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這是郊區的一個高端農場會所,很快就有工作人員往黎小鴨的方向走過來。
她快速瞄了一眼榮真真,見她往亭子里走後,馬上從后座拿來帽子,又快速將裙子換成一條褲子。
等工作人員來了後,她果斷下車,將泊車鑰匙扔到那人的手上。
工作人員看她的車子還有衣着不凡,馬上意識肯定不是一般人,客客氣氣地幫她泊車,還專門叫人帶着黎小鴨進入會所。
她走在小路上,從包里拿出粉餅,通過裏面的小鏡子,看到進入亭子里的榮真真一臉氣呼呼地躺在竹椅上。
而她面前還坐着一個一身黑衣的男人,他正坐在小椅子上閒情逸緻地釣魚,臉色平靜,那雙眼睛讓黎小鴨覺得尤為熟悉。
只可惜角度有限,她走得越來越慢,直到工作人員提醒她腳下有階梯時,黎小鴨才收回眼神。
進了會所後,她以溫實正的名義開了一間包房,是在半露天的二樓露台上,從這個角度看去,能清楚地看到榮真真那邊的情況。
因為隔着一段距離,兩人說什麼話都聽不見,只看到榮真真好像在發脾氣,搖晃着椅子後又猛地起身,圍着男人轉了幾圈後,果斷甩手離開亭子。
男人不緊不慢地放下魚竿,然後摘下帽子跟在榮真真的身後。
而他摘下帽子的那一刻,黎小鴨忽然看清了他的臉!!!
這不就是薄律銘嗎?!
果然如她所料!
黎小鴨倏然抓緊了杯子,馬上別開目光,思緒一下子混亂起來。
她深吸一口氣,慢慢捋清腦子裡的思路。
聿熙一直沒有找到薄律銘的行蹤,原來是他早有準備隱藏了蹤跡,和自己想的那樣,榮真真與薄律銘聯手了。
難怪她那麼自信能幫到盛玉霄,也那麼快速地找到自己開條件。
想必心裏早就按捺不住,那個文件泄露的事情一定是兩人商議好,然後榮真真再藉此機會來要挾自己,而薄律銘也能對盛玉霄下手。
一舉兩得的事情,他們一定合作很愉快。
黎小鴨壓下帽檐,掏出手機的時候,身後忽然隱隱傳來榮真真熟悉的聲音。
她情緒激動地低吼着。
「薄叔!
剛剛我和你說的那些你難道沒有聽明白嗎?
黎小鴨就是故意來氣我的,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也不想和盛玉霄離婚。」
「我真搞不懂,聿熙為什麼遲遲不和她離婚,明明結婚三年都彼此厭惡,甚至連面都不怎麼見,我和他從小認識,那麼多年的感情難道還比不過那個女人?」
榮真真心裏的怒意無處發泄,好不容易身邊有個能說話的人,急不可待地一股腦吐槽起來。
薄律銘只是輕笑着,用長輩的口吻安慰她:「這種事情急不來,真真,你去找她之前應該提前和我說的。」
他臉色微緊,帶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陰冷。
榮真真張了張口,還是選擇示弱:「抱歉,薄叔,是我不好,衝動了。」
薄律銘倒也沒和她計較那麼多:「下次注意就好,這次她既然不肯離開,那就隨便,反正薄家在聿熙手上的氣數也過不了太久了。」
聞言,榮真真有些擔心,訕訕道:「薄叔,你答應過我,不傷聿熙的,我們只要將他從那個位置上拉下來,讓薄氏不安寧不就好了嗎?
等那場大火後,我就暗自帶走聿熙,剩下的交給你,我再也不插手。」
薄律銘拿着杯子把玩,一來溫和地凝視榮真真:「恩,叔叔答應你的肯定不會忘。
只不過……你既然要帶走聿熙,以後就別讓他再回來,我的話你明白嗎?」
榮真真的目光立刻浮出陰冷之意,一如寒冰:「我當然明白。」
這一次,她要折斷盛玉霄的翅膀,讓他沒有辦法再離開自己,更沒有辦法回來與某人團聚。
而不小心聽到這些的黎小鴨,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她微微睜大眼睛,在帽檐之下,冷若冰霜。
他們竟然是在打盛玉霄的主意,不僅想把他從高位上拉下來,還要永遠地帶走他。
盛玉霄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清楚,要想帶走他肯定不是什麼難事。
除非……是奪走他反抗的能力。
想到這,黎小鴨的手驟然收緊,手背上的青筋漸起,恨不得現在就去將榮真真教訓一番。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把他們的計劃告訴盛玉霄,至少把薄律銘的蹤跡透露,這樣他才能提前有警惕。
黎小鴨豎著耳朵,雖然一直沒有轉身,但薄律銘和榮真真的聲音還是漸漸變小了。
難道是已經離開?
她小心翼翼地轉身,看到身後已經沒有任何人影后,才起身環顧四周。
這才見到榮真真和薄律銘已經走到了另外一條長廊上。
她從身後的出口下樓,一邊朝自己的車走,一邊掏出手機想詢問盛玉霄的現在在哪。
今晚她要好好和盛玉霄說一下這些事情。
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打給盛玉霄的電話還沒有通,她便率先收到了周瑞的來電。
她滑動接聽,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周瑞急急忙忙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