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一朵乾枯的黑色花瓣,要是不仔細看,就像是灰塵紙屑般毫不起眼。
  舒淺月用手帕包了手指,小心地捏起那片乾枯花瓣,湊近鼻端輕嗅,果真是那股淡淡的幽香。
  「南宮曜,你找人查一下,這裡的香料都是由誰負責管理的。」
  南宮曜叫了庫房管事來詢問。
  很快,一名瘦削的太監被帶到了面前。
  「這些香料是你負責保管的?」
舒淺月將沉水香匣丟在那小太監的面前。
  她目不轉睛地盯着他。
  小太監眼神閃躲。
  「是……是奴才。」
  舒淺月緊接着道:「那你可知道,皇上中了劇毒,就是來自於這些香料!」
  「撲通!」
  小太監渾身一抖,直接跪下了。
  「穆王妃明察,奴才絕對不敢幹這種事情。」
  舒淺月冷笑一聲。
  「是嗎?
有沒有干過,以後再說。
來人,把他帶走!」
  兩名侍衛立刻進來,將小太監的雙臂反鎖在背後。
  小太監嘴唇哆嗦,想要解釋什麼,可到了嘴邊又不知道想起什麼,終於什麼也沒說,被侍衛押了下去。
  到了偏殿,小太監被捆成了粽子,眼神恐懼地看向二人。
  南宮曜皺了下眉。
  「你覺得是他下的毒?」
  他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舒淺月看着那小太監。
  小太監已經放棄了希望,他垂頭喪氣,一雙眼睛黯淡無光,既不求饒也不解釋。
  「不是他,他只是一個替死鬼罷了。」
  舒淺月說道。
  南宮曜挑起眉梢。
  「那你還把他帶回來審問?」
  「不過是做個樣子罷了。」
  舒淺月想了想又道:「你留在這裡,我再回庫房查看一下。
這一小片幽冥花瓣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我不想打草驚蛇。」
  南宮曜點點頭。
  宮裡人多口雜,確實是要處處小心才是。
  舒淺月又返了回去,看守庫房的一看到是她,立馬麻溜地開了庫房的大門,還一臉巴結討好的笑。
  誰敢得罪穆王妃?!
  舒淺月指着那一大堆香料,正色道:「勞煩各位將這些香料全都檢查一遍,看看有無異樣,此事和皇上中毒有關,各位慎重!」
第1312章愛花之人  一聽與皇上中毒之事有關,所有人立馬支愣了起來。
  這種事情,一個弄不好就是殺頭之罪,伴君如伴虎,他們早就揣摩透徹。
  舒淺月將那片黑色小花瓣取了出來,記他們輪流記下了樣子之後,又收了起來。
  「若是有這種東西的香料,全都挑選出來另行放置。」
  她留意到其中有一人看到小花瓣時,面露異色,只是稍縱即逝。
  舒淺月不動聲色地記住了那個面色有異的太監,安排了人留在此處看守,便又趕回了偏殿。
  「你叫什麼名字?」
  她溫言問那被綁成粽子一樣的小太監。
  一邊說,一邊解開了他的綁縛。
  本來是人生一片灰暗的小太監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遲疑抬頭,正看到舒淺月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宛如陽光般,照亮了他的眼。
  「穆、穆王妃……」  他神情一片茫然。
  更能讓舒淺月看得出來,他其實就是一個尚還稚嫩的孩子罷了。
  「嚇壞了吧?」
  舒淺月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將小太監從地上拉了起來,按着他坐在椅子上,又讓人送了香茶和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