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三哥哥好好啊,謝謝三哥哥。」江遇一臉嬌憨的討巧賣乖,讓江攬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來給妹妹。

他其實算不得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到底也是富養出來的公子哥,沒什麼耐心和性子,對江遇,除了彌補這麼些年來的愧疚,其餘的便是來自那身體髮膚的一種血緣之親的感覺。

妹妹乖巧又討喜,換做是誰都會憐惜的。

最實際的例子就是陳家那個狗比,對宜寧冷淡的很,這才初見小遇呢,就急着揪他家小姑娘的小辮,急着想要引起小姑娘注意。

他可把陳執這狗看的透透的了!

察覺到江攬投來的充滿敵意的目光,陳執:

「?」

同樣的,江遇一邊享受着江攬僕人一般的伺候,一邊心裏罵著他笨蛋。

大笨蛋,隨便哄哄就這樣了,能不能有點江家三少的霸氣,拿出零點幕後指使人的戾氣來。

「妹妹,三哥也沒吃飯,我教你剝蝦吧,等會菜涼了,就不好吃了。」江宜寧不甘心的繼續作妖,一副溫柔大姐姐的模樣,跟江遇這嬌柔的性子形成對比。

白蓮碰上綠茶。

不等江遇開口說話,江攬果斷道:

「不必,天熱,我就愛吃涼的。」

「……」

使然,江遇朝江宜寧投去一個無辜的表情,沒辦法,這就是來自親哥的偏愛。

看着江遇這副恃寵而驕的模樣,江宜寧狠狠一摔筷子,終於忍不住氣着大步流星跨出餐廳噔噔噔的上樓了。

然而沒有一個人去追她。

見江宜寧這副不符合大家嫡女的氣度,江鶴皺了眉。

若非阿禾說要把宜寧留下來,他是要送走的,當初錯認回來宜寧是因為她手上戴着的鐲子,可那鐲子究竟是宜寧從小遇手上搶來的還是贈予的尚未知,這種關係留在江家的確尷尬。

他原本以為宜寧會更加懂事顧及着旁的事讓着妹妹,結果居然處處挑事,白瞎這些年的培養了。

「小遇別多想,等會吃完飯了讓你三哥哥……跟陳執哥哥帶你四處轉轉。」江鶴猶豫了一下,補上陳執的名字。

「嗯……」江遇擺出小白花委屈的表情,繼續扒拉着飯,動作婉約。

見此,江鶴心裏更難受了幾分。

無疑的,親生和非親生之間他自然是更要疼愛這親生女兒一些的,無須什麼道德綁架,那種親緣之間的感覺是外人無法體會的。

即便是江家抱錯人,可是他們把她從那個鬼地方救了出來,嬌生慣養養育了她那麼些年,不欠她什麼是自然的,自然也就沒有什麼愧疚的。

他們去救人的那個地方,殘酷冰冷,無法想像小孩子在那裡呆那麼多年,他們對小遇的愧疚不止一點兩點。

對於江宜寧,他們不欠什麼,只是相處這麼多年,也不是什麼陌生人,但除了這層養育和被養育關係,也再無其他。

他們把對原本屬於小遇的寵愛給了江宜寧這麼些年,也夠了。

接下來的寵愛,就全該是小遇的了。

如果宜寧懂事,那麼她以養女身份呆在江家,他們會給她安排好一切,往後人脈資源也不少她。

但若她敢傷害小遇,那點微薄的情誼,不足以當她的保命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