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毆致死。
再次睜眼,我回到審判日那天。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部電影,主人公在進入時間循環成功復仇後才回歸正常。
所以我猜自己也進入了時間循環。
想到這,我睜開了眼。
李泰光,循環懲罰即將開始,你準備好接受懲罰了嗎?
我暗中跟蹤李泰光整整一周,查到他名下有四家酒吧的信息。
通過面試後,我成功進入他去得最頻繁的一家酒吧當服務員。
「待會兒都機靈點,要是讓裡頭的人有一絲不爽,扒掉你們一層皮都不是問題。」
我端着酒隨領班走進去。
伴隨着嬉笑吵鬧吆喝聲,一陣刺鼻難聞的味兒撲鼻而來。
從我進來開始,李泰光的視線就鎖定在我身上。
我保持淡定將一瓶瓶酒擺放在桌上後,準備起身退到一旁等吩咐時,他叫住了我。
「站住。」
我垂着腦袋停在原地。
李泰光一步步走到我面前,他微微地弓下身子,伸手抬起我的下巴,「姜如煙,你還是不肯放棄嗎,你說你拿什麼跟我斗呢?
不知量力的傢伙。」
「既然你主動送到我面前,那麼今晚就別想回去。」
「死在我床上可好?」
他的手勁加大了幾分,目光炙熱慾念,露出惡劣的笑,強行將我扯到他身前。
「陪你一晚,能放過我嗎?」
「那得看你的本事。」
我如願坐上他的車來到酒店。
坐在床上等他時,我摸了下兜里的匕首。
只要殺了他一切就結束了。
「去洗吧。」
李泰光穿着浴袍從衛生間出來後朝客廳走去。
我放輕腳步一步步接近他。
李泰光似有感應般猛然轉身,伸手掐住我的脖子重重的抵在牆壁上。
他嘴角勾起一抹怪異的微笑,「不想活了?
居然敢偷襲我,看來你今天非死在我床上不可。」
我恨恨地看着他,足尖頂住牆壁用膝蓋狠狠地攻擊他的腹部。
趁他痛得鬆手不備之時,我扯住他的胳膊過肩重重地往地上一摔,手臂死死地絞住他的脖子。
李泰光漲紅了臉,腳不斷在空中撲騰,口不擇言的威脅道:「殺啊,有種你就下手啊!
該死的,我要弄死你這個臭爛貨!」
聽着這一聲聲的辱罵,妹妹那張布滿血痕的臉忽然間浮現在眼前,我毫不猶豫舉起匕首迅速刺向他的心臟。
李泰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瞬間沒氣了。
刀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