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到了醫院沈霆修緊緊拽着她的手腕,冷聲提醒道:「待會見了純雅,你不準說任何話氣她。」
  「我什麼都不會說,你想讓我向她道歉,做夢!」
  「你必須向她道歉!」
沈霆修的腳步更快,「要不然我不會善罷甘休。」
  「你要怎樣?
殺了我嗎?」
  沈霆修停下腳步,一把將她按在走廊的牆上,「純雅都自殺了,你還想怎麼樣?
非得逼着她去死嗎?
她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你還偏偏要污衊她,你於心何忍?」
  「那你呢?
你這樣對你的妻子於心何忍?
我還穿着睡衣,你就把我拽出來跟周純雅道歉,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別人怎麼看我?」
  「那你們為什麼要逼她自殺!
侮辱她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這一刻,如果她真的死了,你良心能過得去嗎?」
  「如果她真死了,我就把命賠給她!」
雲若錦瞪大了雙眼,眸中含着滾燙的熱淚,「這樣你滿意了嗎?
沈總。」
  男人捏着她肩膀的手越來越用力,他幾乎咬牙切齒,「雲若錦,我真的一點都不了解你,你為什麼要這樣?
你明明親口說受夠了我們的婚姻,既然這樣,純雅對你有什麼威脅?
你為什麼要這麼惡毒?
現在又理直氣壯地說要把命賠給她!
你告訴我,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這十年來,你一直都在裝模作樣是嗎?」
  「……」  雲若錦抬起發紅的眸子盯着沈霆修的視線,彷彿從這個男人眼中看到對她的失望。
  可失望的,何止他一個,她也很失望。
  什麼惡毒,裝模作樣,這些字眼有一天居然從他嘴裏說出來,而且是對她說的。
  他們之間十年,到頭來她只落得個惡毒和裝模作樣。
  見雲若錦回答不出來,沈霆修便認定了是這樣。
  雲若錦被他拉着到了病房門口。
  「待會進去好好跟她說話。」
  「沈霆修,我就問你一句,你要不要聽我解釋為什麼中午我會潑她水。」
  「還能因為什麼?
你妒忌她,所以和我媽一起欺負她,純雅傻傻的跑過去跟我媽吃飯,怎麼會想到你也在!」
  聽到他篤定的話,雲若錦突然沒有了解釋的慾望了,還能說什麼呢?
  她跟他解釋又能怎樣,如果他不相信,她解釋了也沒用,如果他相信了,那一開始他為什麼不相信她,還這樣的對待她?
  作為夫妻,他們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挽回又有什麼意義呢!
第90章護著兒媳  周純雅這一次自殺,招數庸俗,可是卻很有用,的確刺激到了沈霆修,真是厲害。
  能夠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也算是個狠人。
  沈霆修緊抓着她的手腕,要將她往病房拽,可雲若錦站在原地就是不走。
  「你站在這幹什麼?
進去!」
  「沈霆修,要麼你殺了我,否則我絕對不會跟她道歉,你死了這條心!」
  「殺了你?」
沈霆修被她氣的不行,「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殺了你,你這是在跟我死扛到底嗎?」
  「沒錯,我很想看看,你到底能為了周純雅做到什麼地步!」
  「霆修,是你嗎?
你在外面嗎?」
周純雅好像聽到了他的聲音!
  沈霆修幾乎要將雲若錦的手臂抓紅,「進去。」
  「我不去,就算你把我拖進去,打碎我的牙齒,我也不會跟她道歉,小心我把她氣死。」
  她倔犟的要命。
  沈霆修猩紅的目光幾乎要噴出火來,「雲若錦,你別逼我出手對付你,我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你不好過!」
  「是嗎?
說來我聽聽,你有什麼好方法讓你老婆不好過。」
一道冰冷又充滿威嚴的女人聲音傳來。
  兩個人轉過頭,看到韓熙嫿踩着高跟鞋,**地走了過來,腳步極快,氣勢洶湧。
  她來到雲若錦身邊,抓住她的手臂,一把將她拉到身後,擋在了她面前,揚起頭面向沈霆修,「沈大總裁好威風呀,為了一個小三威脅你老婆,真是了不起!」
  沈霆修臉色格外難看,「她不是小三。」
  「那誰是小三?
你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