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陛下,娘娘她——」桃香看見漢憲宗,眼睛也跟着紅了。

漢憲宗意識到不對勁,忙匆匆忙忙走進了屋子裡。

來福雖然是太監,但是這種時候也不敢進屋子裡去,只得着急得在外面轉圈。

桃香把需要去太醫院找康太醫的事情一說,來福忙叫來一個看起來機靈的小太監,讓他去。

「桃香姑娘你就進去伺候娘娘,這個小太監腿腳快。」

桃香的確不放心皇貴妃,朝着來福點點頭,折回頭進去伺候娘娘了。

再說漢憲宗。

匆匆忙忙下朝,換了身朝服就朝着未央宮來了,本以為可以來看看愛妃和皇兒,誰知道在門口險些被滿臉慌亂的桃香撞上。

桃香此人平日里很是穩妥, 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讓她如此慌張?

漢憲宗不願意去想那個可能。

但是桃香接下來的話粉碎了他的僥倖,巨大的恐慌在一瞬間攫取了他的心臟。

他甚至連話都沒聽完,就衝進了房間。

然後就看見謝姿月面色蒼白的卧在榻上,疼得渾身是汗。

「愛妃,這是怎麼回事?」漢憲宗心痛難忍,快步上前守在床邊,有心想抱起謝姿月,但是害怕加重她的痛苦,怒喝道:

「到底怎麼回事?說!皇貴妃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陛下息怒。」太醫被惱怒的漢憲宗嚇得以頭搶地,生怕漢憲宗下一秒就要把他拉出去砍了:

「娘娘吸入了過量的麝香,現在腹中皇子恐怕……微臣無能,還得等康太醫來看了才明白。」

桃香這時候也踏進了房門,面對着急不已的漢憲宗,連忙解釋已經有人去傳康太醫了。

「麝香?」漢憲宗喜怒難辨:「未央宮中如何會有麝香?給朕查!看看是誰那麼大的狗膽!居然要加害皇嗣!」

「皇上——」謝姿月看見漢憲宗來了,淚水如決堤一般,她哽咽道:

「太醫說皇兒保不住了。」

要說之前謝姿月還強撐着,那只是因為身邊沒有漢憲宗。

現在漢憲宗來了,那麼她就像是等到了靠山,終於不再強撐,卸下了自己表面的堅強。

她本就生的美貌,有孕之後還獨有了溫柔和母性,惹人憐惜。現在六神無主的模樣讓漢憲宗瞧了心痛難忍。

他溫言道:「怎會?既是咱們的皇兒,那必是天下最有福之人,必不會那麼輕易離開你我。」

漢憲宗不是太醫,他自己心裏也沒底。

但是現在謝姿月已經如此六神無主,要是自己再不肯定,她會更加沒有安全感。

其實漢憲宗心裏何曾不悲痛?

他和謝姿月好不容易才有一個孩子,他無比珍愛,已經想好了等皇兒出生要給她世上最好的一切……

看見她越來越大,他時常貼在謝姿月的腹部感受皇兒的動靜,那時候他的心裏格外柔軟,無比期盼着皇兒出生的那一天。

就連今天早晨,他去上朝之前還摸了摸謝姿月的小腹,裏面的皇兒似乎是被他吵醒,還動了動。

當時謝姿月還睡着,看着她安穩的睡眠,感受着掌下幼子的動靜,漢憲宗心裏格外溫暖。

可不過是去上了個早朝的功夫,事情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去,去把未央宮的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漢憲宗厲聲。

這次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漢憲宗面色陰沉,雖然現在他騰不出手來去調查,但是很顯然他不會這麼善罷甘休。

桃香急急忙忙磕頭,出去將所有人都叫到了門外。

未央宮上下從皇貴妃腹疼開始,就戰戰兢兢,現在跪在門外,看着緊閉的房門,眾人的臉色都如喪考妣,不住哀求上天,皇貴妃腹中的龍胎可千萬不要出差錯!

這要是小祖宗沒了,他們這些奴才還能活嗎?

只怕立馬就被盛怒的陛下砍頭,去給小祖宗陪葬了。

裏面太醫還在忙活着,滿頭大汗的給謝姿月扎針,力求穩住脈象。

那邊來福也帶着太醫院康太醫急急忙忙朝着這邊趕,趕到之後康太醫甚至來不及行禮,就被漢憲宗擺擺手拒絕了:

「還說那些虛禮做什麼?還不快上來給愛妃把脈!」

康太醫拿着藥箱上前,拿出手帕,連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都來不及擦拭,就開始把脈。

太醫實在是個高危職業,稍不注意就可能搭上全家老小的性命。在來之前,康太醫心裏苦不堪言,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不過來了之後把脈,卻發現事情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

脈象雖然顯示的確動了胎氣,但是胎兒脈象並不十分糟糕,甚至還能感覺到隱隱的活力。

「微臣儘力一試!」康太醫肉眼可見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的言語還帶着醫者特有的謹慎,並沒有把話說的太死,但是言語間無非給了絕望的謝姿月極大的希望。

漢憲宗也是面露喜色與希冀,看着康太醫在一旁施針,寫藥方,自己也在一旁緊張的看着。

康太醫不愧是太醫院的婦科聖手,在他的一通操作下,謝姿月的腹痛不久便好了許多。

「如今算是勉強保住了。」康太醫收回銀針,這時候才有空擦了擦一腦門的汗。

先前來的太醫大鬆一口氣,謝姿月也是美目含淚,桃香也雙眼泛紅。

「娘娘還需多卧床休息,稍後微臣為娘娘開上藥方穩固胎氣,只是有一點,這麝香之物必須早點拿走,若是再聞到麝香,恐怕……」

剩下的話康太醫沒有說出口,但是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很明白他話里是什麼意思。

「陛下——」謝姿月神情虛弱,眼睛發腫,顯然是因為哭久了的緣故:

「陛下,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不知何人陷害孩子,這次孩子差點就沒了——」想到方才的情形,謝姿月忍不住流淚,康太醫忙勸她心緒不要太過激動,以免影響剛穩下來的胎息。

「愛妃你放心。」漢憲宗忙讓謝姿月好好休息,轉而看向了一旁的桃香:

「愛妃今日去了哪裡?」

桃香見今日謝姿月險些滑胎,受了這麼大的罪,深恨背後陷害之人,跪下稟報道:

「陛下,娘娘今日哪裡也沒去,只是用了早膳,然後坐在那裡抄寫佛經。」

說著,她還指了指內室外的桌椅。

「去把今日的膳食,和那裡的桌椅仔細檢查。」漢憲宗眼神中閃過一抹陰狠:「給朕好好查,這麝香,究竟是如何混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