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自從知道秦老夫人對她做的事後,她變再也沒喚過老夫人母親。
秦老夫人瞥了鄭微夢一眼,沒好氣道:「一點規矩也不懂,這麼喜慶的日子,卻着一身白。」
目的達到,秦老夫人卻還不忘嘲諷。
鄭微夢離開的腳步一頓,轉身語氣沉沉道:「老夫人,我母親是堂堂榮王妃,我乃榮陽郡主。
我不止要自己守孝,還可以讓魏昊陽明日也披麻戴孝。」
一句話,將秦老夫人氣得夠嗆。
鄭微夢一身冷意,壓抑着心底翻湧的情緒,轉身離去。
剛到門口,一身寒意的魏昊陽迎面走來。
鄭微夢愣了愣,繞過他便要離開。
魏昊陽面色微沉,抓住她的手將她帶進屋,不容置疑道:「今夜,一人都不能少。」
第十九章屋內的兩人臉色一僵。
可秦老夫人很快便恢復尋常,拍了拍身旁空着的位置道:「寒兒,來坐。」
秦老夫人指的位置便是她和楚然中間的位置。
鄭微夢聽見此言,站在原地不再掙扎,只冷眼看着魏昊陽。
其中嘲諷如冰刺般。
魏昊陽卻不放手,冷聲質問楚然:「你為何會在這裡?」
然而楚然還未回答,秦老夫人便摸瑾兒的臉,維護道:「是我讓她們來的,我可捨不得我的孫兒孤零零過年。」
魏昊陽冷厲的視線看向楚然。
楚然對上他的視線,心中一凜,可隨即便有恃無恐。
魏昊陽眼神更沉。
他一言不發,拉着鄭微夢坐到了另一邊,兩人緊挨着。
楚然和秦老夫人臉上的笑都僵了僵。
秦老夫人給楚然使了個眼色,她便起身出去了。
鄭微夢沒想到魏昊陽會這樣做,忍不住偷偷的看着他冷峻的側臉,將心底的漣漪壓下。
她告誡自己,這只是自己的錯覺。
不一會,楚然又進來了,身後還跟着上菜的丫鬟。
楚然走上前,站在鄭微夢和魏昊陽中間,端了一道菜放到他面前,婉約道:「昊陽哥,這是我特意為你做的松鼠桂魚。」
「昊陽哥,還記得嗎?
當初我最愛吃這道菜,你也說定要嘗嘗是什麼味道,吃過後,便愛上了。」
鄭微夢心中悶悶的,她記得魏昊陽愛吃這道菜,卻沒想到原來是這個原因。
楚然嘴角擒笑,為魏昊陽夾了一塊魚放進他的碗里,繼續道:「當初昊陽哥不愛上學堂,經常被伯父責罰,每次你一被罰,我便偷偷帶食物給你……」鄭微夢聽着,心越來越澀,想不在意卻忍不住想知道從前的魏昊陽是怎樣的。
原來,狀元郎,年少時不愛讀書。
原來,他受罰時,是楚然陪着他。
難怪魏昊陽會對楚然念念不忘。
那樣的魏昊陽是她全然無法觸碰到的存在。
鄭微夢心中不是滋味。
她緊了緊手,想將這些情緒拋開。
魏昊陽沉默着,目光在堂上老夫人和楚然身上划過。
楚然悄悄的用眼神示意瑾兒。
瑾兒立刻笑着道:「爹爹,我也最愛吃娘親做的魚魚了。」
魏昊陽看了瑾兒一眼,便拿起筷子,嘗了一口。
楚然見狀,心底得意。
轉身離去時,在無人看見的地方,挑釁的朝鄭微夢一笑。
那抹笑,深深的刺進鄭微夢的眼底。
她垂下眼帘,沒再看身邊的男人一眼。
這段年夜飯,鄭微夢吃得索然無味。
吃完,鄭微夢走在前面,回到暢映閣。
魏昊陽跟在身後,眼見她越走越快,伸手,一把拉住了她。
鄭微夢手掙了掙,卻沒有掙開。
她只好放棄,冷聲道:「大人這是何意?」
魏昊陽卻倏然將她的手抓得更緊了,逼近她,眼底幽深:「你忘記了要如何稱呼自己的夫君嗎?」
鄭微夢一頓,想起了上次被他困在榻上,逼迫喊「夫君」的場面,心底窘迫。
魏昊陽見狀,眼神微暗,放開她的手,走到桌旁坐下。
他指尖輕扣着桌面,薄唇輕啟:「我想吃你親手做的餃子。」
第二十章鄭微夢面色微變,頗為不甘願的開口。
「怎麼,大……你今夜沒吃飽?」
