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了施暴現場。
「你個臭娘們,跟着不三不四的人出來做什麼生意,給老子惹了一身騷,鬼知道你身上染沒染什麼臟病!」
「臭婊子,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躲到哪兒去,我不打斷你的腿就不是個男人。」
尖叫聲、哭喊聲不絕於耳。
「我今日若不將這王八蛋打上一頓,接下來一年都睡不着。」
蘇江月握緊拳頭,眼看要上去幹上一架。
我和晚棠按住了她。
「你看。」
那被打的女子此時正被一個大娘護在懷裡,而那施暴的男人已經被按在了地上,幫忙的都是女人,有扛着鋤頭的嬸子,有賣菜的阿婆,有塗著胭脂水粉的小姑娘,她們都站在男人的面前,惡狠狠地瞪着他。
「我呸,丑得跟坨年糞一般還嫌棄自己媳婦,你最好是瞪大眼睛,到地上找找臉。」
男人被堵在路邊,接受一輪又一輪的語言攻擊,最後他癱坐在地上,弱小且無助。
晚棠輕嗤一聲,「這就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真好,女子互助的火種已經點燃,我正看着它熊熊燃燒,迸發出強大而熱烈的光。
17當下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情,便是武器與國防。
我最近總是夢見參謀長,拿着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
他嘴裏總是嘟囔着。
「他媽的我們怎麼就沒有大炮。」
尊嚴在刀鋒之上,若無國防,等待我們的還是被侵略的命運。
我實在是睡不好,叫來江月和晚棠。
「我叫**,我想重新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本來打算這輩子都不跟你們說的。」
……「我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地方,我曾經在前線打過仗,在家裡綉過女工,受過三從四德的規訓,接受過科學與文明的洗禮。
但是我的國家破碎不堪,搖搖欲墜,所以我扔了帕子就干起了革命。」
「當時的我們太落後了,剛開始,總是要死很多人,我們沒有武器,全都靠搶。」
「我們打了很多年,犧牲了數以萬計的人,才換來勝利。」
「你們說,這武器,重要不?」……她們一直沉默不語。
「**同志,你別說那麼多,直接告訴我們要做什麼就行了,我們信你。」
「我們不管你是從哪來的,只知道你對我們很好,很好。」
三人相視而笑,這般信任,我**何其有幸。
當初留學回來的參謀長天天逼着我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