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蘿薄謹言》 第3章

《司蘿薄謹言》 第1章

薄謹言眉頭一蹙,愛人?J?正疑惑間,卻聽助理道:「巧了,薄總您的英文名不就是叫Jason嗎?也是J開頭。」眉頭舒展,薄謹言隨即緩緩舉牌——「五百萬!」…《司蘿薄謹言》第3章免費試讀回到家後。司蘿第一件事,便是將本就不怎麼吃的抗抑鬱葯鎖進了柜子。之後幾日,薄謹言大抵是忙着陪沈嫣然,再也沒來找過她。這日。朋友方柔突然來訪,踏入畫室,方柔便嘖了一聲。「身價上千萬,畫室卻開在這麼簡陋的路邊,也就只有你做得出來了。」司蘿笑了下,不以為然:「你今天過來有什麼事?」「你那幅油畫『熾瑰』獲獎了,來給你送獎金。」因為司蘿太低調,所以方柔還兼職她的經紀人。「是嗎?」司蘿收下獎金,連數字都沒看,隨意收了起來。方柔卻打開大賽官方網站,念着其中熱度最高的評論:「『熾瑰』那紫色玫瑰花叢開得過於瑰麗,像要死掉一般熱烈……」司蘿默默聽着,方柔卻突然轉移話題:「薄謹言白月光回來了,你還不和他分開嗎?」司蘿一怔,下意識撫摸了一下腹部才開口:「馬上就會結束了。」方柔一皺眉,還是沒再多問朋友私事。又說:「有個拍賣會想要你的畫來做拍品。」「什麼拍賣會?」司蘿有些疑惑。方柔緩緩開口:「是……關於心臟疾病方面的慈善拍賣會。」提到這個,司蘿神色微僵,眼眸低垂。半晌,她的畫筆才重新動。「可以。」……慈善拍賣會,二層包廂。薄謹言興緻缺缺地舉了一次牌,因為他曾經是心臟病患者,所以每年都會參與幾次這種類型的拍賣會。但接着,主持人聲音突然興奮起來。「接下來,是剛獲得華美獎金獎的畫家LJ的最新畫作!起拍價五十萬!」話音落地,幕布揭開,畫映入眾人眼帘。是雨幕中撐傘男人的背影圖。薄謹言目光凝在畫上,一時怔住。一旁的助理有些訝異地低聲說:「薄總,畫里的人背影看着好像你。」薄謹言不發一言,眸色漸深。不是像,這個背影就是他。他認得出來,這是司蘿去年在家裡畫的一幅畫。他從不在意司蘿的事業,還以為司蘿不過就是個普通畫家,沒想到原來還挺出名。助理飛快和主辦方溝通後彙報:「聽說這個LJ,之前是不同意捐畫的,但後來聽說是關於心臟病的慈善拍賣,才改變主意。」聞言,薄謹言心臟莫名一緊,不覺捂着心臟手術處,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情緒從他心間升起。片刻,他盯着畫框上畫家簽名的LJ兩個字母,突然問:「為什麼她叫LJ?」「好像是她和她愛人的首字母。」薄謹言眉頭一蹙,愛人?J?正疑惑間,卻聽助理道:「巧了,薄總您的英文名不就是叫Jason嗎?也是J開頭。」眉頭舒展,薄謹言隨即緩緩舉牌——「五百萬!」走出拍賣會現場。讓助理去取畫,本要去醫院看沈嫣然的薄謹言卻徑直去了司蘿那兒。走進公寓。司蘿正在廳中畫畫,薄謹言腳步定在她身側,看清上面的男人隱約又是他的輪廓。司蘿又畫了半響,才注意到他來了。她忙放下畫筆:我還以為你不會過來了,」「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做。」「不用。」薄謹言盯着那幅畫,卻是道:「以後不要再隨便畫我。」司蘿笑容一僵,沾上顏料的手緊攥衣角,低聲應:「好。」見她乖巧的模樣,薄謹言招手:「過來。」司蘿過去,薄謹言低頭俯身吻住了她。知道薄謹言要做什麼,顧忌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下意識擋了一下。薄謹言不悅:「怎麼?」司蘿只好說:「我身上臟,有顏料。」「脫掉就好。」薄謹言單手將她裙子後背的拉鏈拉開,將人抱起進了卧室。司蘿的配合讓薄謹言這次很溫柔。事後,司蘿靠在薄謹言的胸口,緊貼他心臟的位置,聽着自己跟他同頻的心跳聲,眼底滿是眷戀。靜謐的氣氛卻沒持續多久,薄謹言手機突然響起。薄謹言徑直拿過手機,甚至沒有避諱司蘿,就打開消息。司蘿清楚看到了沈嫣然發來的消息:這兩件婚紗選哪件好看?薄謹言回復:第一件,你穿起來更好看。這一刻,司蘿的心跳慢了一拍,再合不上他的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