別人的情,總會拿人手短。

可不管她如何拒絕,學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對自己好,後來慢慢的她就不再抗拒,默默的接受了學姐的好意。她本就孑然一身,身上也沒什麼可以圖的。

後來因為鍾傾語的事,學姐就開始躲着自己,畢業幾年,她們都沒有再聯繫。

她們再次相遇時,學姐本還想躲着自己,是她主動攔住了學姐的去路,把話說開了,然後學姐就邀請她跟她一起做這個工作室。

陳若男很慶幸,當時再相遇時,她主動的拉住了學姐離開的手,鍾傾語的事本就跟任何人無關,是她自己選擇的,她不怪任何人。

「叮」陳若男收到學姐的回信,「給你的假期好好安排,不要天天都關在家裡,每日出門發照片給我打卡。」

陳若男滿臉笑意的收起手機,不愧是學姐,這麼了解她。

……

陳若男在家裡窩了三天後,被學姐打電話罵了,「陳若男,我不是讓你出門嗎?」

「我有出門啊。」陳若男有些心虛,越說越小聲。

「陳~若~男」

陳若男趕緊把手機遠離自己的耳朵,學姐這獅吼功,還是一如既往的中氣十足。

「再撒謊我就回來揍你喲,你看看你給我發的圖片,我都見過幾十次了,每次都是那幾張,就不能換個其他圖片騙我嗎?」

陳若男嘟囔道:「那你都知道我不會出門了,還要我發照片給你,這不是逼着我騙你嗎?」

「好啊,陳若男,你現在是學會渣男的那一套說辭了?不好好檢討一下自己,還怪起我來了?我是為了誰?啊!我這麼用心良苦是為了誰?你一天天待在家裡,難道能等到入室搶劫的愛情?關都把你關自閉了,你都快跟這個社會脫軌了。」

「學姐,我也從來沒有跟這個社會接上軌啊,這社會變化快,跟不上實在跟不上。」

「別跟我東拉西扯的,今天你必須出門。我有一個包到了,你幫我去取。」

「能不能不去?」陳若男祈求奇蹟降臨,誰懂宅女的心情啊。

「不能,一會兒地址發你,你把包拿回你家,等我回來來取。我跟銷售自己說好了,取了包之後她會給我信息的,你休想等着我快回去的時候再出門取。」

陳若男只好不情不願的準備出門,坐着她最愛的公交慢悠悠的晃到了學姐發的地址附近。

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陳若男慢步走向商場,這個商場她還算熟悉,以前跟學姐來過幾次,學姐說她喜歡這裡的櫃姐,所以她需要的東西基本都在這邊購買。

等陳若男取好包後,主動發了一張圖片給學姐求表揚。

剛走到大門發現雨下的更大了,看看手裡的包,陳若男只好選擇站在門口等雨下一點了再出發,畢竟這些奢侈品的包包實在是精貴,

「若男。」

陳若男把沉浸在看雨的目光收回來妄想叫住她的男子。

「鍾學長。」

正面相遇,躲無處躲,還不如直面他,免得自己扭扭捏捏的,倒讓鍾傾語產生她還對他還舊情難忘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