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語兒凌九霄第49章  

陽春三月,乍暖還寒。
一聲凄厲的慘叫劃破夜空,打破了永安侯府的平靜。
東廂院的雪鳶不知犯了何事挨了重罰,整個侯府聽了她一夜的哀嚎。
一大早,趙嬤嬤就讓蘇語兒就去了趟藥鋪,讓她務必抓幾幅降火清熱的葯回來。
蘇語兒速去速回,路過後院時,她遠遠就瞧見兩個家丁似拖着一個血淋淋的東西過來。
蘇語兒趕緊靠邊站着。
經過跟前時,她不經意瞧了眼,僅一眼,蘇語兒的臉就被嚇得煞白。
那東西不是其他,正是夜裡慘叫了一宿的雪鳶。
蘇語兒哪裡見過這種場景,一時被嚇得愣在原地。
「你在這裡做什麼?」
管事的趙嬤嬤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一雙厲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讓你買的葯呢?」
蘇語兒慌忙收回目光,將手裡的葯遞給趙嬤嬤:「買回來了,都是清熱降火的。」
趙嬤嬤接過葯剛要走,蘇語兒忽然問道:「嬤嬤,這葯是給誰用?」
趙嬤嬤平日待她不錯,她這話完全是出於關心。
趙嬤嬤卻一反常態,語氣十分嚴肅:「不該看的別看,不該問的別問,身為侯府的人,行差踏錯半步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雪鳶的下場你也看到了,她便是沒認清自己的身份,肖想了不該想的!」
蘇語兒似懂非懂:「嬤嬤教導得是。」
除了活命,蘇語兒什麼也不敢想。
別人或許有試錯的勇氣,但是蘇語兒沒有。
蘇語兒父母早逝,她本有個孿生哥哥叫蘇雙,只可惜,兩年前在一場山洪中,哥哥不幸喪命。
家裡的叔叔嬸嬸嫌她是個賠錢貨不肯收留她,甚至為了討要那二兩的安葬費,想把她賣入怡紅院。
蘇語兒千方百計逃了出來,她唯一想到的便是入侯府做丫鬟。
可要進侯府談何容易,何況侯府最不缺的便是婢女。
想想也是。
永安侯府的主母是西夏的九公主,九公主的獨子–凌九霄,更是大宋威風赫赫的鐵血戰神。
多少人擠破腦袋的想入侯府,哪怕只是做個婢女,也是別人求也求不來的。
為了活命,蘇語兒別無選擇,她穿着哥哥的衣服,盤發束胸,頂了哥哥的名字,女扮男裝入了侯府做最低等的奴役。
剛入府那年她才十四歲,模樣正是雌雄難辨之時,侯府的人並未察覺她的女兒身,她也將這個秘密隱藏了兩年。
在趙嬤嬤眼裡,唯有蘇雙最是個省心的,他恪守本分,模樣又生得水靈,一張小臉眉清目秀,絲毫不輸女子。
趙嬤嬤表面上對他苛責求精,實則內心十分喜歡他,私下也總是提點他,這次也不例外。
「今日你回東廂院,什麼也別多問,王爺氣性大,他若是叫你,你便上前去伺候,若是不叫你,你就別去打擾他。」
主子的事,蘇語兒不敢打聽,只一個勁的點頭,將趙嬤嬤的話記在心裏。
原本,她和雪鳶是一同住在東廂院的。
雪鳶是府里的大丫鬟,主要伺候王爺的衣食起居,而她不同,她只是負責洒掃那一片的院子,平時連王爺的面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