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許久未見你可好

第10章一別後會再有期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侯,五公主突然出聲:

  「王公子,住手!」

  柳如煙,王公子以及護衛等人,他們都看着五公主,王公子認出了東方竭,他拱手陪笑道:「不知皇子殿下與公主殿下駕到,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自己不過是想要一個禁寵,怎的竟驚動了皇子殿下。

  東方竭沒有看他,只是冷笑一聲:「既知是我,還不速速離去?!」

  在這位王公子面前,東方竭擺起了作為皇子殿下的架子。

  五公主盯着王公子沒好氣道:「王公子,還不離去?等着我們送你嗎?」五公主最討厭的人就是這種無惡不作,惡貫滿盈的富家公子了。

  柳如煙聽到這個皇子和公主正在教訓這個王公子,她笑了起來。

  小桃也是一臉茫然的看着自家小姐和對面的兩位殿下。

  等等,柳如煙突然感覺這位皇子好像在哪裡見過,可是又想不起來?

  王公子沒好氣的瞪了柳如煙一眼,接着沒好氣的吩咐下人:「還不快走!!」

  自己是不能違背皇子殿下的意思的!

  說完一行人就狼狽的離去了,眾人見沒什麼戲可看也都離去了。

  孤女看着柳如煙以及東方竭他們,無限感激道:「謝謝眾位救命之恩,小女子不限感激。」她說完起了身,盈盈行了一禮。

  五公主看着這位孤女,示意她起來,微笑道:「我買下你了。」

  五公主向來慈悲,恰好又見他孤苦無依,甚是可憐,一時起了憐憫之心。

  孤女淚流不止,又是一次下跪:「謝謝公主!」

  東方竭看着這些畫面,深思了一會兒,當即出聲道:「此舉不妥,應該叫這位孤女跟我回府!

  柳如煙一開始看到這位帥哥的時候就目不轉晴的盯着他看聽到他說出這句話,忍不住拱手道:「兄台,敢問是柳原因?」

  東方竭淡淡道「此女來歷不明,不可將其帶入宮中。」

  說完他打量着身前的柳如煙,這感覺似乎似曾相識?他看了半會兒,又把目光投向她身後的丫鬟小桃,原來是她們!

  月余前他們在此結識,那時候的她也是女扮男裝。

  到今日,已有月余未見了。

  凌晨的時候他的探子打聽到了消息,說看到了兩位女扮男裝的小姐出門了,他知道一定是她!

  東方竭淡淡的看了孤女一眼,從懷中掏出令牌,朝孤女丟去:「這是本王的令牌,去本王府中領些銀子吧!」

  孤女接過令牌,感恩戴德道:「謝謝皇子殿下。」說完起身整理一下裙擺,緩緩的離去了。

  柳如煙剛想說話,小桃在身後拉了拉她的袖子,小桃在自家小姐耳邊說「這位就是小姐你的意中人…」

  柳如煙一臉驚訝,他就是自己的意中人想。不到他的意中人竟然是個皇子,想着想着她突然想到了前幾天做的一個夢,那個男主角不就是他嗎?

  這麼說的話他也是她的故人?她要怎麼做才能不穿幫呢?

  東方竭難得很和氣地說道:「許久未見,近來可好?」

  柳如煙直視着他,心裏卻在想怎麼回答,想了一會兒才道:「我近來還好,公子,我們見過?!?!」

  對於一個不太熟悉的人,她的表情自然有些不自然,說話自然也有些猶豫,怕不小心說漏了嘴,讓他看出了破綻。

  東方竭心裏無味俱全,她竟然忘記了自己?一向驕傲的他怎麼能允許別人不把他放在眼裡?:「你不記得我了嗎?「

  」三哥,你們是舊相識?「五公主在一邊聽的雲里霧裡的,忍不住在一旁插話道。

  「是,我們認識。」東方竭側頭對五公主說,接着又看向柳如煙,希望他能給一個回答。

  柳如煙想到了最好的回答,她對着東方竭尷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失憶了,將以前的一些事情都忘記了。」

  「原來如此!」東方竭頓時領悟了,笑了幾聲,,便沒有再多言了。

  「我們去客棧坐坐吧「」五公主受不了了,烈日炎炎,真是好熱啊!她擦了擦流汗的額頭,對着旁邊的三哥說道。

  「好!」柳如煙滿臉笑容地答應了,她正愁沒錢吃飯呢!

  東方竭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柳如煙看向小桃,小桃很快明白過來「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奴婢絕無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