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阮予說不清自己的感覺。

可能是有種強烈的直覺——如果她不說這句話的話,面前的顧宥辭就要哭鼻子了。

???

這是一種離譜到奶奶家的直覺。

「嗯。」顧宥辭身上的氣場更冷了,他將相框放回去,掀開被子躺在了沙發上,腿長的伸出去沙發一大截。

一顆帥頭枕在粉色的派大星枕頭上。

她多冒昧啊……

再怎麼說顧宥辭這幾年對她挺好的。

阮予正要說話,但是他已經閉上眼睛淺寐,她只好回床上睡覺,她拿起亮屏的手機一看:【最近有個新選秀,和Star女團聯名的,有沒有興趣?——華笙】

新節目?

阮予想起自己現在的狀況,於是回過去一句:【我身體近期在調理,不能有劇烈活動,抱歉華哥。】

不到五秒那邊又發過來——

【站樁也不行?】

【這個……倒是沒關係。】

【沒關係,實在不行到時候我們坐着。】

阮予看到那句「阮阮你真的合適,來吧來吧」,不懂為什麼華笙這麼執着,她回了個「嗯」,縮進被子,覺得舒服的要命。

鹹魚日常才是最適合她的。

家裡多了一個人,也沒有影響阮予熟睡。

到了後半夜,可能是孕婦容易缺水口乾,阮予迷迷糊糊地去餐桌,看到沙發坐起來靠着的帥氣男人,差點被嚇到,「你怎麼了??」

顧宥辭揉着太陽穴的指尖放下。

阮予很快就明白了,她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沒有發燒。

是的,顧總有個很病秧子的體質——

受不了涼。

別看這顧宥辭高高大大的,身材好的不得了,當時結婚沒多久,他們幾個好友在戶外約露營,燒烤中途下雨淋了三五分鐘。

晚上他就發高燒了。

阮予在帳篷里照顧了顧總一晚上。

從那以後家庭醫生和她說,顧宥辭確實從小就對冷十分敏感,但是他自己是個能忍的,只要是不說,一開始家裡人都不知道。

「去我房間睡吧。」阮予自己也困,她扯了扯顧宥辭的耳朵,完全沒覺得有什麼不妥,「我去喝個水,去吧……」

顧宥辭抬頭看她。

他沉默了片刻,起身進了主卧,聞到了熟悉馨香的味道,竟然抵不住身體的疲憊,習慣性躺了下去,將她睡亂的枕頭撫平。

今天洛川沒說完的話——

可是你看起來對嫂子……

很不一樣是嗎?

顧宥辭也無法感知到自己奇怪的情緒,明明這些年,對阮予從來沒有過多的情緒,只是多了一個同床共枕的人,可是就在離婚的那一刻……

莫名的佔有慾。

究竟是為了奶奶,還是他自己今天想來。

他也說不清。

阮予回來的時候,還沒有很清醒,她慢悠悠的踢了拖鞋上床,摸到被子就往裡拱,香軟的身子躺倒在顧宥辭身邊。

然後翻身靠近他溫熱的胸膛。

「阮予?」

「睡吧……」女孩兒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這是……把他當小孩子?

顧宥辭垂下的眼眸閃過一絲柔軟,然後順從心意伸出胳膊,輕輕放到她腦袋下,看到女孩兒習慣性的靠過來。

兩人以一種熟悉的方式相擁而眠。

不可否認的是——

顧總睡了這些天以來,最好的一次覺。

一夜過去,清晨陽光灑進來。

顧宥辭生物鐘還算早。

而此時,身邊已經沒有了阮予的身影,明亮的衛生間傳來吹頭髮的聲音。

「醒了?」阮予塗好面膜走過來,「我一會兒有事出門,衣服我烘乾了,在衛生間,我們什麼時候去見奶奶?」

「周末。」

顧宥辭見她神情自然。

完全看不出他倆抱着睡了一覺。

他說完,進了她身後的浴室。

「周末啊……」阮予忽然就嘖了一聲,和陸晞約了周日錄歌,加上MV周末也要宣發了,這個休息日得泡湯了。

更別說還有新節目。

阮予坐在梳妝台前,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她沒打算這麼快復出,但是……醫生說她子宮後位,肚子應該挺小的。

應該能撐到五個月?

到時候掙夠了奶粉錢,就告訴爸媽安心養胎算了。

阮予聽着浴室的聲音,想起昨晚自己和他睡在一起,醒來的時候,自己口水都要流到顧總大胸肌上了,忍不住嘆了口大氣。

算了,以前怎麼樣都睡過,只是躺在一張床上。

多一次又如何!

而且顧總看上去也不打算糾纏,正好~

阮予換了身衣服,簡單的不規則圖案T恤和闊腿五分褲,小腿纖細筆直。

還順手綁了個低馬尾。

顧宥辭出來時,看到這樣的阮予眼神一頓,離婚之後,她……

看起來很像個小女孩兒,很清純。

以前的阮予,不管是陪他去哪兒的私人宴會,都是修身裙加捲髮,昂貴好看的細高跟鞋,努力扮演着他身邊的「花瓶」。

也沒人讓她這樣做。

顧宥辭好像知道,她為什麼執意想離婚了。

不單單是因為桑以凝。

阮予在這段婚姻中從來都沒情願過,她更在乎他的恩情,對她父母公司的支持幫扶,甚至……在乎到自己隱退。

不繼續夢想的舞台事業。

「沒時間做早飯,顧總去公司喊個外賣吧。」阮予拿上鑰匙和小包,正在拿手機回消息,顧宥辭點頭,緩緩走向門口。

兩人沒有再說什麼。

「喂——」

「五期片酬?」

「我稍微考慮一下……《星引力法則》前面的錄製,我可能沒有時間參加,暫時不用談,好,一會兒見面說。」

顧宥辭推開門的手停住。

《星引力法則》?

他腦袋一閃而過昨天那些老總的說辭,也是為了這個節目大費口舌,他猶豫片刻,伸手關上門進了電梯,撥通了特助的電話。

「喂總裁——」

「晨星關於《星引力法則》新策劃的合約書,等下拿到我辦公室。」

「是!」特助有些不解,億盛的決策總裁不是很少管嗎,「如果總裁要投資的話,我把管理部的評估書也一起交給您。」

「不用。」

顧宥辭瞥到空蕩蕩的無名指,「我會親自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