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上一世我痴戀齊王,助他打江山,安社稷。
可他初登大寶,就過河拆橋。
令改他愛,迎娶她人。
偽造通敵證據,滅我楚家滿門。
總以為年少救助,年少夫妻會恩愛百順。
大夢初醒,原是噩夢一場。
重來一次,我封了他所有生路。
天家水牢,他笑的癲狂:「早知是你,若能重來,我定第一個除去你!」
可惜重來的是我。
你沒有機會了。
雕欄織花的帷帳外,門吱呀一聲開了。
丫鬟柳元輕步走了進來,點燃了案上的香爐。
青煙裊裊,透過床簾看着床上的人兒,臉色蒼白絲毫沒有蘇醒的跡象。
柳元擔心道:「小姐已經昏睡了兩日,喂進去的葯吃半勺吐半勺,這樣下去可怎麼是好。」
旁邊的芍藥輕掩了掩被角:「將軍已經請旨去請太醫了,小姐落水受驚。
春日裏又發寒,好的總是慢些。」
床上的人只覺得渾身酸痛發抖,夢裡是無盡的黑暗。
夢裡淺如雲正在死死的按着她的身體,不讓她浮出水面。
冰冷的湖水浸泡着她,耳邊響起的是淺如雲輕蔑的聲音。
「大事已成,如今你已經沒有任何用處。
與其留着你讓殿下厭惡,倒不如你死了,一了百了。
皇后的位置,你也該騰出來了。」
淺如雲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湖裡的人已然沒了力氣不再掙扎,她輕笑着開口:「哦,對了,殿下顧念姐姐。
已經賜姐姐的父親斬立決,想必此刻已在行刑。
姐姐不必害怕路上孤獨,不出片刻姐姐就能跟家人相聚。」
「姐姐你可不要怪我,相識一場,到了閻王跟前,記得是你害了自己,可千萬別告錯了狀。」
淺如雲神情倨傲的看着湖水下的女人,這一世終究是她贏了。
將軍嫡女又如何,還不照樣落在她的手裡。
湖裡的水是那樣冰,刺骨的冷都比不上心頭的痛。
楚家滿門忠烈,如今都毀在自己的手上。
楚將軍驍勇善戰忠君報國,可如今卻死在一道聖旨之下,楚家滿門無一人倖免。
楚妍微只覺得心口發痛,恨自己被蒙蔽了雙眼,到死才看清眼前的世界。
岸上殿下正擁着淺如雲,贊道:「愛妃做的很好。
看着湖水的方向,他薄唇微啟:「皇后失足掉落湖中,不幸薨世。
孤悲從中來,念皇后之情,特追加封號昭德。」
看着岸上的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