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敢質問。
慌忙找到鑰匙打開成古調手上的枷鎖。
「東西。」
成古調活動了一下手腕,朝樂離笙伸出了一隻手。
「影令可不是誰都該有的吧?」
樂離笙遞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令牌,兩面皆是一個暗紅色的巨大「影」字。
成古調玩味地笑了笑。
並未回答卻是直接朝着門口走去。
不過在走到門口時卻是突然站住。
「不許對嫌犯上刑?
倒不像是樂尚書之子該做的事。
實在有趣!」
隨即其便頭也不回的直接離去。
「刑長,此人是何人啊!」
審卒奇怪地看着成古調離開的方向。
同時也慶幸自己並未來得及對其上刑。
此人顯然不是一般人。
不過卻不知為何一直聲稱自己是個叫花子。
可惜的是樂離笙也是並未回答他的問題。
「帶我去案發現場看看。」
樂離笙對跟在一旁的巡卒隊長說道。
······清遠城老街。
幾名帶刀的官兵在一旁封鎖着現場。
除了屍首已經被處理外倒也基本保持原貌。
「驗屍的結果如何?」
樂離笙詢問身旁的隨從。
「脖頸處切口極其整齊,大概率是江湖高手所為。」
「受害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