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席嬤嬤說:「那個折枝看着是個正經丫頭,但攏翠就不好說了,長得就妖妖嬈嬈的,走路扭着腰身。」

白芷聽了,心中也不禁猶疑起來。

「嬤嬤,你把攏翠叫來。」

「這恐怕不行。」

「怎麼不行?」白芷惱怒,「我是側妃,是王府地位最高的女人!我叫一個丫鬟來也沒資格?」

「折枝和攏翠都是王爺從宮裡帶出來的,地位與其他丫鬟下人不一樣。側妃您若硬要叫她過來,她自然不敢忤逆。但是,若被王爺知道了,恐怕……」

「我不過叫她來說幾句話,又不會殺了她!」

白芷堅持,席嬤嬤也沒法子,只得去把攏翠叫過來。

攏翠的確長得嫵媚,尤其眼尾一粒淚痣,更添三分風情。

白芷瞧着,心中越發肯定那個人就是她,冷笑一聲道:「好個美人!從前竟沒看出來,你竟是個有野心的!」

攏翠愕然:「側妃這是何意?」

「你跟着王爺的時間不短,你要侍奉王爺,我也不好說什麼。但是,你別痴心妄想生了孩子上位。」

白芷朝杏花抬了抬下巴。

杏花立即端來一碗葯。

攏翠心思機敏,一下子就意識到了什麼。

她被氣笑:「白側妃,奴婢雖然身份卑賤,但也知道做人的本分。您若是沒有證據,那就是誣陷。咱們便到王爺面前分辨分辨!」

「呵!你拿王爺壓我呢?你覺得王爺是看重你一個奴婢,還是看重我?」

「奴婢自然不如側妃身份高貴,但再低賤的人,也不願意被潑一身髒水!」攏翠伸手就掀了葯碗。

白芷大怒,喝道:「來人,給她把葯灌下去!」

攏翠力氣雖不小,但也敵不過三四個粗壯婆子。

她硬是被按住,強行扳開嘴,灌下去一碗避子湯。

白芷撫摸着手腕上的玉鐲,閑閑道:「攏翠,你記着,若你不聽話,你在外頭的爹娘和姊妹,日子可能就會難過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