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透兄弟的異姓兄長撿到的孩子在線免費閱讀

時透兄弟的異姓兄長變故,離別在線免費閱讀

金色的日光在太陽之前先一步撒滿了大地,隨後太陽緩慢從東方升起驅散了昨夜大雨留下的濕氣。

鎮子里,賣燒鵝的大叔打開店門站定,好似在等什麼人,面色十分嚴肅。

不一會,遠處緩步走來一位背着一大摞木頭的少年。

街上的零星幾個路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向少年看去,無他,少年實在是太好看了。

一頭奇異的霧紫色長發被高高束在腦後,幾縷髮絲俏皮的吹落在那雙柔和的淺藍色眼睛前,隨着少年的走動一蹦一蹦的,哪怕穿着最簡單的白上衣和玄色褲子,也絲毫不能損少年的美貌。

大叔一看見悠太三木嚴肅的表情瞬間變得平和:「呦呦,悠太小子你終於來了,昨天下雨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那樣我們的鎮民今天就吃不到美味的燒鵝了。」

大叔大聲的絮絮叨叨,悠太三木靦腆的笑笑,一雙杏眼彎彎的:「怎麼會呢,為了鎮民們能吃上美味的燒鵝,說什麼我都會來的,這是今天的柴火,您看看吧。」

說著,悠太三木放下了背在背上柴火。

大叔停止了絮叨,輕咳一聲重新變回嚴肅臉,認認真真的檢查起地上的柴火。

檢查完畢,大叔滿意的點點頭,從口袋裡數出錢放在悠太三木的手上,悠太三木開心的把錢收好:「十分感謝您的惠顧!」

大叔也爽朗的大笑起來:「哈哈哈,悠太小子不用謝,明天的木柴也拜託了!」

悠太笑着點點頭,背起地上的背架同大叔告別。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升起了,小鎮也漸漸恢復了活力。

早在悠太三木出現的那一刻,不少女孩子就出來了,大膽一點的會站在門外看,靦腆一些的就把窗戶或門打開一條縫偷偷看。

木匠家的早乙女由依也是其中之一。

早乙女由依羨慕的看着那些大膽的女孩向悠太打招呼,心中流下了羨慕的淚水,可惡,人家也好想和悠太先生打招呼啊!

而被惦記的悠太毫無察覺,他正在一位阿婆的小攤前挑選編手鏈的繩子,「阿婆,一共多少錢?」

聽着悠太三木清亮如山泉的聲音,早乙女由依陷入花痴模式,那一刻,她連他倆孩子叫什麼都想好了。

買好東西,悠太結束了自己每天的小鎮之旅。

早乙女由依看着悠太三木遠去的背影,做賊似的打開屋門,狗狗祟祟的四下張望一番。

確定悠太三木是真的走遠了後,急急忙忙跑去斜對面的佐藤惠子家,把門敲得砰砰響。

佐藤惠子打開門,見是自己的小姐妹來了,高高興興的讓人進來。

早乙女由依握着惠子的手,滿臉張紅嬌羞的問:「怎麼樣?悠太先生接受我的香包了嗎?」

早乙女由依是個很靦腆的女生,他一直愛慕悠太三木卻不好意思開口,於是在小姐妹佐藤惠子的慫恿下做了一個香包,托惠子送給悠太三木。

惠子是個性格豪爽的女孩,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小姐妹的請求,不過。

佐藤惠子無奈的搖搖頭:「不好意思啊由依,我給悠太先生了,但他沒收,我也沒辦法了。」

聞言,早乙女由依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石化在原地,隨即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啊,為什麼悠太先生會拒絕人家啊,是人家長得不好看嗎!嗚哇哇!」

