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因慾念入魔,鬼因遺憾不入輪迴,四界生命多樣,都逃不開一個情字。」
楊葉說得入神,手上動作不停,等到她反應過來,才發現,不知不覺中,桌面上已經有了二三十個形狀奇醜,包好了的抄手,是她的傑作。
紫瀾明明還沒有教她,她卻鬼使神差做出來了。
不僅如此,連醬料都十分流暢地調好了。
她意識到,她或許做過很多次這個事,只是她不知道的時候,在她不記得的過去。
而這個過去,紫瀾是知曉的,只是沒有告訴她。
第87章自然是喜歡的很,真心實意要嫁給他的那種楊葉驚喜地發現,她手藝是真不錯,雖然之前沒有發現自己有着天賦。
那桌上擺着的紅油抄手,冒着騰騰熱氣,空氣瀰漫著辣中帶麻的誘人氣息。
光是看賣相,都十分誘人,有多誘人呢?
如圖所示:哈哈哈哈,我試試插圖的功能,圖是網上搜的,侵刪楊葉捧着下巴,期待地看着小白鼠紫瀾。
「很好吃。」
他聲音依舊很溫柔。
嗯,紫瀾一定是個四川那的神仙,能吃辣,她也喜歡吃辣,這種紅艷艷一片的,她沒吃兩個就會斯哈斯哈,然後來一口冰闊落,就着電子榨菜,那滋味,簡直舒爽。
見紫瀾吃得津津有味,楊葉也去給自己盛了一碗。
還沒落座,便有個身影莽莽撞撞沖了進來,然後經過紫瀾身邊時,絆了一跤,趴在地上,摔了狗吃屎。
「溫——」暖,少年明朗的嗓音戛然而止。
紫瀾默默把腿縮了回去,繼續若無其事地吃抄手。
「啊呀——我草——」這人馬尾高束,倒是清爽幹練,只是此刻趴在地上直叫哎喲的模樣,有些狼狽。
楊葉端着抄手,看着面前拜早年的少年,一陣凌亂。
「花朝?
呃……倒不必行如此大禮……..」聽到楊葉的聲音,花朝一樂,利落爬起來,熊抱了下楊葉:「楊葉,我很想你。
這是什麼?
我可以吃嗎?
我好餓啊。」
沒等楊葉答應,他便端了過去,狼吞虎咽起來,完全無視紫瀾冷得想殺人的目光。
「衝破法陣,吃了不少苦頭吧?」
紫瀾陰陽怪氣道。
面前的紅衣少年臉上有好幾道血痕,灰頭土臉,但是卻顯得一股少年的洒脫不羈之氣。
他無所謂道:「還行還行,能見到楊葉就好,我的天,這是什麼毒物,好辣!!」
許是先前真的餓極了,那半碗都要吃完了,花朝才後知後覺,四處找水。
「辣死我了,我的天!
這是人吃的?」
他抱着水壺咕咚咕咚灌水。
紫瀾又往嘴裏送了一個餛飩:「山豬吃不了細糠,你還是適合吃肥料。」
楊葉:「我附議!
居然說我做的抄手不是人吃的?
真沒品味。」
花朝挑眉:「楊葉做的?」
「嗯啊。」
花朝瞧了眼吃的正香的紫瀾,撇撇嘴,猛吸一口氣,死鴨子嘴硬道:「怪不得,吃第一口,就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雖然這玩意他沒有。
楊葉嫌棄地看了他一眼,花朝立馬接收到訊息,繼續悶頭乾飯,直到吃得一絲不剩,兩眼汪汪,一邊斯哈斯哈,一邊崇拜地看着像是品味完美食的紫瀾。
「這兄弟,真是人中豪傑,在下佩服。」
「對了,花朝,就算你破了我哥的陣法——」這村子不是被魔氣覆蓋了嗎,你是如何進來的?
楊葉及時打住,既然他能進來,青雲仙府的人進不來,會不會他也與魔修有關,事已至此,今晚能不能引出魔修在此一舉,她不能輕易信了這個花妖。
「咳咳,你怎麼找到這個村子的?
不覺得這裡很奇怪嗎?」
花朝不解:「跟着你的味道,走進來的呀。
什麼奇怪?
是天上那麼大片黑雲嗎?
陰天要下雨了,你連這個常識都不懂?
咦,真是廢物。
不過沒關係,就算你廢物,我也喜歡。」
紫瀾捏了捏眉心,表示對這孩子的忍耐已經逐漸到達極限,楊葉擺擺手:「吃肥料長大的腦子,你懂得。
哥,吳大娘準備好了婚服,我們先去準備吧。」
那面被辣得瘋狂擦汗的花朝病中垂死驚坐起:「什麼婚服?
準備什麼?
你們不是兄妹嗎?」
「yue——咳咳——」花朝一停止喝水就開始乾嘔起來,他捂着灼燒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