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急救法時間緊迫,她來不及想那麼多,對沈母進行了急救措施。
一套做完,沈晉山也終於帶着人走了進來,他們將沈母放到汽車上,隨即向最近的市立醫院趕去。
一到醫院,沈母便被推進了急救室。
宋映蓉陪着沈晉山在門外等了很久,急救室的門終於被打開。
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走了出來,望着他們開口道:「你們誰為患者做過臨時急救?」
宋映蓉一怔,道:「是我。」
醫生看向她,隨後又開了口:「多虧了你,患者才保住了一條命,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等會就醒了。」
沈晉山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宋映蓉,才問道:「我娘的身體一直很好,怎麼會忽然暈倒?」
醫生聽見這話,目光中含着一絲責怪:「老年人本來就不適合高油的食物,你們這段時間是不是一直有讓她喝雞湯?
再加上患者最近一直有服用保健品,才導致了現在的心悸。」
聽着他的話,沈晉山的面色忽然沉了下來。
宋映蓉注意到異常,問道:「怎麼了?」
沈晉山的的眉頭擰在一起:「何雲靜以前總是會讓娘喝雞湯,也有給她送保健品。」
第38章宋映蓉聞言一怔:「你懷疑是何雲靜?」
沈晉山沒有說話,宋映蓉也明白他的不確定。
畢竟何雲靜只是個鄉村女人,她怎麼會知道這些東西合在一起會導致什麼?
況且她也沒有理由要害沈母。
沈晉山去繳了費後回到病房,對守在一旁的宋映蓉道:「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好。」
隨後他的面上浮現起一抹歉意的神情:「抱歉,之前答應你年夜要做的事做不成了。」
宋映蓉上前拉住他的手道:「說什麼呢?
誰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
說著她在他的身旁坐下:「我不回去,我要陪你一起。」
隨後她又在沈晉山要說什麼之前阻止:「打住,不要再說讓我回去的話,我在這裡,你也能輕鬆些。」
沈晉山一頓,眸光微閃,回握住她的手,輕聲道:「好。」
旁邊病床上也是一個大娘,這時掀開了相隔的帘子,搭起話來:「她是吃了保健品加高油食物?」
沈晉山聞言轉身,才發現這大娘正是同村的人。
大娘也認出了他來:「哎喲,這不是沈團長嘛?」
隨後她的面上又浮現起一抹疑惑:「不對啊,晉山你娘怎麼會因為這個進醫院呢?」
沈晉山一聽,皺了皺眉道:「大嬸,你為什麼這麼說?」
那大娘坐直了身子:「我這身子骨啊一直不太好,我家那老頭沒事就開始研究一些吃的東西,這一研究,還真讓他學到了雞湯和保健品不能一起吃。」
「上次看見雲靜妹子提了一大盒保健品去你家,我還特意提醒了她,囑咐她跟你說說,注意一下。
我看她聽的挺認真的啊……難道她忘記說了?」
聽完她的話,沈晉山面色沉了下來。
而宋映蓉也心頭一跳,這麼說,何雲靜就是故意的?
但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晉山……」聽到宋映蓉喊他,沈晉山才回過神來,他站起身對宋映蓉道:「映蓉,可以麻煩你幫忙照看一下娘嗎?
我馬上回來。」
宋映蓉心裏清楚沈晉山想去找何雲靜問個清楚,便點了點頭:「這裡交給我就好。」
沈晉山上前吻了吻她的額頭,低聲道:「謝謝。」
隨後大步朝外走去。
宋映蓉守在病床旁,一直到了後半夜,沈晉山才回來。
宋映蓉連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怎麼樣了?」
沈晉山的神色很複雜,他拉着宋映蓉向外走去道:「出去說。」
兩人來到病房外,沈晉山才沉聲開了口:「的確是她沒錯。」
宋映蓉低呼一聲:「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沈晉山的面色愈來愈沉,頓了良久後才道:「她想要嫁到沈家,但是並不想一直照顧我娘,偶然得知了這個後,她便有了想法。」
宋映蓉聞言一怔,沒想到何雲靜竟然這樣惡毒!
她又開口問道:「何雲靜現在在哪?」
沈晉山頓了半晌沒有說話。
宋映蓉察覺到他的異常,拉住他的手道:「晉山,怎麼了?」
沈晉山深吸了一口氣,隨後終於緩緩開口道:「她死了。」
第39章沈晉山話音落下,宋映蓉猛地愣在了原地。
她有些不敢相信,白天里還看見的何雲靜,就這樣死了。
沈晉山眸色沉了沉,向宋映蓉說起了事情的經過。
他當時告訴何雲靜,沈母住院了,而她也逃不脫一個故意傷人的罪名。
何雲靜聽見這話,臉色都白了。
之前她只是在看管所關了幾天,對她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如果是故意傷人,那麼她就真的要坐牢了。
想到餘生可能要在監獄中度過,何雲靜趁着沈晉山不注意,逃了。
沈晉山發現的時候,四處在城中找她,可是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他當時正準備先去警察局報案,卻忽然看見有幾個人向河邊跑去,嘴裏還說著:「聽說那邊有人溺水了!」
沈晉山聽見這話,心頭微微一沉,也跟着那些人跑了過去。
到了河岸,便看見有一個渾身濕透了的男人站在河邊罵罵咧咧:「娘的,老子好心去救她,她居然抓着我的脖子把我往水裡按,要不是我費力把她甩開,非被她害死不可!」
旁邊幾人聽的面面相覷,也跟着附和了幾句。
就在他們聊天的間隙,一直在河中打撈的漁船大喊一聲:「找到了!」
幾人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船夫將床靠岸,隨後將一個人從水裡拖了出來。
藉著慘淡的月光,沈晉山一眼便看見了何雲靜的臉。
但是她早就斷了氣。
宋映蓉聽完,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沒想到何雲靜最終的下場竟然是這樣。
……因為何雲靜的父母死的早,而她的親戚居然也不願意去認領她的屍體,一切只好由沈晉山來安排。
他給何雲靜辦了場簡單的喪事,之後便草草入了土。
而等到忙完這一切後,已經是三天後了。
宋映蓉陪着沈晉山將何雲靜生前的東西處理,就在這時,他們找來去醫院照顧沈母的人匆匆趕來,告訴他們沈母醒了。
兩人對視一眼,將東西都處理好後便趕去了醫院。
沈母坐在病床上,在看見宋映蓉進來後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
她醒來後便聽了說了,是宋映蓉救了她。
見兩人都到了床前,沈母僵硬的對她道:「我聽說我這條命是你救的,這樣吧,只要你給我們沈家添jsg一個孫子,我就同意你進到沈家。」
宋映蓉聞言忽然覺得好笑,她看着沈母道:「我救你只是因為我不想看見一條生命就這樣消失在我的面前,換句話來說,不管是誰我都可能會救。」
說完她轉身離開病房,在這待着只會讓她覺得氣悶。
沈母見狀有些氣急敗壞,對沈晉山道:「你看看她,多沒規矩……」沈晉山卻皺眉打斷了沈母:「娘,你之前對映蓉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她都能不計前嫌救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他說完這句話,便往外面走去。
留沈母一人坐在病床前,有些愣怔。
春節的尾聲,便這樣到來了。
宋映蓉需要回到滬市工作,而沈晉山卻要繼續待在金城軍區,兩人再一次面臨著分別。
金城火車站。
沈晉山擁着宋映蓉,垂眸看着她泛紅的眼眶一陣心疼:「等我休假就去找你。」
宋映蓉點了點頭,但她清楚的知道沈晉山很忙,一年估計也見不了兩次。
火車即將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