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也沒有什麼…」蔣正猶豫了一會兒,就猶豫的那麼一會兒。
那兩個打架的人就已經分出了勝負。
沈漾還挺給面子的,沒把人揍的那麼慘,只是把人打倒在地上就完事了。
勝負很明顯。
蔣正一直都在觀察着沈漾,測試出來桑瑞的最大力量之後才不耐煩的一腳將人踹倒。
毫無懸念。
或許是因為留着他還有用,沒有把人打殘,他當年可是修養了好一段時間的。
汪郵急了,「到底什麼意思啊?」
他現在還敢問蔣正,實在是不敢問九爺的。
他跟九爺也沒有那麼熟,能說上話就很不錯了。
光是那麼隨意的站着都難以讓人忽視。
「浪費時間。」
清冷的嗓音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非要我以這種方式證明我的實力,真是麻煩。」
她不爽的扭頭。
連帶着看桑瑞的眼神都充滿了敵意。
有誰能比她傲氣啊,她那嘴巴都要翹上天了吧。
「繼續下去,這橫城的事情就不用解決了,橫城裏面手握槍械的百姓可不少,時間浪費在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面。」
沈漾抬眸重新拉了一下帽子,又緊緊的扣在腦袋上,看向蔣正:「電腦呢。」
蔣正手邊早就提了一個淡綠色的背包,是沈漾之前寄給他的,讓他行動的時候隨身帶着以防萬一。
他怕影響自已的形象沒有背着,一直都放在了車上。
「服氣了,就開始幹活。」
她冷硬的聲音只那群新兵的耳中尤為的刺耳。
新兵蛋子最是氣血昂揚。
看到自已的營長被一個小姑娘踩在頭上耀武揚威,心裏就不高興。
第252章按我說的做,我會保護好你「我跟你拼了。」
帶着濃濃口音的新兵,一句話吼出來都表情都扭曲。
從坦克裏面剛鑽出來一顆腦袋,下一秒就被一個石頭給砸中。
「哎呦,誰砸我。」
那說方言的新兵又把頭縮回去了,不敢露頭。
連帶着他的豪言壯志一起消失了。
「出息!」
其餘的人紛紛低罵。
桑瑞一手上下拋着小石頭,一邊看向他的那些新兵蛋子,「沒聽到人姑娘說話嗎,還不快動起來,都沒吃飯啊!」
一分鐘後一個個站的齊整的新兵隊伍就站在了沈漾的面前,挺直腰背,高昂着腦袋,小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沈漾。
「儘管吩咐吧。」
桑瑞把大權直接交給沈漾,一個人優哉游哉的抱着雙臂靠在坦克邊上,時不時的揉了揉受傷的部位。
看向沈漾的時候臉上帶着笑意,但那笑意很快就降了下去,眼神嚴肅的耷攏着腦袋,有一種失落感縈繞在他的周身。
在那群新兵看不到的地方。
沈漾正雙手捧着電腦,沉默的把視線從桑瑞身上移動到那群新兵身上。
她可沒有時間去教這群新兵如何在這場戰役中存活,帶着新兵執行這樣的任務本來就是不合理的。
他們現在可能還沒有覺得橫城到底有多危險。
一個底下的實驗室都謹慎到外人一進入就爆炸的地步,橫城內部人都有很強的凝聚力,聯繫不上外面雖然不是寸步難行。
不熟悉橫城地勢就是瓮中捉鱉的打法。
「我們的位置很快就會被暴露,還不知道橫城有多少僱傭兵在。」
沈漾把電腦放在車頭,指尖快速的操作着上面的信息。
「僱傭兵?」
桑瑞臉色一變,從原來的位置上移開,三兩步走到沈漾的身旁。
「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眉目緊張,一臉的懵逼。
剛才在外面看到的全都是百姓,他還以為這一次任務就是簡單的營救任務,就是這些百姓迂腐了點。
看到拿槍的那一刻雖然緊張了起來,但那些槍都是霰彈槍,也不是特別先進,就沒有多加在意。
這會兒一聽到僱傭兵三個字就淡定不起來了。
「不知道還敢貿然闖進來?」
沈漾沒有抬頭,眼神專註着自已手上的東西,偶爾能回答桑瑞的問題。
大抵是因為不能夠專心,心情煩躁的很,說話的語氣也加重了點。
能夠聽出來語氣中的不耐煩和不屑。
「這些僱傭兵在這裡很久了,應該是偷偷入境的,橫城就把人藏在一家酒店裏面。」
賀景洲忽然開口。
直接吸引了桑瑞的目光。
「我們這兩天在橫城發現這群傭兵好像都在為橫城辦事,是一種共存的關係。」
