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一句今夜的火勢不小,您可要早做準備。」
林振海看着眼前一臉從容的人,一時間也無法判斷她說的是真是假。
他知道如今諸皇子野心勃勃,私下裡也有官員前來拉攏討好,他都不為所動。
身為朝中重臣,他深知自己的選擇會影響重大,所以他無意站隊。
只要是賢能之人,輔佐誰都是一樣的。
可沒有想到,如今奪嫡的風波竟然吹到了他的府上。
今夜護國公府若真有人縱火,無論是哪一方下手都意味他不得不做出選擇。
樹欲靜而風不止。
他嘆了口氣,不過既然事情出在他府上,派人查查即可。
他招了身邊的侍衛低聲吩咐了幾句。
片刻後,派去的侍衛一路小跑着回來道:「大人,西院走水了,小人在火場發現了這個。」
林振海看着眼前的呈上的箭羽,箭頭還殘留着未燒盡的火油。
細看箭尾,確如楚妍微所說上面有着二皇子府上的標誌。
他摩挲着箭尾:「光憑這枚箭確實無法說明就是二皇子的人所為,若真是他要縱火未免也太明目張胆了些。
雖然發生的事情和姑娘說的一般無二,可老夫依舊無法相信姑娘的話。」
「今天之事你又如何提前知曉?
莫不是你與二皇子聯手,特意作了這齣戲?
其實是為了栽贓齊王?
如若不是你怎知我會找到這箭羽?」
面對林振海一連串的問題,楚妍微知道想要獲取信任自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達到的。
望着西院的火光,她道:「大人知道,我沒有欺騙您的理由不是嗎?
今夜之事涉及兩位皇子,大人有所懷疑也是應該的。
我楚家向來保持中立,黨派之爭也從不參與。
無論哪位皇子繼位,於楚家都是一樣的。
今夜之所以漏夜前來也不過是不想看着大人被人利用,如今聖上身體違和,大皇子被禁足在家,二皇子與四皇子又不在京城,若此時二皇子被人告發對護國公府蓄意縱火,那麼受益人又會是誰呢?」
「我知道在大人眼裡,齊王與二皇子都沒有傷害護國公府的理由。
可您也知道他們都想要得到您的助力,您又不願站隊。
自然就會有人來逼您一把。」
「據我所知,二皇子曾私下來過您數次都被您拒絕了。」
林振海眉心一跳,二皇子來的隱秘,此事除了他的心腹無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