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小說里,梁雙雙是在他們離婚後才遇見的。
可現在為什麼會提前出現?
沈青禾半天才回過神,她直接走上前。
見了她,徐清彥眸色微詫:「你怎麼來了?」
沈青禾抿了抿唇,走到病床邊,正好站在兩人中間才開口:「聽到你受傷了,我當然要過來看看。」
徐清彥淡淡回答:「我沒事,養幾天就能回家。」
夫妻倆正說著話,這時,一旁的梁雙雙卻插話道:「這位是徐少校的夫人嗎?」
她聲音乖巧溫軟,光是站着那兒就仿若自帶『嬌妻』光環。
沈青禾看了她一眼,還沒說話,徐清彥就開口道:「這是梁雙雙,臨城人,護士出身,家中就她一個了,組織見她無處可去,就安排她過來當軍護,以後就是我們的同志了。」
原本的小說里,梁雙雙是自己考上的軍護,而現在竟直接被安排了!
沈青禾心中一緊,還是按捺下情緒,客氣道:「梁護士,多謝你照顧我丈夫。」
梁雙雙臉色微白,隨即笑着離去。
之後幾日。
徐清彥便在醫院養傷,沈青禾每天下班後就來醫院照顧他。
這天。
沈青禾準備去醫院時,政委叫住了她。
「飛行員選拔定在一周後的首都,這是你的准考證。」
「謝謝政委。」
沈青禾欣喜地接過准考證收好。
政委又遞來用布袋裝着的新鮮毛桃:「這是我家裡送來的早熟桃,我記得之前沈同志你說你們家那口子愛吃,特地給你們拿了點。」
早熟桃顏色青紅,酸甜可口,是徐清彥愛吃的。
沈青禾眼中一亮,沒推辭,收下了。
等到了醫院。
沈青禾還未進門便聽見愉悅的交談聲。
是梁雙雙在給徐清彥換藥。
兩人不知在聊什麼,竟十分投機。
沈青禾的腳卻像是被釘住在門口,一步也邁不動。
這似乎是她認識徐清彥以來,第一次見他有這樣輕鬆愉悅的表情……
悵然出神間,梁雙雙看見了她,立即笑着打招呼。「青禾姐,你來啦?」
沈青禾猛然回神。
她走進病房,緩了緩情緒才將提着的早熟桃放在病床柜上道:「這段時間真是麻煩梁護士了。」
「應該的!」
梁雙雙笑着看了眼徐清彥:「當時要不是徐少校替我擋住了掉下來的木板,我現在恐怕命都沒了。」
這話一出,沈青禾又是一愣。
這麼多天,她才知道原來徐清彥身上的傷是這麼來的。
梁雙雙又道:「不打擾你們,我先去忙了。」
沈青禾下意識從袋中拿桃出來遞給梁雙雙。
「多謝梁護士,拿幾個桃回去嘗嘗吧!」
可梁雙雙神色一僵,望着桃子臉色漲紅。
就在沈青禾疑惑之際,卻聽徐清彥突然開口解釋:「梁同志對桃子過敏,吃不得。」
「……原來如此。」
沈青禾一怔,收回了桃子,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澀感縈繞心尖,讓她笑容都險些維繫不住。
只能喃喃道:「真是……不好意思。」
很快,梁雙雙推着醫療車走了。
病房裡只剩兩人。
氣氛好似也一瞬變得死寂。
徐清彥的神情亦恢復成一貫的冷漠,剛剛與梁雙雙談笑風生的模樣不復存在。
在她面前,他似乎總是無話可說。
沈青禾深呼吸一口,才強行將所有的情緒壓在心底。
就在這時,徐清彥突然遞過來一塊花生酥。
「梁護士買來的,味道還不錯,你嘗嘗。」
沈青禾動作倏地僵住。
她看着那塊花生酥,心像是被針狠狠扎了一下,耳中嗡鳴一片。
好半天。
她才從喉嚨里擠出話來——
「你記得她不能吃桃子,卻記不住你結婚三年的老婆不能吃花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