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她不會再順了何雲靜的意!》 第3章

《這一次,她不會再順了何雲靜的意!》 第1章

沈母先開了口:「你自己干出這種事兒,還說起我來了?真是不要臉!」宋喬雪想當著全村人的面說清楚:「我沒有做那種事,是林……」沈昱年卻在此時上前,抬手將大字報撕了下來。…《這一次,她不會再順了何雲靜的意!》第3章免費試讀經過剛剛的事,宋喬雪不敢再睡覺。她熬了一晚上,也想了一晚上。重活一世,宋喬雪不想再像上一世那麼悲慘,她不知道自己和沈昱年會是什麼樣的結局。但至少,哪怕沒有他,也得安頓好自己。宋喬雪看着亮起的天,換好衣服出門去了糧站。她依稀記得,上輩子這時候這裡在招檢查員。到時,糧站前有許多人正排着長隊等着交公糧。宋喬雪順着人群往裡走,只聽見周圍竊竊的議論聲。「你們聽說了嗎?宋家之前那屋子啊,昨晚出事了!」「好像是沈團長的媳婦,半夜去那裡私會被捉姦了!」「那可是團長啊,那麼風光,這女人都不知道珍惜!果然成分不好的人家,出來的女兒也不要臉!就在這時,一個眼尖的人看到了宋喬雪,連忙道:「快看,就是她!沒想到她還敢出來!」此話一出,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宋喬雪身子一僵,試圖解釋:「是那個男人私自闖進了我家,不信你們可以去警局問……」可沒人願意聽,所有人都用嫌惡的眼神看着她。**裸的惡意讓宋喬雪感到無比難堪,最後只能逃一般的離開。一直到進了家門,就看見沈昱年站在屋裡。方才的委屈瞬間填滿了宋喬雪,她想要說點兒什麼。沈昱年卻率先開了口:「昨晚那個人被判坐牢。」宋喬雪點了點頭,盯着他問:「那林書雅呢?」沈昱年卻好似沒聽見一般:「娘想見你。」宋喬雪攥着手,苦從心底蔓延到舌頭尖。沈昱年就這麼護着林書雅嗎?她想問,又怕得到無法接受的回答。最後只能順着沈昱年的話,點了點頭。宋喬雪和沈昱年是自由戀愛,當初結婚的時候沈母就不同意,這些年也不待見她。如今怎麼忽然想見她?宋喬雪想不出答案。當天下午,兩人坐着村裡的牛車回去。不想剛進村,就看見村口圍了一群人,鬧哄哄的。「好歹是你兒媳婦,鬧起來了沈家臉上也不好看,還是撕了吧。」沈母尖利的聲音從裏面傳來:「這都是事實,我又沒有胡說,我看誰敢撕!」宋喬雪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她和沈昱年對視一眼,就擠進了人群。看見他們,周圍霎時安靜了下來。而宋喬雪目光落到沈母身後的紅磚牆上,臉色慘白。只見上面正貼着一張紅底的大字報,黑字寫着——宋喬雪不守婦德偷漢子,就該浸豬籠!明晃晃的字,如刀子一般戳在宋喬雪的心上。她紅着眼眶看向沈昱年:「你說娘想見我,就是來看她羞辱我嗎?」沈昱年沒說話。沈母先開了口:「你自己干出這種事兒,還說起我來了?真是不要臉!」宋喬雪想當著全村人的面說清楚:「我沒有做那種事,是林……」沈昱年卻在此時上前,抬手將大字報撕了下來。也打斷了宋喬雪的話。見狀,沈母一聲驚呼:「兒啊,你這是做什麼?!」「這小賤人都做出這樣的事了,你還護着她?」沈昱年面色微沉:「回去再說。」周圍人聽見他這樣說,看向宋喬雪的目光都變了。原本勸沈母撕下大字報的人,也都閉了嘴。沈昱年都不否認,那宋喬雪偷漢子這件事豈不是板上釘釘?!宋喬雪站在人群中,感覺如墜冰窖。而沈母雖然不樂意沈昱年撕了那大字報,但礙著兒子的面子,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黑着臉回了家。宋喬雪和沈昱年走在她後面,一路無言。到了沈家,一個身影迎了出來扶住沈母:「大娘,你去哪了?這外面風大,吹到了怎麼辦?」林書雅說著,像是才注意到宋喬雪和沈昱年一般,笑道:「昱年哥你回來了!宋姐也來啦?」看着她虛偽的笑,宋喬雪只感覺一團火在心中燃起。但沈昱年卻絲毫沒有要質問林書雅的意思,反而沖她點了點頭。沈母抓着林書雅的手,輕拍着:「還是書雅貼心,有些人啊,名聲臭也就算了,還佔着茅坑不拉屎,結婚兩三年也沒生個一兒半女的。」宋喬雪垂在身側的拳微微攥緊,卻無話可辯。一旁的林書雅假裝老好人,連忙打起圓場:「大娘,宋姐心臟不好,不適合要孩子的。」「我管她什麼病,反正我們沈家的根不能斷了,她生不了就趕緊離婚,給好人騰地兒。」聽着沈母的字字句句,宋喬雪看向沈昱年,希望他能說點什麼。可他沒有。「還杵在那幹嘛,燒飯去!」沈母支使的話傳來,宋喬雪最後看了眼沈昱年,失望轉身向灶間走去。「看給她金貴成什麼樣了,細皮嫩肉的,就該好好磋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