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亡妻斗羅:再現唐門榮耀第4章 真相在線免費閱讀

亡妻斗羅:再現唐門榮耀第5章 心舞在線免費閱讀

「有個大師曾經說過,只有被抹殺的天才,沒有變廢的天驕!你現在所面對的,只是一場磨練,只要找到正確的方向,你還是可以恢復曾經的輝煌!」張天正並沒有因為唐威這兩年半的狀況而否定他。

「行吧,您就告訴,殺害沫沫的幕後主使,到底是誰吧!」唐威不再多說,既然張天正將他帶到密室里來說,想來背後的主使並不簡單。

「唐家,莫家,皇室!」張天正壓制着怒火,一字一頓的說出了六個字。

「什麼?」唐威震驚的站起身來!

張天正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隨即擺手示意唐威坐下,唐威這才穩定心神坐了下來。

「你的二叔,不對,你現在已經不是唐家人了,也不應該說是你的二叔了,應該說是唐家僱傭軍首領,也就是唐家族長唐大鎚的親弟弟唐二錘,他的長子唐毅你應該了解吧?」

唐家僱傭軍由唐二錘統領,常年在外駐紮接取懸賞任務,是唐家第二經濟來源,而唐二錘的長子唐毅一開始是唐家後輩里天賦最好的,也是被當成下一任族長來培養的,直到唐威的光芒將他掩蓋。

唐毅這個人,唐威還是了解的,這個人自私自利,屬於打自己一拳就是理所應當的,別人要是瞪他一眼,他就恨不得殺人全家,自私又狹隘,還要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當初和唐威有一場戰鬥,在戰鬥前,居然在唐威的湯里下藥,不過最終還是敗在了唐威手裡!

「此事與他有關?」聽到張天正提起了唐毅,又想到唐毅的為人,唐威自然而然就知道這件事跟他有關了。

「沒錯,這件事確實跟他有關,只不過在這件事當中,他頂多是知情,而他背後主導這件事的,是他的父親唐二錘。他們的目的就是阻攔的晉陞斗羅,因為一旦你晉陞了斗羅,唐毅在唐家享有的所有待遇,都將歸你所有!」

聽到這裡,唐威怒從心起,他沒想到這件事的背後,還有這樣的算計,家族當中,還有如此勾心鬥角,他竟是半點沒有察覺。

「若是如此,那也是為了家族內部的利益之爭,跟莫家還有皇室之間有什麼關聯?他們為何要牽扯到這件事當中?」如果只是這樣,唐威還能理解,但是張天正剛才說了,幕後的主使是唐家,莫家,皇室。

張天正緩緩說道:「這就要從你跟莫家那小姑娘的事說起了。」

唐威的臉色微微一變,說道:「心舞心地善良,純真無邪,她是不可能參與到這件事來的。」

過去的唐威因為在唐大鎚從小的教導下,喜怒哀樂都沒有自己的選擇,哪怕是喜歡的女孩子,他也沒得選,莫心舞可以說是唐威心中的白月光,她的善良,她的純真,她那一身絕妙的舞姿,讓唐威不至於墮入扭曲的深淵。

是的!唐威對莫心舞是一種純粹的特別的感情,沒有傳言中的所謂私情,兩人一直禮敬有加,相敬如賓,互為知音,向彼此訴說心中怨苦!

「也許吧,我並不了解那小姑娘是什麼樣的人,但是我知道他的父親是什麼樣的人,莫輕狂是一位有着很大野心的梟雄,他發現你跟他女兒之間的事之後,他自然會想讓你這位天之驕子成為他的女婿。可是,你已經是我張家的女婿了,張家與莫家可以說是水火不容,就算他願意把女兒嫁給你做二房,也會覺得我張家會從中阻撓,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沫沫徹底消失,讓唐張兩家出現隔閡,最好反目成仇!」

張天正說的有理有據,唐威根本就找不到破綻,仔細想來,當初有一段時間,唐威見到莫心舞的時候,看她心事重重的樣子,之前總是敞開心扉的她卻沉默寡言,甚至還想要獻身唐威。

對於那時候的唐威來說,莫心舞是他心靈上最後的純潔,他不願意自己玷污這份純潔,所以自然而然就拒絕了,自從那以後,兩人很少再見,見了面,也很少說話,從遺迹出來後,到了約定的時間,唐威都沒有再去過約定的地方!

「皇室跟這件事又有什麼關聯,他們在這件事當中,又扮演了什麼角色?」唐家和莫家牽扯這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這件事與皇室又有什麼關係呢?

要知道,那時候的唐威在天方城是天才少年,但是在整個天星帝國來說,也不是什麼炙手可熱的存在,唐威與皇室的接觸,也是在他晉陞到斗羅王之後的事了。

「皇室的目的是什麼目前我也還沒有查清楚,線索已經斷了,以張家現在的實力,很難繼續追查下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皇室確實和這件事有關,但是具體牽扯到了哪些人,我也不好推測!」

「如果我能夠恢復曾經的實力,我一定會為沫沫討回一個公道,給她一個交代的,我承認,我雖然不愛她,但她終究是我的妻子,我不會讓她死不瞑目的!」唐威在此表下了決心。

「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嗎?」張天正其實心裏是沒底的,因為他也不確定唐威是否能夠恢復往日的風采。

光靠張家的力量,就很難跟唐家和莫家對抗,更何況這件事的背後還有皇室,張天正是張家的族長,他必須要理智的面對一切問題,不能因為衝動而搭上張家!

張天正在等待一個變數的出現,而這個變數,也許就是唐威,而他之所以對唐威所有期待,是因為此前他遇到了一位大師,這位大師對於唐威的看法就是日蝕現象,也就是一種特殊的原因,限制了唐威,而這種限制,顯然不會長久。

「我想要離開天方城,畢竟在這裡認識我的人太多了,得罪過的人也太多了。」唐威自然是沒有改變離開的決定。

只不過這一次,他打算要去見莫心舞一面,他現在才知道,原來當初莫心舞是受到了家族裡的脅迫,而唐威卻沒能察覺,也沒有幫助到她。

似乎是看出了唐威心中所想,張天正說道:「聽說許家要向莫家提親,提親的對象便是那莫心舞,估計明天就去莫家下聘禮了!」

張天正繼續說道:「如果你願意,可以在張家住一晚!另外,今日我們所談之事,切記不可透露給其他人,特別是坤兒,他若是知道真相,只怕會莽撞行事!」

「今日之事,小婿保證絕不會向第三人說起。就此拜別吧!」唐威顯然並不想住在張家,他想要即刻前往莫家,去見莫心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