看着蹲在地上為還沒開始就結束的愛情方聲大哭的由依,惠子真是哭笑不得。

最終,在惠子不懈的安慰和承諾帶由依去吃那家超級美味的燒鵝後,由依終於停止了哭泣。

不過由依還是抽抽搭搭的抱怨:「真是的,要是當初撿到悠太先生的是我就好了,這樣悠太先生就是我的童養夫了。可惡,為什麼撿到悠太先生的不是我!」

這話聽的惠子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那個長相精緻漂亮的悠太三木是住在山上的樵夫時透一家撿到的這件事,在這個不大的小鎮不是個秘密。

畢竟,突然出現一個如此精緻的美少年怎能不讓小鎮里的人好奇。

更何況悠太三木可是一個非常好看的男孩子,一下子就把小鎮上女孩子們的目光吸引住了。

看看那帶笑的杏眼,薄薄的紅唇,高挺秀氣的鼻子,奇異又耀眼的發色和美麗的眼睛,哪有女孩子能不心動呢?更別說對方那好到爆炸的性格,簡直就是夢中情人啊!

就連一些婦人都無法拒絕悠太三木。

此時,被女孩子們惦記的悠太三木此時正慢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準確來說是收留他的那戶好心人的家。

走在山林間呼吸着清新的空氣,悠太三木感覺靈魂都得到了升華,啊,果然清新的空氣最讓人舒服了。

「悠太哥哥,你回來啦!」,一個小炮彈撞進了悠太三木懷裡,雖然及時穩住身體不至於讓兩人摔倒在地,但悠太三木還是感覺眼前一黑,剛剛被升華的靈魂好像馬上就要升天了。

時透無一郎一點也不知道他差點把他的悠太哥哥撞飛升天,此時正抱着悠太開心的蹭來蹭去。

悠太默默咽下自己的靈魂,笑着摸摸懷裡毛絨絨的小腦袋,還沒說話,另一個和無一郎長相簡直一模一樣的小孩冒了出來。

有一郎看到悠太三木眼睛瞬間變得亮晶晶的,雖然也很想衝上去抱抱,但作為無一郎的哥哥,自己要矜持一些。

有一郎乖乖的向悠太問好,但眼神里卻透露出「要抱抱」,悠太笑笑不說話,只是朝有一郎伸出手,有一郎眼前一亮撲進悠太懷裡。

三個孩子就這麼一路鬧着回了家。

「啊呀,悠太回來啦。」聽到時透夫人溫柔的聲音,無一郎和有一郎瞬間撲了上去:「媽媽!」

「時透夫人,我回來了,這是今天的木柴錢。」時透夫人接過錢,伸手替悠太理理有些亂的衣襟。

「謝謝悠太為我們分擔啦。」悠太連忙擺手:「不不不,是我要謝謝你們收留我,不然我現在估計早就流血過多死了吧。」

「唉,悠太哥哥,別再提以前的是啦。」無一郎滿臉不贊同的看着悠太三木,有一郎也附和道:「對呀,我們早就把悠太哥哥當自家人了。」

悠太愣了愣,接着爽朗的大笑起來,抱起叉着腰氣呼呼看着他的無一郎:「好,不提過去,我在鎮子上買了彩繩,給你們一人做一條漂亮的髮帶怎麼樣?」

「好,我要藍色的!」無一郎高興極了,有一郎也開心的蹦躂起來說出自己想要的顏色。

看着孩子們相處的畫面,剛回來的時透先生打心眼裡的高興,當初只是看這個精緻的少年渾身血的躺在山谷里於心不忍,沒想到會給家裡帶來如此大的變化。

「老公,你回來了,今天一切順利嗎?」時透夫人見自己丈夫回來了,欣喜的上前。

「嗯,我回來了,」看着坐在屋檐下的三個孩子,時透先生眼睛都笑彎了:「看來孩子們相處的很好啊。」

時透夫人依偎在丈夫的懷裡,看着爭論那個顏色更好看的無一郎和有一郎,悠太無奈的笑着勸架,不禁露出了笑意。

「是啊,多好啊,真希望一直這麼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