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風水煞,需要以活人之體封入牆內,形成一個風水寶地,做生意之人必定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以前階級社會,底層老百姓的人命不值錢,尤其是那些奴僕丫鬟都是簽了賣身契的,身家性命全憑主人一句話發落,那時候風水煞是很流行的。

不過,就算是那個時代,這種風水煞也是被人詬病,實在是太有損陰私。

而且,風水煞保來的富貴卻並不能長久,施煞受益者,最終都會死於非命。

大家都想,這恐怕是被封之人,化身厲鬼來報仇了。

儘管如此,這樣的術法,卻仍然屢禁不止。

現在這法治社會,人命關天的事,不得含糊。

不過,風水煞還是被保存下來,卻不是讓玄門術士去用這種陰損的法術,而是若到了這樣的法術,能發現,能破解。

自從王胖子和那道士確定下來之後,王胖子就在尋找每日的目標。

蔣燕喜歡吃烤魚,隔三岔五就來吃,她經常跟朋友來,一來二去,就聊熟了。

蔣燕是外地人,在這裡上大學,在這裡工作,她獨居。最近半年,她辭職了,打算做自由工作。

蔣燕從小喜歡畫畫,她後來聽從父母的意見,學英語,沒有走畫畫這條路。

可是畫畫她一直沒有落下,她平常上班的時間,就是去接一些零散的活,給人設計小說封面,給別人的書里畫插圖等等,甚至,她還接到了一部小說漫改的作品,等到正式試用通過後,她就能畫一部分的角色。

隨着她的努力,她的副業收入已經遠遠超出主業,所以蔣燕才想着辭職。

沒有什麼是比做自己喜歡的事更讓人開心的了,更何況,她還能因此養活自己。

那天,她約朋友一起,朋友吃膩了烤魚,她卻想吃得沒法,就乾脆一個人去吃,吃不完也沒關係,剩下的打包當宵夜,很完美。

誰料到,王胖子早就盯上她了。

那天,蔣燕畫稿畫得有些晚了,說好的晚餐,變成了宵夜。

這家店那時的人流量向來不多,她去時,店裡只有她一個人了。

老闆像往常一樣和藹,跟她閑聊了一陣,又特意送了她一瓶飲料,說不要錢,感謝她一直以來的捧場。

蔣燕很開心,邊吃麻辣烤魚邊喝飲料,之後,她人事不醒。

再等到她清醒過來時,她已經成了鬼。

她的屍體在這裡,被封了術法,她根本就出不去。

她的魂魄每日被困在這裡,直到陸渺渺走了進來。

她甚至,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一年多的時間,王胖子果然是賺得盆滿缽盈。

只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夏雪凝聽了,唏噓不已。

「她的父母知道了,該有多難過。」她當了媽媽,根本就看不了這種新聞。

在陸渺渺走丟的那十幾年裡,只要是看到跟孩子受傷或者被虐待有關的,夏雪凝都要想方設法去幫助對方。

夏雪凝在圈子裡很有名,被稱為兒童守護大使。

陸辰也沉默了:「那麼,她報完仇之後,怎麼辦?」

「這是她的選擇,蔣燕找回記憶後執念很深,就算魂飛魄散她也要復仇。」

陸渺渺偏頭看向陸辰:「二哥,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冷漠?」

她也可以阻止蔣燕化身厲鬼報仇的。

前面她也說過,厲鬼不是誰都可以變的,蔣燕能化身厲鬼,可見她要對方的命的執念有多強烈。

陸辰搖了搖頭:「不會,渺渺,我們不是聖人,各人有各人的命,盡人事,聽天命。」

「二哥,沒想到你還挺豁達的。」陸渺渺一聲聲二哥,叫得特別順口。

「那那個道士呢?」陸辰覺得,不只是王發要受到懲罰,那道士應該也一樣。

陸渺渺看向窗外:「放心,王發死後,蔣燕也會找上他。我在蔣燕身上下了符咒,到時候,我會追蹤到她所在之地。」

若是蔣燕打不過那個道士,陸渺渺不介意幫上一把。

她眼珠子一轉,唇角帶了慧黠的笑意,陸辰突然就覺得,他這個妹妹,像只小狐狸一樣狡黠聰慧呢,不過,他喜歡!不愧是她的妹妹!

今天這一天,過得可謂是驚心動魄,車子終於回到陸家,已經是晚上11點了。

沒想到,誰都沒有睡,每個人都帶着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們,尤其是陸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