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沈嫣跪在母親身後,抬眸望着攝政王尊貴冷峭的背影,眼底忽然划過一抹嫉恨之色。

這麼優秀的男人憑什麼便宜了沈凝?

沈凝已經失去清白,攝政王娶她如果是為了得到鎮國公府的忠心,那自己嫁過去不也一樣嗎?

反正她們都是沈家女兒。

她甚至比沈凝更多幾分優勢。

這樣想着,沈嫣忍不住低聲開口:「母親。」

「嗯?」沈夫人尚未從驚惶中回神,聞言下意識地轉頭看她,「怎麼了?」

「我想嫁給攝政王。」沈嫣耳根子染上一抹紅暈,聲音輕柔而嬌羞,「比起失去清白的大姐,我應該更適合。」

沈夫人表情一驚,她想嫁給攝政王?

她忍不住抬眸看向正往海棠院走去的沈凝,再看看此時一臉羞澀的沈嫣,直覺告訴她,攝政王要的就是沈凝,甚至是沈凝不同於尋常女子的脾氣,那麼冷,像是滲人,像是剛從冰窖里走出來……

不,像是剛從地獄裏走出來的死神。

沈夫人覺得自己應該馬上駁斥女兒的說法,沈嫣不適合攝政王那樣可怕的人。

可話到嘴邊滾了幾圈,她卻還是沒能說出口。

萬一……萬一可行呢?

「嫣兒,攝政王要的是你姐姐。」沈夫人眉心緊鎖,壓低聲音說道,「而且攝政王權傾朝野只是暫時的,他活不了多久,等皇上親政掌權,他——」

「攝政王要的只是鎮國公府的女兒。」沈嫣反駁,「母親,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會娶一個不清白的女子為妻,何況攝政王跟大姐從未有過感情。」

連秦硯書跟沈凝多年青梅竹馬的情分,都因名節而退婚,攝政王那麼尊貴的身份,怎麼可能要一個殘花敗柳?

還不許別人說,不就是心裏在意嗎?

「可是——」

「而且皇上不是還沒親政嗎?」沈嫣小聲說道,「攝政王那樣的人,應該有自保之道,女兒不怕。」

沈夫人一驚,不知沈嫣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

不管他有沒有自保之道,歷朝歷代的攝政王有幾個能得善終的?何況攝政王還中了毒……

沈夫人壓下心頭驚惶,扶着侍女的手站起身,抬頭看向驚魂未定的秦夫人。

她正要開口,卻見秦夫人冷冷瞥她一眼,語氣帶着幾分余怒未消的不悅:「回府!」

沈夫人一滯,沉默地望着秦家人離開。

這兩天里發生的事情讓她心力交瘁,待前院徹底安靜下來,沈夫人才有些疲憊地轉身往內院走去。

沈嫣跟在母親身後:「攝政王命令任何人不許再提『殘花敗柳』這些字眼,明擺着他心裏是在乎的,只是想拉攏鎮國公府,所以才降下身段娶大姐……母親,萬一攝政王以後想起這一茬,對大姐生了芥蒂,遷怒鎮國公府怎麼辦?」

沈夫人心頭一沉,這也正是她和國公爺擔心的問題。

「若我替嫁過去,這些問題就都不存在了。」沈嫣垂眸掩去眼底精光,「等女兒成了攝政王妃,定給鎮國公府掙一個風光顯赫,讓父親位極人臣,讓大哥仕途順遂。」

說到這裡,她低着眉,黯然苦笑:「大姐現在對我們跟仇人似的,若是她利用攝政王的權勢報復我們,母親,鎮國公府只怕……」

沈夫人心頭一緊,想到今日沈凝的態度,只覺一股寒氣從腳底竄上脊背。

嫣兒說得對。

沈凝如此態度,以後怎麼可能善待鎮國公府?萬一她想報復……

「我去找你父親談談。」沈夫人再也待不下去,心慌意亂地轉身去往主院,走了幾步又不放心地轉回頭,「嫣兒,你先別輕舉妄動,等我們商議之後再做決定。」

沈嫣乖巧地點頭:「母親放心。」

沈夫人這才放心帶着人離開。

沈嫣注視着她的背影,眼前忍不住又浮現攝政王那張恍若天神的容顏和君臨天下的氣勢,面上浮現一抹勢在必得的光芒。

這麼優秀的男人一定是她的。

一個在山上遇到劫匪,被人糟蹋了身子的女子,怎麼能有資格擁有這樣完美的男人?

