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只是那種眼神,讓我莫名的有些害怕,心跳的跟打鼓似得。

我吞了吞口水,心裏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緊張。

「為什麼來這裡。」

那男鬼一開口,空氣里就充滿了冰渣子味。

我愣了愣,顯然沒想到他會問我這個,不過聽他的語氣,似乎很不高興。

「崔渺渺想做靈異直播,我就跟她來了,對了,那隻鬼嬰呢!」想到這,我渾身打了一個寒顫,沒想到這個傳說的鬼屋竟然真的有鬼,而且不止一隻!

「還有齊向東和崔渺渺,她們,是不是都死了?……」

我有些難過,雖然跟齊向東不熟,但是,我和崔渺渺的關係還是不錯的,也許是我天生就不討人喜歡,在學校里也經常受到排擠,和宿舍里的人相處的並不是很好,實在受不了了,這才搬了出來。

崔渺渺是個女主播,每天晝伏夜出的,脾氣也挺好的,我們相處了一年多,都沒怎麼吵過架。

「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命大?」耳旁傳來一聲男人的嗤笑,旋即那雙捏着我下巴的手緊了緊,「都被鬼咬了還能活下來?」

隨着男鬼的話音,他的手也鬆開了我的下巴,還沒等我鬆口氣,就覺察到身體被人給撈了起來,一個旋轉,已經被這這個鬼給抱在懷裡了!

他周身的陰冷氣息圍攏過來,瞬間就把我給包裹的密不透風。

「你幹嘛啊!放開我!」

我臉都紅了,開始掙扎。

只是那男鬼卻用力鉗住了我的手臂,慢慢的貼近了我的耳畔,冰冷的氣息擦過我的臉頰,卻使我渾身發燙。

「女人,給我記住了,我可不是什麼男鬼,我的名字叫申屠鏡!」

申屠鏡……

這鬼還有名字?

我的眼睛閃了閃,剛想說點什麼,卻覺得此時的姿勢太過曖昧,剛想動一動,離他遠點,申屠鏡覺察到了,鉗着我胳膊的手一緊,讓我動不了分毫。

一雙手還攀到了腰間,十分曖昧的撫摸着。

「你到底想幹嘛!你要麼就乾脆吃了我,要麼就放了我!別老動手動腳的!」

也許是因為在白天的緣故,讓我沖淡了不少的恐懼,此時又被這隻鬼這樣對待,又摸又抱的,身體竟然還有些異樣的感覺,讓我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晚上被他壓在身下的時候,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直接沖他大聲嚷了一句。

「呵,」看着我憤怒的樣子,申屠鏡玩味的勾了勾唇,修長的手指動了動,朝着我的臉伸了過來。

我以為他要打我,縮了縮脖子,誰知他卻只是摘走了我的眼鏡。

「礙事。」

……

我都無語了,我吼他,他卻說我的眼鏡礙事?

「你……」

剛想在吼他幾句,我卻覺得有些不對勁了,眼鏡眨了眨,又向四周看了看,隨後,整個人都呆了!

我從小眼睛就不好,看什麼都是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影子,外公說是我娘胎裡帶的病,後來一直到要上小學了,外公才幫我配了一副眼鏡,這幅眼鏡我帶了十幾年了,一直沒有換過,外公讓我睡覺的時候也要帶,可是現在!即使沒了那副眼鏡,我仍可以清晰的看到這個世界!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我有些懵了,抬手摸了摸我的眼,又低頭看了看我的手,好像在做夢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小聲的自言自語,抬頭就看到申屠鏡,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我表情嚴肅,越想越覺得這個男鬼知道什麼,突然出現在男廁所里救了我,還幫我殺了那幾個小混混,昨天又突然出現在這,殺了那個女鬼和鬼嬰,他纏着我,難道只是想採補我這麼簡單?

「知道什麼?你眼睛的秘密?」他盯着我的眼鏡,嘴唇輕勾,那張帥臉看起來又添了幾分邪氣。

我連忙點了點頭。

「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申屠垂了垂眼皮,將手裡眼鏡隨意扔到地上,又抬手捏了捏我的臉,附身過來,將身體貼近了我的,「別忘了,我救了你兩條命,你都還沒有還。」

……

「那你現在,是想讓我還你的救命之恩?」最後這四個字我說的很重,這個該死的男鬼。

聽我這麼說,那男鬼唇角的笑更濃烈了點,隨後臉色一頓,房間里的氣氛剎那冷凝下來,十分的嚇人。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見申屠鏡板着一張臉又把我抱了起來,這次我不敢掙扎了,實在是他的臉色太過可怕。

「在這等我。」

將我在床上放好,申屠鏡留下這四個字,身影頓時消散了。

我盯着他消失的地方看了好一會,確定他不再出現了,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我瘋了才要在這裡等他!

身上還有點疼,卻不像剛醒那會一樣疼的要命了,拉開褲腿看了看被小鬼咬了的地方,已經沒有流血了,只留下幾個疤痕,我在房間里試着走了幾步,確定沒什麼影響,就打算趕緊離開這裡。

剛走了幾步,就聽到手機鈴聲響了。

能給我打電話的人根本沒有幾個,也許是我之前兼職的地方需要人了,我連忙接了起來。

「是成歡吧,我是你羅叔,有時間回村子一趟嗎,你外公有東西讓我交給你。」

……

三天後,我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車。

我的老家叫游古村,是個有些封閉的村子,離我上學的這裡有點遠,坐火車還要十幾個小時,幸好我買到了卧票,不然要坐一個晚上。

我離開老家已經有三年了,要不是羅叔說有外公的東西要我回去拿,說實話,我還真不想回去。

從小我就沒有見過我的爸爸媽媽,一直和外公生活在一起。

外公很疼我,雖然生活在一個小山村裡,他卻把最好的都給了我,只是,村裡里的人好像都非常討厭我,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好像我是一個什麼髒東西一樣,大人們如此,小孩子們更是變本加厲,他們罵我是災星,朝我丟石頭,吐口水,都不喜歡跟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