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席舟擔心她的狀態,只好隱瞞了她的消息,並去公安局做了偽證。
只為了不讓別人打擾她的康復治療,和過去徹底斬斷。
不久後他得知蘇父蘇母悲痛欲絕,又親自跑去拜訪,告訴他們蘇挽沒死。
現在知道蘇挽還活着的人,只有席舟、醫生和蘇家父母。
但又多了個不安定因素——賀之淮。
「我曾經徵求你的意見,問你想不想回去,你否認了。」
席舟說完這句,頓了一頓,小心翼翼地問:「事到如今,你還想回到賀之淮那去嗎?」
蘇挽立刻搖頭。
「他有自己的生活,我也有我的新人生。
從前的蘇挽已經死了,我們的關係也早就了結。
為什麼還要回去?」
再回去,無非是重蹈覆轍。
破碎的鏡子再彌補,也始終會有裂痕啊!
她怕了,怕被賀之淮繼續傷害。
席舟雙眼一亮,強壓下心中的喜悅:「好,只要你不想,我就會守在你身邊,不讓賀之淮有機可乘!」
蘇挽失笑:「不用擔心,他對我沒感情,會慢慢淡忘的。」
席舟沒有說話,只是幫她蓋上了一層毯子。
同為男人,他看得出來賀之淮對蘇挽的在乎。
但這一次……他不會放手了!
絕對不會!
兩架不同的飛機起航,通往相反的方向。
另一邊,賀之淮倚靠在窗邊俯瞰下方風景,心情卻久久不能平靜。
腦海中一直浮現着方才的對峙,深深擰眉。
世界上真的有長得如此相像的人嗎?
她的態度有些反常,好似在躲避着什麼……賀之淮眼神閃了閃,逐漸變得晦暗。
15個小時後,賀之淮下了飛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
電話接通,賀之淮開門見山的說:「鍾叔,有空的話幫我查一個人。
務必查到她所有信息!」
他把機場的事大致說了一遍。
「我懷疑蘇挽還活着……」第25章「……先生,您確定嗎?」
那頭傳來洪鐘一般的聲音。
鍾叔曾經為賀之淮媽媽當了二十年的助理,是值得信任的助力。
賀之淮想回歸豪門權力中心,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聯繫鍾叔。
要想查一個人的身份行蹤很容易。
但這件事,賀之淮需要更多的觀察。
「是的,我很確定。」
賀之淮頓了頓,「對了,順便查一查她身邊的男人,查的時候不要驚動他們。」
「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賀之淮深深吐出一口氣。
而跟在他身後的隊員們聽到這段對話時卻紛紛瞪大了眼,欲言又止。
阿皓用絕望的眼神盯着賀之淮:「老大,你又在……幻想嫂子還活着?」
這半年來,老大就好像瘋了一樣,經常會莫名叫出嫂子的名字,還說看見了她。
但每次都只是思念過度導致的幻視,看了醫生也沒用。
賀之淮篤定道:「這次,是真的。」
說完,他無視隊員們的反應,徑直往前走。
賀之淮心口狂跳不止,眼底蘊藏着灼熱的瘋狂。
要是讓我知道,你真的是蘇挽,不是其他人。
呵……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會放手!
另一邊。
蘇挽和席舟來到米國一座度假小鎮。
蘇父蘇母現在就住在這。
這半年裡賀之淮賀賀續續給他們打了許多錢,還提出可以幫他們重新撐起公司。
蘇父婉拒了,說餘生只想平平淡淡的,過得安寧。
於是賀之淮託人安置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