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沈爺爺大驚:「你不是一直喜歡鈞麟的嗎?」
鄭可昕見爺爺已經有所動搖,便開始耐心解釋:「以前的喜歡是小孩子的喜歡,小孩子的喜歡總是容易變的。
而我現在早就成年,已經明白自己喜歡的是誰,爺爺您就不要強求我了。」
她又看向傅家老爺子:「您也一直是疼愛我的,應該也不忍心讓我懷着怨恨嫁給您孫子吧?」
傅家老爺子嘆氣:「沒想到你和鈞麟已經走到怨恨這個地步了,看來你出國的五年,真的改變了很多。」
魏鈞麟此時走上前,他神色激動:「爺爺,我還依舊喜歡着可昕!」
傅家老爺子神色複雜:「強扭的瓜不甜,鈞麟,其實我也早就知道可昕和黎家的小子在一塊了,不如你就祝福他們在一起吧。」
魏鈞麟頭一次憤怒地走出會場,讓全場人都震驚。
因為魏鈞麟打小就是冷靜成熟的,何曾這麼激動過?
眾人再看向鄭可昕,鄭可昕的表情卻十分放鬆,像是終於把一個重擔放下。
大家也不敢多議論什麼,畢竟現在沈氏集團勢頭正盛,鄭可昕在世界富豪榜上有排名,誰敢得罪她啊?
而且她男朋友黎清舟所在的京市黎家雖然低調,在國內的關係網卻深得很,說到底還是能別惹就別惹。
鄭可昕還是堅持到了生辰宴結束,在孝敬老人家方面她做足了,這才離開了酒店。
她給黎清舟撥打電話:「我解決了,可以去找你了。」
第32章電話那頭的黎清舟語氣又驚又喜:「真的?
我還以為你和魏鈞麟的婚約會很難解決。」
鄭可昕語氣平靜:「怎麼會難解決呢,畢竟我現在可是站在高處。」
曾經的她很卑微,想做什麼都要求人,就連愛,也要求着魏鈞麟給予她。
但是現在的她才清楚,想要的東西從來不是求來的,而是等自己有實力了,所有想要的一切都會自動呈現在自己面前。
她抬頭看着天,天居然下了小雪。
「快到聖誕節了吧,我去洛杉磯找你。」
黎清舟很開心:「你真的能來?
我最近在劇組學到了很多,正憋着沒人可以說話呢。」
鄭可昕的嘴角也不自覺勾起幸福的笑容:「好,那到時候你都跟我說。」
一周後,鄭可昕處理完工作,坐私人飛機去了洛杉磯。
黎清舟買了個湖邊的小屋,鄭可昕就住了進去。
天空下起大雪,外面的松樹以及家裡的松樹都被裝飾上了綵球和星星。
電子壁爐渲染着溫暖的氣氛,鄭可昕和黎清舟甜蜜地依偎在一起。
黎清舟拿出手機,將相冊里的照片一張一張翻出來:「這是我拍的他們的流程表,效率很高,值得借鑒。」
「這是最先進的動捕機器,據說國內已經在用,但是我在想辦法讓它進口價格降下來。」
「這是特效化妝師的作品,很逼真對吧?
都是有模式可以學習的。」
黎清舟滔滔不絕說著在這裡的所見所聞,還期待着回國後的一番作為:「我真心希望,哪一天咱們國內的作品,能夠被全世界的人觀看,把我們的文化傳播出去。」
鄭可昕看着黎清舟,黎清舟的眸子里是星星燈的亮光。
「清舟,我支持你。」
黎清舟將鄭可昕緊緊抱住:「謝謝你來找我,我還以為平安夜要一個人過。」
他的面頰和她的面頰貼在一起,呼吸交織,唇挨得很近。
鄭可昕坐在黎清舟的身上,她撫着他的耳垂,喉結,鎖骨,胸膛,腰際……屋內的溫度在不斷升高,屋外的雪花在無聲飄落。
鄭可昕吻上了黎清舟,將他壓在柔軟的沙發邊。
黎清舟也吻着鄭可昕,將她的衣服一件件褪下。
平安夜,一夜好夢。
翌日醒來,鄭可昕揉着惺忪的眼,正好看到了屋外的雪景。
很美,美得動人心魄。
黎清舟從後面抱住他,還沒有睡醒,嘀咕了一陣:「多陪陪我,可昕。」
鄭可昕轉過身,摸着黎清舟的臉:「好,我會多陪你。」
黎清舟又開始要親鄭可昕,鄭可昕也摟上他的脖子。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鄭可昕蹙眉,覺得這鈴聲太不合時宜,居然打擾她現在和黎清舟的甜蜜,但也只好接通:「怎麼了,我不是說我休假一周嗎。」
電話那頭的秘書語氣猶豫:「傅總他上新聞了,因為情傷割腕自殘……」鄭可昕是怎麼也不會想到,魏鈞麟這樣的人會割腕。
她繼續追問:「具體什麼情況。」
她將電話免提,這樣黎清舟也能聽到。
秘書回答:「是在別墅浴缸里割腕自殘的,目前已經被送到醫院。」
第33章鄭可昕蹙眉:「那你說的『情傷』,又是怎麼一回事。」
秘書愣了一下:「是網絡上有人談論,傅總是因為追您不成功才自殘……目前我們已經凍結了那些人的賬號,公關組建議您回國討論一下對策。」
鄭可昕眸子平靜:「行了,我知道了。」
她掛斷電話,黎清舟的神色也很驚訝:「魏鈞麟會割腕?