魏昊陽語氣輕柔:「夫人不想做嗎?」
鄭微夢僵持一刻,心裏百種情緒糾纏,良久才道:「您的吩咐,我自然會做。」
說完,便帶着素霜走了出去。
屋內,只留下魏昊陽一個。
魏昊陽等了一會,沒見到鄭微夢,反倒是雲二匆匆進來,稟告道:「大人,那件事情有線索了。」
魏昊陽眉眼一沉:「你先下去。」
雲二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猶豫,想起曾經榮王封地的情況,便催促:「大人,不能再耽誤了。」
魏昊陽的手攥緊了拳,臉黑如墨,最終還是邁步離開。
等到鄭微夢端着餃子回來時,魏昊陽已經不在了。
屋內空蕩,她把餃子放在桌上,嘴角勾起一個無聲嗤笑。
此時。
魏昊陽已經駕馬到了城外。
今夜的月光格外的圓。
魏昊陽停下,回身望着京城首輔府的方向。
當年榮王之事終於有了進展,他需得親自去一趟。
希望今年能與她一同過元宵。
往年,他總是錯過,希望今宵不會。
元宵前夕。
秦老夫人舉辦了一場宴會,邀請了許多京城官家大夫人。
其中便有她的妹妹,柳國公老夫人。
眾位夫人齊聚一堂。
秦老夫人和國公夫人坐在最上首。
「姐姐,好久不見。」
「二妹,近日看你越來越精神了。」
姐妹兩互誇了兩句。
國公夫人往廳內瞧了瞧,忽地「咦」了一聲:「你兒媳呢?」
秦老夫人神色一斂,解釋一句:「她近日身體有些不適,不宜見客,不過今日這麼重要的場合。」
她話鋒一轉:「王嬤嬤,去喚少夫人出來。」
王嬤嬤離開,屋內依舊一片熱鬧。
不消片刻,鄭微夢便來到了前廳。
她穿着一席素色衣衫,襯得她面色有些蒼白。
因為守孝,頭上只簪一朵雪白絨花,不染胭脂卻如清水芙蓉。
鄭微夢見了禮,施施然站在中間,所有夫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
眾人談笑風生,秦老夫人任由鄭微夢站在那裡。
鄭微夢不卑不亢,彷彿很習慣這樣的場面。
她這樣,反倒讓秦老夫人下不來台。
秦老夫人道:「各位,老身請了戲班,各位夫人請移步。」
一行人來到熙言閣。
鄭微夢正要坐,便聽秦老夫人道:「我兒媳一向恭順,讓她給大家看茶。」
她一回頭,便看到王嬤嬤已端着茶壺到她面前。
素霜知老夫人是刻意折辱,心疼主子,便要上前接過茶壺。
鄭微夢不着寒跡的攔住她:「無礙。」
說完,接過茶壺,一一為眾人斟茶。
老夫人休不掉她,便將厭惡化為明面上的折辱了。
鄭微夢表情淡然,看不出她喜怒。
「雖然是郡主,卻也早已被皇上厭棄,這杯茶,我們當得起。」
「這麼些年,也沒生出一兒半女,難怪老夫人看她不順眼。」
幾位夫人低聲議論,只覺得揚眉吐氣。
想當年,她們都無比羨慕鄭微夢,她不止是尊貴的郡主,更是嫁得如意郎君,夫君位高權重。
只是七年過去了,她卻一臉病態,無子嗣,又遭婆家嫌棄。
不像她們,孩子已然五歲。
這時,在熙言閣外,一個不起眼的丫鬟連忙跑到了西院。
楚然的住所。
「楚夫人,眾位大人正在熙言閣看戲。」
楚然交給她一袋銀子:「就按照我之前交代你的去做。」
丫鬟高興的領了銀子:「是。」
楚然看着熙言閣的方向,眼底閃過一抹得意。
這次事成,她就不信秦府還能容下鄭微夢!
第二十一章熙言閣。
戲台上唱的是《天官賜福》。
鄭微夢斟完茶站在秦老夫人身邊。
這廂,國公夫人柳老夫人看了眼秦老夫人的神情,笑了笑,朝一旁招招手。
「姐姐,我有一人介紹給你。」
話落,她身旁一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