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第25章

還是靠着綠蘿的照顧,趕緊簡單收拾了一番才上床歇着。

因為雙宜閣是真的大,打掃起來需要時間,她現在只能住江徇的屋裡。

蘇柒柒躺久了北院的硬板床,突然睡進了金絲軟枕的豪華架子床,不僅身下軟軟的,大夏天鋪的東西都涼絲絲的。

要不是現在肚子大不方便,她保管能滾上幾圈慶祝,但是現在這樣躺在床上把身子擺成大字形也挺舒服的。

「綠蘿,綠蘿,把裏面的蠟燭熄了。」

蘇柒柒無意瞟見了紗帳上串的珠子,好像不是普通小珍珠。

「姑娘,王爺沒回來呢,您等等王爺,」綠蘿建議。

蘇柒柒:「王爺屋子裡蠟燭多,熄一兩支沒什麼的。」

她想知道那珍珠是不是夜明珠,仰着下巴巴巴的盯着,都快把脖子仰斷了。

綠蘿發覺姑娘急的很,想想王爺的屋子裡蠟燭確實多,滅一兩支是沒什麼。

緊跟着滅掉了靠兩處床邊的燭台,蠟燭滅掉的那一瞬,紗帳上的珍珠立馬出現了瑩瑩的光亮。

蘇柒柒大喜果然是夜明珠,珍珠她見的不少可真沒見過夜明珠,迫不及待的爬了起來離近了瞅。

江徇也太大氣了,睡個覺還要把紗帳上鑲一圈夜明珠,不怕晚上亮的睡不着嗎。

那麼多,蘇柒柒恨不得拽一顆下來,不過她現在連自己的行李包都沒有,拽下來沒地放。

塞懷裡萬一晚上在她懷中發光了咋辦,被江徇看到要社死。

「做什麼呢。」

蘇柒柒愁的要死,沒注意手就摸上了一顆夜明珠。

被江徇這麼一聲嚇的她差點仰到床下去,幸虧被江徇過來攔腰扶住了。

她捂着受驚的胸口喘氣:「嚇死我了。」

拍了幾下胸口,蘇柒柒發現江徇的臉上有一下一下的微弱熒光,她低頭一瞧不知道啥時候把夜明珠給拽手裡了。

蘇柒柒緊張:「奴婢不是故意的。」

雖然她很想要,但真不會在江徇來的時候拽。

江徇把人放坐在床上,捏住蘇柒柒朝他遞來的夜明珠,模樣尋常。

「本王也不喜歡把夜明珠掛在床頭,太亮了,柒柒不喜歡扯掉了也好。」

府中的布置是從他住進來前就弄好了,有些地方照他的喜好改了一番,有些沒動,床榻前綴夜明珠屬實奢侈。

他也不愛休息時頭頂懸着亮光,就以為蘇柒柒方才那反應也是不喜歡。

隨後,他又把那顆夜明珠塞到了蘇柒柒的手中,算是送她了。

「夜明珠做簪子好看,拿去讓人打磨一下做成簪子戴吧。」

蘇柒柒:「……。」

還有這好事,她方才咋沒多拽幾顆,一時間漸長的貪心佔據了僅剩不多的良心。

她這個悔呀。

「謝謝王爺。」

蘇柒柒還是很高興,興沖沖的弓起背爬到自己的枕頭邊,把珍珠塞到了枕頭下。

江徇能發現她確實很喜歡他送的夜明珠,但卻沒高興成白天的模樣。

江徇以為她是顧忌白天他沒回答的話,等蘇柒柒將夜明珠藏好後,他斟酌道。

「本王不反感。」

「啊,」蘇柒柒一時沒太明白,聽見這話立刻轉過身子又問一遍。

「王爺什麼意思。」

江徇是個正常的男人,蘇柒柒雖不是他的妻,但也是未來能夠跟他白頭偕老的人。

他喜歡她的單純直率不世故,和她在一起他不用防備什麼,點了點自己的側臉示意:「本王喜歡,不用怕本王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