這絕對不是他會做出來的事。」
鄭可昕面色一沉:「嗯,這也不像是我認識的那個他。」
黎清舟將早餐端來:「可昕你餓了吧,快吃點早餐。」
鄭可昕看着香噴噴的煎蛋三明治,卻毫無胃口:「清舟,我覺得我可能需要回國處理一下這件事。」
黎清舟表示理解,他坐在鄭可昕身邊:「需要我陪你回去嗎?」
鄭可昕搖頭:「不,我一個人回去就行。」
他記憶中的那個魏鈞麟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她想知道是什麼促使他做了這種極端舉動。
黎清舟看着鄭可昕這副凝重的表情,心中卻有些苦澀。
不會魏鈞麟這麼一作妖,鄭可昕要離開他轉而投入魏鈞麟的懷抱了吧?
都說女人心軟,男人適當示弱,說不定真會把女人重新勾回去。
鄭可昕很快坐飛機回了國內,她到了魏鈞麟所在的醫院。
傅爺爺站在門口,面容羞愧:「對不起啊可昕,我沒想到鈞麟會做這種事,真是把我們傅家的臉都丟盡了。」
鄭可昕搖搖頭:「沒事,他醒了嗎?
我想問問情況。」
傅爺爺嘆息:「還沒呢,睡了很長時間了,醫生說他生存意識很微弱。」
隨後她走進病房,看到魏鈞麟虛弱地像個已死之人般躺在那。
他的左手腕纏着一圈又一圈的的繃帶,繃帶浸着血,繃帶下的傷口應當很深。
她面色平靜地坐在魏鈞麟旁邊,突然桌面上魏鈞麟手機的鬧鈴聲響了。
鄭可昕把鬧鈴關掉,發現魏鈞麟手機的壁紙居然是小時候的她和他的合照。
她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回到了上一世。
魏鈞麟此時睜開眼,他想說什麼,但因嘴唇乾涸只能聲音嘶啞地說些什麼。
鄭可昕給魏鈞麟遞水,魏鈞麟抓住她手腕,喝了幾口水之後才能發出聲音:「可昕,我全部都想起來了。」
鄭可昕蹙眉:「你想起來什麼了?」
魏鈞麟雙眼空洞:「我怎麼會在醫院?
我怎麼沒死成?」
鄭可昕將水杯放回桌面,她冷笑:「好好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魏鈞麟像是全身被電擊一般,抽搐了一下。
隨後他看向鄭可昕,眸子里是無盡絕望:「是啊,我已經把你傷到死了一回,現在該是你把我傷到去死了。」
鄭可昕驚訝:「你……在說什麼?」
她沒聽錯吧,魏鈞麟說她已經死過一回?
他怎麼知道她已經死過一回的?
魏鈞麟的神色滿是悲戚:「可昕,是我對不起你。
上一世你死後,我才知道,原來韓安妍讓綁架犯對你做了那麼多殘忍的事,而我居然對此渾然不知,還一直在韓安妍的挑唆下誤會你。」
第34章轟隆,雖然窗外沒有下起傾盆大雨,可是鄭可昕的心中已經電閃雷鳴。
鄭可昕從一開始的錯愕,到逐漸恢復平靜,她的語氣極為平靜:「上輩子的事,我這輩子懶得計較。」
魏鈞麟脆弱地閉上雙眼:「在你墓碑前,我發誓,如果下輩子有機會,我希望是自己先愛上你,然後被你傷害到死。
看來是老天聽到我這話,讓我願望成真了。」
鄭可昕只覺得可笑:「死來死去的有什麼意義?
你又不是被網暴到走投無路了,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真的不理解。
你好好的總裁不去當,沉浸在過去的痛苦裏一蹶不振。
魏鈞麟,這不是我認識