她是為了沈凝着想,更是為了沈家着想,避免以後有一天被攝政王翻舊賬。

到時不但沈凝會死得很慘,沈家也會遭到連累。

所以她嫁過去是最好的決定。

沈嫣嘴角掠過一抹計謀得逞的笑意。

但是嫁過去要有嫁過去的理由。

沈嫣回到自己的屋子裡,喊來她的貼身侍女小蘭:「你去給秦硯書的小廝遞句話,今晚夜半三更,讓秦公子派輛小一點的馬車到沈家後門,他會得償所願。」

小蘭聽得心驚肉跳:「二小姐,這……」

「叫你去就去。」

「是。」小蘭領命而去。

沈嫣坐在梳妝台前,看着鏡子里這張貌美不輸給沈凝的臉,緩緩眯眼。

她比起沈凝差哪了?

秦硯書對沈凝念念不忘,一門心思想納她為妾,她替沈凝嫁給攝政王,不是兩全其美嗎?

既不會得罪攝政王,也不會跟秦家反目。

沈嫣如此想着,覺得合情合理。

午時沈凝在屋子裡補眠,沈嫣親自帶人把午膳送到她屋子裡。

「大姐。」沈嫣站在床前,溫柔地喊她起身,「你今早就沒吃飯,我特意讓廚房做了盅補湯,還有你平日里愛吃的幾道菜。」

沈凝睜開眼,眼神里掠過的冷光如刀,驚得沈嫣忍不住退後一步,生怕沈凝對她動粗似的。

然而她很快意識到這樣的動作不妥,連忙揚起一抹善意的笑容:「大姐,起來吃飯吧。」

沈凝起身,海棠院的丫鬟趕緊端水進來伺候。

簡單洗漱之後,沈凝漠然坐到了桌前。

沈嫣把湯盅端到她面前:「大姐嘗嘗這湯。」

和善熱情的態度,溫柔體貼的模樣,讓人恍惚以為她們之間真的姐妹情深,情比金堅。

沈凝目光垂落在面前的湯品上,嗓音漠然:「再拿一個碗過來。」

「大,大姐?」沈嫣強愕然,「這個補湯不多,是專給你補身子的。」

沈凝平靜地看着她:「我不想重複第二遍。」

沈嫣僵了僵,隨即遞了個碗給她。

沈凝慢條斯理地拿勺子把湯一分為二,其中一半遞給沈嫣:「陪我吃。」

沈嫣神色徹底僵住,心頭慌亂:「大姐……」

「怎麼?」沈凝抬頭看她,眼神陰惻惻,像是瞭然於心,「有問題?」

「我……」沈嫣尷尬地笑着,「這湯是廚房特意為你做的,再者……再者我方才用過飯才來的……」

「需要我喂你?」

沈嫣臉色一變,想到她不僅在湯里下了料,其他幾道菜里也有一些,不管楚凝吃哪個都逃不過。

而自己只需要吃一小口讓她放心,應該沒什麼大礙。

沈嫣強自壓下不安,拿起一個瓷勺,小口地吃了起來。

沈凝就這麼靜靜看着她,眼神幽深,讓人看不透她在想什麼。

沈嫣吃了兩口,見沈凝一直沒沒動,乾乾一笑:「大姐,你怎麼不吃?」

「你先吃。」沈凝嗓音冷漠。

沈嫣握着勺子的手一緊,還要再勸,卻聽沈凝道:「你把湯喝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