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劉建紅是個愛玩的性子,但也害怕被壞人盯上,只能跟着她一起憋在學校里。
這天,申雲煙吃完飯正準備去閱覽室,身後突然傳來賀時桉的聲音。
轉身看去,一身軍裝的賀時桉正朝自己走來。
申雲煙愣住,心裏頓時就不舒服了。
可賀時桉明明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為什麼她莫名會覺得膈應?
秉着禮貌,她還是打了招呼:「周政委,您怎麼來這兒了?」
語氣里的疏離讓賀時桉心頭微緊,但還是平靜掩去:「路過,想到你在這兒念書,就過來看看。」
頓了頓,忽然從口袋拿出支鋼筆:「這個是派克鋼筆,你應該用得到。」
看着那黑亮的鋼筆,申雲煙一下沒反應過來。
不是路過進來看看嗎?
怎麼突然送起東西來了?
她又是一通拒絕:「無功不受祿,何況周政委救我的事,我還沒報答呢,怎麼好意思再受您的東西啊。」
兩人說話間,已經有不少的同學看過來了,那些眼神讓她很不舒服。
見申雲煙拒絕,賀時桉皺起眉:「倩溪,我……」話還沒說完,眼前女孩的視線突然穿過自己,目光也亮了些。
賀時桉還沒反應,申雲煙就越過自己,朝身後跑去。
轉過身,才發現申雲煙正在跑向溫沐澤……第29章「溫隊長,你什麼時候來的?」
申雲煙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像他們三個人從那天起就總能撞在一塊。
可看到溫沐澤,她眼中卻是自己都沒發覺得欣喜。
溫沐澤看了眼不遠處目露不甘又痛心的賀時桉,才將視線落在申雲煙身上:「剛來,有兩件事找你,你現在有時間跟我去趟公安局嗎?」
申雲煙點點頭:「有的。」
說完,好像又想起什麼似的,轉頭朝賀時桉揮揮手:「周政委,我要跟溫隊長去公安局一趟。」
賀時桉一噎,又一次看着申雲煙跟溫沐澤離開。
而這一幕,跟那晚的夢竟然那樣相似。
他捏緊了拳,突然有些無力。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更靠近申雲煙,讓他更無措的是,申雲煙似乎也很不樂意自己的靠近……出了校門,申雲煙坐上了溫沐澤開來的桑塔納,一路往公安局去了。
「兇手已經抓到了。」
聽見溫沐澤這麼說,申雲煙愣了一下,不覺替他高興起來:「那太好了,你們案子可以結了。」
頓了頓,又皺起眉:「不過,他怎麼能那麼狠心,殺了五個女孩……」「心理扭曲。」
溫沐澤並沒有過多解釋,他怕申雲煙會認為是她自己的善意導致吳興國犯罪的,所以只能選擇一個比較合理的理由。
畢竟善良沒有錯。
把申雲煙帶到公安局,讓她指認了一次後,溫沐澤才讓人對吳興國進行最後的審訊。
簽完確認書,申雲煙忍不住問:「溫隊長,你不是說有兩件事嗎?
還有件事是什麼?」
溫沐澤少有的僵了一下,掃了圈同事們看戲似的目光,轉身走了出去:「出去說。」
申雲煙眼底划過抹疑惑,但還是跟了上去。
直到兩人走到走廊拐角,溫沐澤才開口:「我想請你暫時假裝我對象,去見見我媽。」
聽到這話,申雲煙瞪大了眼:「假裝你對象?」
她耳尖不由紅了些,局促地絞着衣角:「可……」「我知道這個忙的確有些唐突,但我實在需要你的幫助。」
溫沐澤握拳擋住嘴,輕咳了兩聲,也不自在地偏過頭。
要不是母親每天催,他也不會拉下臉讓申雲煙假裝自己對象去騙她。
畢竟局裡沒什麼女同事,有也是成了家的。
面對溫沐澤這番話,申雲煙咬了咬唇,輕輕嗯了一聲:「那……什麼時候去?」
溫沐澤微微一怔,沒想到她答應的這麼快。
察覺到對方詫異的目光,申雲煙緋紅着臉解釋:「我不是還欠着溫隊長一頓飯嗎,這個就當還那頓飯的情吧……」聞言,溫沐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