「橫城提供庇護所,畢竟z洲的法律和軍事實力算上等,國外的傢伙不會輕易和z洲開打,這就給了那些僱傭兵一個安全的港灣。」
「而這些傭兵能在這裡生活的條件大抵就是淪為免費的苦力,或者說是專用的橫城傭兵,橫城不僅走私大量的藥瓶,還進行一些研究。」
「橫城本就是景區,以旅遊業圈住不少的遊客,戒備森嚴,一旦他們做的事情被人發現,就會用這些遊客的性命威脅警方束手就擒。」
「這一次為什麼會發生爆炸還不清楚。」
賀景洲眸色未動。
一直盯着前方,完全對着桑瑞說話。
奇怪的樣子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他的眼神出了問題。
簡單的幾句話就已經能讓桑瑞知道這裡的危險。
只要幹掉他們這些附近的軍隊和警隊,就能夠有充足的時間讓橫城內部重要人物逃亡。
「按照時間推算,你們最早發求救信號的時候就是第一次爆炸左右,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是臨祈的警隊吧。」
桑瑞下巴一抬,示意着站在沈漾身邊一身正氣的蔣正。
「是,我們早就發現了橫城的問題,但一直沒有把柄,這一次也是等姜小姐潛入橫城拿到證據之後我們一起攻進去,橫城和我們最近查的案子有關,只是沒有想到會發生爆炸。」
他也沒有想到事態會這樣發展。
他甚至都擔心沈漾出什麼危險。
而聽了一嘴的沈漾本人,抿唇不語,心裏卻不斷排腹着。
她自然是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發展,如果不是鷹眼忽然的一通電話也和橫城有關,她才不會動靜弄這麼大呢。
別看現在蔣正什麼都不說,看到那顆腦袋開始,他就已經懷疑這件事有沒有旁的組織介入了。
按照蔣正對她身份的了解程度,扒開她江陵身份的時間不久了。
在那之前,她得趕緊回江陵才是。
桑瑞還想繼續說什麼,忽然感覺到地面一陣震動。
「有車來了。」
話音剛落。
一個新兵着急的走到桑瑞的面前,瞪大一雙小眼睛,「營長,營長!」
「有車沖我們的方向來了,還有五分鐘到達我們所處的位置。」
「車是裝甲車,車上的人都是外國人,還紋着紋身,像是國外的僱傭兵。」
新兵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這一次完全是害怕的不知所措。
越說越到後面語氣都緊張了起來。
「來了好幾輛車,好多的人,好像在搜尋我們的位置。」
蔣正也有些站不住腳,眼神打量着沈漾,她不但不緊張,還挺氣定神閑的。
「來人,給我建立防線,今天一定要拿下整個橫城,我們就靠姜小姐給我們找救援了!」
說完,不少人拿着槍的警察瞬間找着自已的掩體,把自已藏好。
「不用,所有人上車!」
沈漾彎着唇角,「短暫的恢復了對講機的通訊,雖然只能橫城內部使用,但也夠了。」
她說完就近拉開駕駛位的車門,將自已的電腦放在一邊,又快速的拽過賀景洲,把他安排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等會按我說的做,我會保護好你。」
沈漾俯下身子給他系著安全帶。
賀景洲緊張的點點頭,微弱的呼吸撲在沈漾的脖頸上。
第253章開戰她脖頸間落下的細軟髮絲時不時的撩撥着賀景洲的薄唇。
他有些癢,抿了抿唇,就算上戰場,失去了光明,那張俊俏的臉還是和往常一樣。
不食人間煙火的公子哥。
謫仙般的人物,無論穿什麼都讓人感覺到他的顏值魅力。
靠那麼近沈漾才能看清楚賀景洲的五官。
雖然也有直視他五官的時候,但感覺只有現在才能肆無忌憚的打量。
上了車已經坐穩的蔣正和汪郵低着腦袋都不去看那場面。
一個大男人的靠女人吃飯,看不起,連繫安全帶都不自已動手,怎麼不撞死你。
蔣正越想越氣。
好好的一個姑娘為什麼要想不開去找自已的死對頭。
啊!
就因為長的好看嗎?
姜小姐那樣的人物是看臉的人嗎?
完全不是好吧,人家事業心別說多厲害,談戀愛?
搞笑!
不可能會談戀愛的。
一想到這裡蔣正傲氣的眼神里又恢復了點柔和,高昂着頭努力的把自已安定在這車裡。
汪郵有些不敢置信,「我去開車吧。」
他剛打算解開胸前的安全帶,就被一雙粗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