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攝政王府,王妃院。
桌上飯菜已不再冒熱氣。
沈傾顏看向丫鬟春桃:「你說,今晚王爺會來嗎?」
春桃欲言又止:「王妃,再等等吧……王爺會來的。」
沈傾顏便沒再說話。
今日是十五,按照規矩,陸墨塵必須要與她這個正妻一同用膳。
可自從半年前,他將那揚州瘦馬林雪舞找回來後,便已近兩月未來過她的院子了。
想着,沈傾顏又咳嗽起來。
屋外傳來腳步聲。
沈傾顏一抬眼,就見陸墨塵身着一身龍紋蟒袍大步走進。
沈傾顏恍然起身行禮:「王爺。」
陸墨塵負手看着她蒼白的臉色,微微皺眉。
「病了?」
他在關心自己?
沈傾顏心裏一顫,但下一刻,陸墨塵嗓音凌然。
「雪舞身體孱弱,你病着,別去她跟前,若是連累了她犯病,本王定不輕饒!」
翻江倒海的苦澀湧上沈傾顏心口。
她閉了閉眼,卻是又拱手一禮,緩緩道:「王爺,前兩日大夫過府,診出我已有不治之症,時日無多。」
聞言,陸墨塵眉峰一挑。
沈傾顏垂着頭,聲音已然沙啞:「我祖父已致仕,但求王爺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莫在打壓我的姐夫何侍郎。」
她儘可能有尊嚴的說著自己的死,想要求眼前人高抬貴手。
耳畔卻突然傳入一聲冷笑。
「你編造一個將死的理由,以為本王就會放過你們沈家?」
沈傾顏渾身一顫。
她抬眼,看清了陸墨塵臉上的涼薄:「你別忘了,當年若不是你祖父以勢壓人,逼迫雪舞離開京城,本王根本不會娶你,現在這般,是沈家人應得的報應!」
沈傾顏再也忍不住,眼眶驟然滾燙。
她和陸墨塵從小指腹為婚,四年前,陸墨塵卻為了林雪舞當眾對先帝提出解除婚約!
堂堂丞相府二小姐竟抵不上一個青樓女子!沈傾顏一時淪為京城笑柄。
她祖父沈老丞相震怒之下,親自出面讓林雪舞離開京城,並上奏逼陸墨塵履行婚約。
誰也沒想到,他們成婚第二年,先帝便駕崩,陸墨塵攝政後便開始大肆打壓沈家……
陸墨塵看着沈傾顏強忍眼淚的模樣,心裏的厭煩更甚。
「你莫忘了,你現在是陸沈氏,別再讓本王看見你為了沈家忙前忙後的噁心模樣!」
話落,他徑直轉身就走。
沈傾顏如同被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整個人都好似沒了溫度。
滿室死寂。一陣穿堂風過,沈傾顏猛地咳嗽起來。
「夫人……」春桃急忙上前,卻是悚然一驚。
只見那捂嘴的錦帕上,竟是血跡斑斑……
半月後,端午。
沈傾顏回到沈家,往昔門生無數的府邸早已門前冷落。
沈傾顏看着破敗的門匾,鼻尖發酸,這時,她身後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傾顏,怎麼在門口不進去?」
「姐姐。」
沈傾顏轉身,匆忙掩去眸間悲意。
爹娘早逝,是大姐沈清央將她一手帶大,兩人感情深厚。
沈清央牽過她往裡走,溫聲道:「怎麼瘦了這麼多?」
沈傾顏喉間一哽,隨即扯開笑顏:「許是天氣太熱,沒什麼胃口。」
沈清央攥着她的手緊了緊,到底沒說什麼。
沈老爺子見兩人回來自然歡喜,三人坐在一起吃了團圓飯。
但席間,沈傾顏卻瞥見沈清央手腕上有幾處淤痕。
她心裏一沉。
等沈老爺子去休息了,她才拉着沈清央問:「姐姐,姐夫是不是又對你動手了?」
沈清央沉默片刻,才道:「你放心,如今我懷孕了,不會有事的。」
沈傾顏心裏一震,猛然看向沈清央的小腹。
沈清央反握住她的手,聲音輕柔而堅韌:「傾顏,我如今只求祖父安度晚年,攝政王那裡……你若受不住,就回家,姐姐拼了命也會護住你的。」
「姐……」沈傾顏聽着她溫柔的話語,眼眶止不住的發燙。
她如兒時一般靠上沈清央的肩頭,依戀的蹭了蹭。
傍晚時分,沈傾顏才回了攝政王府。
途徑花園,卻見花叢中,陸墨塵正為林雪舞的髮髻簪茉莉。
沈傾顏怔愣一瞬,終是邁步朝陸墨塵走了過去。
見她過來,陸墨塵笑意頓無,冷聲道:「有事?」
沈傾顏胸腔彷彿破開一個洞,寒風過境,疼痛難當。
可她退後半步,迎着陸墨塵冰冷的眼神跪下去,額頭重重磕在地面。
「求攝政王網開一面,放過我姐夫,沈傾顏願付出任何代價!」
半晌,陸墨塵淡漠嗓音落入她耳中:「是嗎?哪怕本王要你自貶為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